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前达赖喇嘛驻台代表:释放善意,换不来共产党的善意

2021-01-22
Share
专访前达赖喇嘛驻台代表:释放善意,换不来共产党的善意 前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在台湾十二年两任届满,离台前夕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
(记者夏小华摄)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一月三日驻台两个任期十二年届满,离台前夕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分享了西藏人跟中共交手的经验,呼吁大家要认清中国共产党的“德性”,中共要的你给不起,释放善意在他们看来只是示弱、助长他们的野心。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一月三日卸任,驻澳洲华人事务联络官巴瓦‧格桑坚参(Kelsang Gyaltsen Bawa)接任。达瓦才仁二零零八年派驻台湾四个月后发生八八风灾,他陪同达赖喇嘛赶赴灾区抚慰灾民,当时是马英九主政。



那是自李登辉、陈水扁任内,达赖喇嘛第三度获邀访台,之后至今十二年无缘再踏上台湾的土地。外界就此对民进党籍的蔡英文政府提出质疑。过去达瓦才仁被问到此事,总是以“达赖喇嘛随时都方便,只要台湾方便”,或是“问题在北京”,轻描淡写就此打住。


视频【达赖喇嘛驻台代表: 对中共表善意等于示弱、助长野心】


如今卸下驻台代表一职,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他以七十年受中共极权残暴压迫的西藏民族的角度,吐露真言。

达瓦才仁说,中国政府把西藏问题视为核心利益,台湾政府想以此避免惹议挑衅,或想跟中国改善关系,就像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说的“美国优先”,台湾领导人一定也以台湾利益优先,这无可非议,但是从西藏人的角度来看,释放善意和妥协政策,不会换来共产党的回报。

中共要的你给不起 善意示弱反倒自伤也伤盟友

“你是换不来的,因为中国政府要的是更多,而这些更多的东西,不要说台湾,连西藏人都给不起。你既然给不起的时候,你的这些善意,既伤害了其他人,让这些人、比方说达赖喇嘛来不了,或者很多人来不了,或者很多事情你没有做,又不能得到中国的善意回应,其实没有意义的。”

达瓦才仁认为,“善意”在中共眼中只会被嘲笑为软弱,而“退让”只会让中共的野心更大、助长他对你蛮干的勇气、对台湾觊觎侵犯的意图就更强烈。


二零零八年达赖喇嘛受民进党籍高雄市长陈菊等南部县市首长邀请访台,为八八风灾祈福,刚到任的驻台代表达瓦才仁陪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二零零八年达赖喇嘛受民进党籍高雄市长陈菊等南部县市首长邀请访台,为八八风灾祈福,刚到任的驻台代表达瓦才仁陪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反过来讲,真正知道中国德性的人,其实大部份人都知道,就像特朗普,当你真正告诉别人,有些事情我决定,我不会看你的脸色,我不会因为你不高兴我就不做,我不会因为你设定禁区我就不走,我要走的、我要做的、我都会去做的时候,你反而可能会引起中国的尊重。”

达瓦才仁坦言,过去担任西藏驻台代表他都没有这样讲过,现在离任了,只是说出一个西藏人的忠告。

“台湾其实很强大,他的后面有全世界,特别是美国。因为没有美国,你台湾那怕跪在地下,中国政府都会觉得你跪的姿势不对。所以,没有自己的强而有力的国防,没有美国或国际社会这样一种保护,或者说统一战线,你靠善意、你靠慈悲,(不会感化他们)。达赖喇嘛的度量、那个宽容的肚、慈悲的肚、容忍的肚那么大,但是他跟中国也只有合作了八年,最后还不是很狼狈地跑出来了、逃亡。”

乐于被国际打“西藏牌”

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内美国国会通过了一系列的支持台湾与西藏的法案,不少人解读是为了跟中国谈判,而打“西藏牌”、打“台湾牌”。


达瓦才仁曾在李登辉前总统卸任后前往拜访,感念他对西藏人所做一切。(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瓦才仁曾在李登辉前总统卸任后前往拜访,感念他对西藏人所做一切。(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瓦才仁则说,特朗普卸任前签署的《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是民主党在国会提出,民主党籍议长佩洛西强力支持,这是共和、民主两党都关注的,在这几年维吾尔和香港的议题获得国际关注的时候,西藏问题能够再重新被突显出来,令西藏人相当振奋和乐观。

