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瓦才仁:西藏、香港与台湾

2019-03-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谈“昨日西藏、今日香港、明日台湾”。(记者夏小华摄)
图片: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谈“昨日西藏、今日香港、明日台湾”。(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今年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六十年。在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呼吁台湾接受西藏和香港的教训,千万不要“轻信”中共的承诺。

西藏代表当年在未获西藏政府授权下,被中国政府强迫签下十七条协议。在那之后中国修建公路运送军队进入西藏,共产党统治西藏,即“撕毁”十七条协议,造成六千多座寺庙被毁损,达赖喇嘛等八万多名西藏人流亡, 至少一百二十万名藏人非正常死亡,最近十年已累积一百五十多名西藏僧俗自焚抗议中国暴政。

图片:1951年西藏和谈代表在北京被迫签下所谓十七条和平协议。(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图片:1951年西藏和谈代表在北京被迫签下所谓十七条和平协议。(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赖喇嘛在印度北方达兰萨拉建立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他们驻台湾代表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提出西藏惨痛教训可以给港台提供借镜。

记者:当年中共是用何种甜言蜜语,令到西藏人答应签“一国两制”协议?

达瓦才仁:其实没有什么甜言蜜语,他其实就是完全用实力讲话。他首先用他的四万军队,把大概七千多的藏军给消灭了。达赖喇嘛向国际社会求救,国际社会反应非常冷淡。中国政府提出谈判,说保持西藏的社会制度,原有的官员、既得利益阶层会保护,保护宗教文化 、语言文字,这个都是最符合西藏民族利益。中国政府说只设一个军政委员会,不会干预西藏。如果西藏人不同意,也不会进行民主改革,那这些就算是“甜言蜜语”。就西藏人来说,虽然亡国了,但是在亡国的前提下,自己的宗教、民族不被灭亡,算是被迫做出的选择吧。在最坏的选择下,你只能选择次坏的。

图片:中国解放军进入西藏。(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图片:中国解放军进入西藏。(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记者:当初西藏人是真心相信吗?

达瓦才仁:他显然是相信!因为西藏代表在北京被迫签订十七条协议的时候,达赖喇嘛是在边界,听到中国的广播,那时候西藏人当然非常地惊讶,怎么会?因为代表团并没有被赋予签约的权利,所以大家都非常紧张!那时候其实西藏的官员里也有讨论流亡到国外。很多人反对流亡,认为条约里有很多优惠的条件。很多僧官代表认为,中国好歹是一个佛教国家,那印度是信仰印度教、基督教的国家,佛教已经没有了。

秉于西藏人对佛教的信念,达赖喇嘛选择回拉萨跟中国人合作,达赖喇嘛希望能重新谈十七条协议。但是那时候张经武已经来到拉萨,中国解放军已经在西藏郊区等着入藏仪式,西藏内部紧急召开人民议会,讨论最多的是,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要不要放弃独立?从来没有人说如果中国不遵守协议我们怎么办?大家都认为中国会遵守这个协议。西藏人只要约定了,基本上不会怀疑,何况是国家跟国家正式的签约?所以西藏人显然完全没有想到中国会背信弃义。

图片: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959年被迫流亡印度。(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图片: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959年被迫流亡印度。(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记者:所以西藏代表团本来去北京没有被赋予签约的权利?

达瓦才仁:他们被赋予的责任是跟中国政府谈,要把军队堵在外面,中国可以派一个代表驻在西藏,要给西藏人实质的自治,允许他们的就仅是这样。但是和谈代表到那边,中国就强迫他们签十七条协议,威胁西藏代表如果不签,军队马上打过去。那和平代表一听,如果不签,连条约里给予的内容都得不到,他们就被迫签了条约。签约时,上面的印章其实都是在北京刻的,有些名字还刻错,所以,当时对西藏人来说其实是没有选择的。

记者:中共如何撕毁协议?

达瓦才仁:他先修公路,在修公路之前,中国拿很多大洋去和西藏人交朋友或说统战,每个西藏的官员都有专门的人去负责跟他们统战。当时中国已经不用大洋,改用人民币,但西藏人拒绝使用人民币,用银子,中国还因此把以前制造银币的工厂重新开工,制造很多银子,用大量银子统战。那时流行一句话,中国说“共产党像父母,大洋像下雨一样”。中国用这样的方式维持了几年好关系。

公路一修通,中国就开始变脸,所谓青藏公路、川藏公路,两条公路修建过程死了很多的人,花了很多血本。修通公路就是为了把解放军运进西藏。西藏人以为修通了路,会得到解放,结果中国开始践踏十七条协议,态度全变了,承诺好的都不允许。

达赖喇嘛去北京跟毛泽东见面,毛泽东说军政委员会以后就不要成立了,因为十七条协议规定有军政委员会。达赖喇嘛一听觉得很好很好,就答应,以为军政委员会不成立,会给西藏人更多权利,那毛泽东接着说,代替它的是西藏自治区的筹备委员会。达赖喇嘛说,这个回去我要跟噶厦政府、西藏人商量一下。但对方说那有什么好商量。达赖喇嘛就在那次的会议上被选为人大副委员长,西藏自治区也通过成立。所以十七条协议里的军政委员会只是驻军,改为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就变成“政权”了。

