西藏人权组织:家长被迫签承诺书 送藏童上寄宿学校

2023.05.04 10:57 ET
西藏人权组织:家长被迫签承诺书 送藏童上寄宿学校 2010年,西藏安多地区数千中小学生走上街头,抗议当局的汉化教育。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官网

有人权组织近日披露,在西藏多个地区,学生家长们被要求签署承诺书,送藏族子女进入公立寄宿制学校学习,否则就要承担“法律后果”。此外,当地多所藏文中小学近期也实行了以汉语授课的教育模式。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流亡藏人社区的民间组织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TCHRD)近日披露,今年初,中国当局悄悄在西藏安多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藏文中小学、噶阔(红原)县的查尔玛乡藏文小学引入汉语授课的“二类”教育模式。有阿坝藏人老师表示,这是摧毁西藏语言和文化的手段,是少数专制领导人强加的法令,没有政策和科学依据。

红原查尔玛小学开展汉语教研活动。(阿坝新闻网)
红原查尔玛小学开展汉语教研活动。(阿坝新闻网)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引述藏语老师“谢坚”两周前在微博发出的质疑:在藏区,二类模式的成材率和升学率都远远没有一类模式高,为何顽固不化?是谁下命令?揣摩中央的马屁陋息?汉族也曾搞过双语教育,最终的成功取得于母语教育。他批评道,思想觉悟不高且缺乏理论知识的不少干部,是导致此类事件的主要原因。

继公立中小学后 藏区私校也被要求汉语授课

根据中国相关法规,少数民族地区实施两类教育模式:一类模式在汉语能力“不好”的地区实施,以该地区少数民族语言为教学语言,同时开设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汉语”课程;二类模式在汉语能力“较好”地区实施,以汉语文作主要教学用语,所有学科,包括地理、历史、化学、数学等都用汉文授课。其中,西藏语一周一小时。二类模式政策不支持少数民族儿童接受母语教育。

自由亚洲电台就此采访台湾的国立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博士卢惠娟。她表示,教育学理早有很多研究,以母语授课才能增强理解力:“用学生完全能理解的语言第一优先,藏语是藏人从小到大的母语。教育上举的例子尽量从多元文化教育观点、从学生生活能够理解的例子设计,例如数学题目。从西藏学生生活有关的犛牛、糌粑,不会用客家汤圆为西藏民族小孩举例。”

硕士论文研究西藏流亡教育的卢惠娟曾到印度的西藏难民儿童学校听课,她提到,为了让西藏学生在异乡、海外生存,当地部分学科还采用英文授课。当数学老师以英文讲到,“我跟五个朋友握手,每个人握几次”这类简单的问题,藏族小孩眼神迷茫听不懂。下课后,她征求藏文老师能否让她用中文教学的意见,因为这些翻越喜马拉雅山流亡到印度的藏族学童大都在家乡受过中文教育。结果她得以使用中文讲数学课10分钟,学生反应都能理解。她认为,这就是语言作为教学手段、沟通工具的原则。

中国政府力推汉语教育,2010年,阿坝等地曾有藏族师生和家长上街反对。2020年,当局的汉化教育死灰复燃,西藏作家萨乌齐网上发出公开信,揭露阿坝成功的藏语一类模式可能被以行政干预改回二类。此举引发专家、学者、教师、家长从儿童发展规律、教育科学、宪法有关民族团结等角度据理力争。

萨乌齐引用的数据显示,西藏学生更喜欢将藏语作为教学语言。2020年,阿坝州通过微信民调显示,97%的人选择一类教育模式。此外,1991 年公布的中国官方统计数据也显示,西藏学生在以母语授课的科目中表现更好。但随后,萨乌齐遭拘留并被判入狱4年多。

教育专家:汉语教学非以学生利益和学习成就考量

卢惠娟指出,中国政府从逐步加重到全面改用中文上课,这并非站在学生最佳的学习利益和学习成效去考量:“在台湾、印度的流亡藏人很多就很心酸地说,跟自己分隔很久的家乡的儿子说话是不能用藏文说话,因为儿子已经听不懂爸爸说的话,必须用中文跟家乡的儿子说话。这就是以强凌弱的霸权者的姿态,被霸凌的弱势民族必须用强权者殖民你的语言来跟下一代沟通,这就是西藏民族的悲剧。”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还指出,在西藏甘孜藏族自治州杂曲卡(石渠)县地区,所有藏人私立学校都已被勒令关闭,孩子们在 2022 年 4 月之前就读于中文寄宿学校。今年年初,在结古多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当地学校和县政府已发布了类似的通知,要求该县所有家长在 2017 年至 2023 年期间将学龄儿童送入公立学校,否则学生将失去所有教育福利,并将根据教育法规起诉这些家长。

该中心还透露,杂多县第二小学甚至要求家长们签署承诺书遵守《义务教育法》,将子女送入公立寄宿制学校,拒绝签署将面临“法律后果”。截至目前,当地近 80% 的西藏儿童已经全部进入公立学校就读;到今年年底,剩下的孩子们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地方当局在迫使更多家长签署上述承诺书。

左图:杂多县第二小学要求家长签署承诺书。(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官网); 右图:2020年,在阿坝州通过微信进行的民调中,97%的受访者选择一类教育模式。(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官网)
左图:杂多县第二小学要求家长签署承诺书。(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官网); 右图:2020年,在阿坝州通过微信进行的民调中,97%的受访者选择一类教育模式。(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官网)

藏人:中国政府试图连根铲除藏族文化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达瓦才仁就此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当局现在针对的是藏人、寺院或海外藏人出资设立的私立学校,主要在四川、甘肃、青海,数量不多。这些私校的工资、开销都是藏人出钱,之前被关闭多所,如今又被迫全面汉语授课。藏人设校主要让孩子接受藏语文、宗教教育。”

达瓦才仁说,中国政府此举试图连根铲除藏族文化,三至六岁的九成儿童必须上幼儿园,只许讲中文;西藏公立小学已全面汉语教学,且已有百万学童被送寄宿学校,学生强制和父母隔绝,一年只有二个月返乡。联合国、美国国会、人权组织等都关注中国政府对藏童遭受全面寄宿式殖民教育的状况。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驻台代表格桑坚参也指出,中国政府在藏区中小学全面实施汉语教学绝不是关心藏族学生的学习成果:“习近平所谓构建中华民族什么共同体架构之下,完全取消一个民族的教学模式,这是实行赤裸裸的同化政策。上面有这意思,下面的人以更极端方式执行。”

记者:夏小华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