达瓦才仁说:“这次法案更重要的关键是,以前谈的是达赖喇嘛的问题、谈西藏人权受侵犯,不是谈主权、不是谈流亡政府,这项法案承认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以前这些是回避的。这改变非常巨大,以前人权问题其实谈很多,藏人也会觉得大家支持达赖喇嘛很高兴,但是有时回过头来想一想,对啊!我其实最在意的事情,大家都没有谈,而我自己也因为大家都在意的是人权,我也强调人权、环保,自己真正问题的根源都没有谈到。”

强调“被利用”是搞“分化”非同情

达瓦才仁强调,《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谈的是主权,不再只是人权,性质很不相同,对提升西藏地位非常重要。而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去年十一月正式访问美国白宫,是六十年来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首次获邀前往白宫,意义非常巨大。


陈水扁总统任内在总统府接见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陈水扁总统任内在总统府接见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瓦才仁说:“西藏流亡政府最高领导人去美国的白宫、去美国的国务院,以前都在外面的餐馆见面,而且偷偷摸摸像贼一样,所以这些改变非常大。这样的支持不仅仅是一种利用,你说美国在利用西藏,西藏又何尝不是在利用美国?你说美国在利用台湾,台湾何尝不是在利用美国?”

达瓦才仁解读所谓“利用”,往好里说是合作、统一战线、联盟,往坏里说,就把利用的负面因素扩大。话说回来,父子之间也可以说是互相利用,从政治角度、现实一点来讲,西藏人如果被人利用,被美国、被台湾、被世界任何国家利用,这说明西藏人有利用价值。

达瓦才仁强调:“你被利用,你也在利用对方。当人们说你已经被别人利用了,他其实希望你不要参与到那里面,他其实希望分化,而并不是对你善意地说同情你,绝对不是!”

过去聚焦人权问题 主权议题被搁置

达瓦才仁指出,过去达赖喇嘛讲“中间道路”,现在看来,可以说是顺势回避、搁置主权问题。现在西藏流亡政府更强调西藏在历史上曾经是独立国家。不是只提在中国宪法框架下不寻求独立的“中间道路”。强调“西藏自古是独立国家”这一点,更有助于国际厘清西藏地位。


二零零八年四月马英九任台北市长时接见达瓦才仁。(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二零零八年四月马英九任台北市长时接见达瓦才仁。(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瓦才仁说:“我们重申西藏在历史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更证明中国对西藏的统治是殖民统治、是入侵、是侵占,他不是所谓的‘统一’,他是一种赤裸裸的军事入侵和侵占。所以我们(现在在印度的)才叫流亡政府,我们才是西藏真正的政府,是真正代表西藏人民的政府。”

达瓦才仁表示,至于当年西藏代表被骗到北京、遭中共迫签的所谓“十七条和平协议”,前提是,中国政府承诺他会遵循中国宪法下给予西藏自治区名符其实的自治,西藏人民才愿意接受自此“变成中国的一部份”。结果中共却自毁承诺。中共七十年来谎称“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份”,事实上,“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份”。

回顾在台湾十二年推动台藏友好工作,与台湾各领导人互动的经验,达瓦才仁说,达赖喇嘛能够访问台湾,在台湾成立“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都是李登辉总统打下的基础。藏人能够凭难民证取得台湾签证自由旅行等政策的确立,则是在陈水扁总统任内完成。而马英九和蔡英文都在还没当选总统之前对达赖喇嘛表达善意,蔡英文任民进党党主席时曾参与西藏抗暴游行,也曾在2008年到风灾祈福法会主动求见达赖喇嘛,上任后则没有接触。


二零零九年九月达瓦才仁拜会前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
二零零九年九月达瓦才仁拜会前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

推动台藏友好 长期遭红色势力渗透破坏

谈到渗透和破坏,达瓦才仁提到,早期310西藏抗暴日,或达赖喇嘛生日,统派爱国同心会会专门开个车到办公室对面或活动会场,大声播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歌、插五星旗,并要求递交陈情信要“西藏人滚回去”、称“西藏是中国的一部份”,他都会请索朗秘书长穿西装、打领带,正式去接陈情信,并让他们在外喊口号拍照回去好交差。达瓦才仁说,毕竟对方还当他们是“外国驻台单位”,算是很大尊重,且他们一抗议,反倒吸引路人来了解为何西藏和中国在对立,因此有机会关注到西藏问题,想想没有坏处,而且台湾警察会保护安全、主持正义。台湾是法治社会有法律规范,不会感到困扰或恐惧。