十七条协议里规定如果觉得不改变就不改变,结果公路一修通,他就用人大的名义把它改变了。达赖喇嘛回去就变成了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主任,副主任和下面真正负责的都是中国军队的人,达赖喇嘛就被架空,其实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中国政府都是这样一步一步规划好的,(把西藏事务)变成内政,所以一九五六年达赖喇嘛到印度,已经发现没有戏了,他想留在印度。可是尼赫鲁(印度总理)建议他,你要用十七条协议保护西藏人民。陈毅那时是副总理兼外交部长,他也跑到印度去劝达赖喇嘛。最后达赖喇嘛决定回去继续努力,因为他们又给了很多承诺,那个真的是甜言蜜语。结果就发现一切照旧,不会有任何改变,所有的东西都是欺骗,中国政府还是按部就班地,把所有西藏官员编入中国官员职务,发给薪水,但不让他们参与任何决策,等于养起来。中国政府正式运作,西藏政府因此被取代。

图片: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959年被迫流亡印度。(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图片: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959年被迫流亡印度。(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记者:西藏问题跟香港相似么?

达瓦才仁:当然不是很相似,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被中国占领,它是以条约的方式被占领。香港则是有一部份被割让出去,大部份是租借,它是以条约的方式租借跟收回,所以它是把殖民地收回来。对西藏则是把原本独立主权的国家变成殖民地。若说有相似处,西藏人签了十七条协议,从那一刻起从独立国家变成中国的一部份。对香港,中国政府公开就说是“一国两制”,两个都是“一国两制”,但是西藏的“一国两制”只维持两、三年,第八年达赖喇嘛就流亡,连名义上都没有。香港“一国两制”维持比较久,应该是对台湾有个样板作用,还有经济上香港有金融方面的特殊意义,所以稍微维持久一点。中国不会让你用“一国两制”的方式存在的、那个轮回又开始在香港发生。你看他现在透过法律、各领域,中国对香港的主导、渗透已经变得很公开、很明显,现在又开始要修改逃犯引渡条例,未来可把香港反对中国共产党的引渡到中国,在中国审判,那香港就不是“一国两制”,其实就是“一国一制”了。

记者:北京对香港和对西藏步骤上有什么不一样?

达瓦才仁:是很不一样。中国对西藏从来就没有打算去维持,他要把西藏变成殖民地,所以签十七条协议,只是展示一个策略,透过十七条协议把西藏纳入中国的主权(范围),或说确定中国在西藏的主权。叫条约也好、协议也好,这是他唯一的目的,其他的他并没有想要去做,对异民族就是要把它殖民地化,就是要消灭西藏的宗教、文化。

或者说当西藏人反抗的时候,中国政府还欢呼这样的反抗,毛泽东也好、邓小平也好,他们都是让西藏人闹,闹得愈大愈好,然后通过平叛消灭,彻底解决民族、解决宗教问题。

但在香港不存在这个问题,香港是华人社会,没有文化问题,只是制度性的问题,香港有金融体系 等很多可以利用。香港的自治能够延续比较长,唯一的原因不是中国的忍耐,而是香港具有金融上的地位,以及对台湾的示范作用。 因为香港现在对中国专制的反抗愈来愈明显,以前香港人只关心挣钱,当开始发现中国的手伸太长在香港活动的时候,香港人希望借着反抗保护自己,但中国政府觉得港人反抗,威胁到他们的政权,于是开始破坏“一国两制”。

我认为中国政府对香港“一国两制”的破坏还是会有限度,就是以人的权利、宗教自由、政治权利为限度,在金融的领域或其他对他有利的领域,多少会保留,而且没有香港真的会分裂出去的疑虑,因为他们是同文同种,是同一国家和民族。

记者:中共打算用同样手法对付台湾吗?

达瓦才仁:我认为中国就是缺乏诚信。进入WTO的时候中国也做了很多的承诺,但现在美国发现中国的很多法律、很多的承诺都是说说而已都不会实践,所以中国最大的问题都是言而无信。中国是人治社会,对法律没有这样的概念,所以它的承诺也好、条约也好,都不可信。在这个方面他针对西藏和台湾是一样,可以做任何的承诺,当他不遵守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撕毁。

台湾最大的问题是即使跟中国谈成很好的条件,你也没办法确定他会遵守。西藏和台湾是一样的,西藏当时以为没什么问题,所以谈了、认为答应就一定会执行,就受骗了。对台湾有利的是,台湾现在知道西藏和香港都受骗了,可以从中汲取教训。

不过不管采取多少措施、跟对方谈的再多,最关键的问题,如果中国不遵守协议,你有什么办法保护自己?到现在为止,我看全世界也没有人能作出保证,包括美国现在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也困在这上面。

记者:台湾人应如何警惕?

达瓦才仁:台湾可以从西藏、香港的经历中汲取很多教训。台湾又是国际社会一员,可以从中得到支持、资源。在运用所有资源时,要避免一个东西“轻信”,就像邓小平承诺五十年不变,结果不要说五十年,十五年就变了。台湾要设法去获得保证,就像特朗普跟中国达成的协议,一定要得到执行、且要强制性地执行。如果没有这点保证的话,中国的任何承诺、保证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道  责编:陈美华、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