达瓦才仁还提到,在台湾一些学校举办西藏展览,遇到过西藏国旗被涂掉、挖掉的事件,他了解校园很多陆生不高兴、不接受,他们不会追究。也发生过要成立台湾藏传佛教团体联合总会,类似“联合会”、“总会”、“中华民国”、“台湾”这些冠名都被抢先注册恶搞,找不到名字可注册的状况。

遭控告三百多案 奔波二十多法庭为西藏洗刷污名

达瓦才仁在台湾有长达六、七年的时间,官司缠身,至少被五百多人控告约三百件诉讼案。他说,那些提告人诬蔑达赖喇嘛、丑化藏传佛教,恶意在二十多个县市法院提告,要让他疲于奔命。


达瓦才仁在台北国际书展,与雪域出版社主编卢惠娟向社会大众解说西藏。(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瓦才仁在台北国际书展,与雪域出版社主编卢惠娟向社会大众解说西藏。(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瓦才仁说:“冒充藏传佛教徒的人也告我们,告了两百多起,他们都冒充藏传佛教徒,根本不是,是骗子、假的。他们告我们,好像只有澎湖县法院没有给我们传票,他们去所有县、各地方告我们,麻烦的是所有地方都要去。后来我们的律师将案件合并在台北开庭,作出判决后,两百多人穿喇嘛袈裟到法院抗议,说西藏喇嘛内讧。他们既不是西藏人、不是喇嘛,不是内讧,对外说西藏人欺负台湾人,想尽一切办法挑拨,这很能挑动人,要很小心,要想办法化解,不能退让妥协。”

达瓦才仁提到,二零零八年达赖喇嘛访问台湾时,就有自称佛教团体的人和统派中国统一促进党主席张安乐沿路去抗议。他们攻击达赖喇嘛,接连几天在台湾各大报纸刊登大幅广告,诋毁达赖喇嘛到台湾勘灾实为敛财。事实上,当时达赖喇嘛指示访台所有费用由达赖喇嘛基金会支付,达赖喇嘛离开前又再捐五万美金挹注八八风灾重建。达瓦才仁说,他作为驻台代表,不去澄清这些谣言,就是失职、就是耻辱。但流亡藏人根本拿不出几百万去登广告,要在官网澄清流量只有几百人达不到效果,最后决定只能向对方提告毁谤。

被告者也转向达瓦才仁提告,后来有信奉藏传佛教的律师视为“圣战”不容受辱,义务帮忙打官司。达瓦才仁说,有些官司打到三级法院,对方甚至释宪,最后“关关难过关关过”,所有案件他都胜诉,“这些人目的是销耗你的时间、精力、资源,让你做不了其他的事。”


台北市甘丹东顶显密佛学研修协会为达赖喇嘛举办生日音乐会十二年,因达赖喇嘛无法入境台湾,都由驻台代表达瓦才仁代表出席。(台北市甘丹东顶显密佛学研修协会提供)
台北市甘丹东顶显密佛学研修协会为达赖喇嘛举办生日音乐会十二年,因达赖喇嘛无法入境台湾,都由驻台代表达瓦才仁代表出席。(台北市甘丹东顶显密佛学研修协会提供)

有感对藏独的打压转向所谓台独、疆独和港独

达瓦才仁说:“很多学者问我们怎么回事,有人竟然花那么大精力攻击藏传佛教,这么小众、边缘的宗教?我说,这些攻击跟台湾没关,应该是对岸。都是冒充藏传佛教徒的人从大陆到台湾发展、丑化藏传佛教是不堪的神秘力量,连气功都不算的一些东西。”

达瓦才仁发现,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之后,攻击、骚扰他们是分裂分子的人,似乎顾不到他们所称的“藏独”,大批抗议和网路上的谩骂,转向去攻击所谓“台独”和“港独”。

卸任后的遗憾

在台十二年离任有无遗憾?达瓦才仁坦言,西藏宗教基金会成立逾二十年,接触面仍只限民间团体NGO和佛教徒。西藏人是在流亡中长大的难民,资源非常有限贫乏,因此使用资源非常保守小心,不敢投资做更大的活动。回想起来,“如果大开大阖,像邓小平讲的,步子迈大一步、胆子放大一点,其实在台湾这个自由的社会,真的很有机会能做更多。”

达瓦才仁说,也希望中国政府和社会,有一天能够有礼貌、懂得尊重文明、尊重其他人的信仰、尊重用法律治理一切,像台湾一样。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胡力汉  申铧   网编 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