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当前 中国政府“军事化管制”藏人

2020-0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月24日是藏历2147铁鼠年大年初一,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因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于2月初暂停会客及大型活动。(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2月24日是藏历2147铁鼠年大年初一,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因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于2月初暂停会客及大型活动。(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2月24日是藏历2147铁鼠年大年初一,藏人代表透露,中国政府在境内西藏采“军事化管制”,在武汉肺炎疫情如此严峻时,却在西藏号召“百万警进千万家”,加强监控。40年来首次禁绝人民在藏历新年上寺庙。

西藏自治区到现在为止,只有一个武汉肺炎确诊案例并且已经治愈,之后连续20多天没有新增病例。不过,24日藏历新年大年初一,中国政府却严禁藏人依习俗上寺庙,为40年来首次。

达瓦才仁说:“今年就是第一次被禁绝了,它是用防疫的名义,禁止藏人到寺院去, 青海、四川、西藏自治区都管制。今年因为防疫,所以他把整个西藏都弄成类似军事管制的地方,所以说不允许有集会,甚至有些地方2、3个人聚在一起都不行,而且是在乡下,不是在城市,都不行。”

 

 

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2月24日藏历新年大年初一在台北举办祈福法会。(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2月24日藏历新年大年初一在台北举办祈福法会。(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瓦才仁:藏人初一上寺庙被禁绝 40年首次

藏人传统大年初一要上寺院。但达瓦才仁说:“今天早上我们跟西藏境内一些亲戚、朋友打电话,他们都想出门去试一试,试一试的结果都在路口被挡回来,他们就遥遥对寺院叩个头,回自己家诵念经文,作些回向的动作。”

达瓦才仁提到,1960年代文化大革命至1980改革开放前,藏历被农历取代,80年后,虽然藏历被重新出版,但藏历新年时,公家机关和学校都没有放假,不过政府没有禁止上寺庙。这次以防疫名义禁止,应该是为了避免人们聚众讨论对武汉肺炎政府处理的不满,从而避免爆发所谓“群体事件”,削弱中国统治的正当性。他认为,中共对政权不稳非常忌惮,疫情是第二顺位。这是军事化管制的目的,包括3月10日西藏抗暴纪念日之前,都要控制西藏处于一个禁锢状态。

“百万警进千万家”加大监控

此外,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从今年1月开始,就征召“百万警进千万家”。自治区内的当雄县公安局2月20日发布启动仪式新闻稿就指出,目的是搭建警民密切联系的“连心桥”,要进村组、进寺庙、进企业、进校园、进网络,通过走访慰问、警情通报、警民恳谈等形式,零距离为人民群众服务。民(辅)警将大米、糌粑等物资搬上车,开展走访慰问工作。

 

1月18日至19日,中国大陆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在京召开,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讲话。(截自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官网)
1月18日至19日,中国大陆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在京召开,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讲话。(截自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官网)

不过,公安部党委书记赵克志1月20日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强调,要“始终把政治安全风险置于首位,开展反渗透、反颠覆、反分裂和反邪教斗争。要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以开展『百万警进千万家』活动为载体,深入开展矛盾纠纷大排查大调处,最大限度把各类问题隐患发现在早、化解在小,努力从源头上预防群体事件和个人极端暴力事件。”

“枫桥经验”是1960毛泽东时代发动群众对阶级敌人加强专政的经验。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范世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直指,所谓“百万警进千万家”就是要加强控制,跟什么“警民服务”没什么关系。范世平提到,武汉“方舱医院”,其实是把新疆“再教育营”那一套拿到武汉用。

援藏团体、西藏台湾人权理事林欣怡24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认为,“百万警进千万家”就是以“为民服务”为名义进行监控。

 

赵克志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强调借“百万警进千万家”开展反渗透、反颠覆、反分裂和反邪教斗争。(截自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官网)
赵克志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强调借“百万警进千万家”开展反渗透、反颠覆、反分裂和反邪教斗争。(截自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官网)

林欣怡说:“你可以想像说,你在你家里,或你在自己的农地、工作的地方,会有警察在做所谓为民服务,大家一定觉得很荒谬,中国武汉病毒现在这么严重,你的人力不去好好防疫?中国政府的政策、作为,经常都是配错了地方,人民最需要你做防疫工作,你却不去管人民的福祉,反而在想如何去监控西藏人发出声音,人民当然会对你的作法感到反感。”

公安单位拒说明“服务”项目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洽询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百万警进千万家”的内涵,接线员转了几位都表示不清楚:“我们问一下同事看了,那个是当雄县的,你问一下当雄县的公安局知不知道,这个事情我们不太清楚,只是把那个新闻挂到上面了。”

 

当雄县公安局发布“百万警进千万家”新闻稿。(截自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官网)
当雄县公安局发布“百万警进千万家”新闻稿。(截自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官网)

记者另致电当雄县公安局。

RFA记者:“当雄县公安局是吗?”

当雄县公安局接线人员:“你那位?”

RFA记者:我请问你们推动 “百万警进千万家”的活动,具体什么项目?

当雄县公安局接线人员:“你是那位?”

RFA记者:“我是记者。”

当雄县公安局接线人员:“记者?但是我们不接受采,挂了。”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分析,“百万警进千万家”只是口号,这类工作中国政府一直都在做。现任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过去担任西藏党委书记,就在西藏鼓励汉藏通婚,县市县委书记手上有多少对汉藏民族通婚比例,都计算在政绩里面。之后在西藏推动爱国教育、集中管理。

达赖喇嘛代表:中共以各种名目消耗藏人意志

达瓦才仁:“有一阵子就宣布西藏自治区就业率百分之百,因为他招收几万的公务员,专门进入西藏人的家做千家万户的工作,专门去跟西藏人交朋友、进入寺院里面,百分之百的寺院都有工作组进驻,而且是永久性的,一年365天,保证都有人住在里面,24小时监控着你,不是拿着枪、拿着棍棒,而是拿着人民币、跟你吃吃喝喝交朋友这样的方式。”

 

七七.png

达瓦才仁说,陈全国在新疆推行的形式反覆在西藏做过操演。中国政府会利用各种各样名目维稳,过去以扫黄打黑为名,打击西藏宗教文化,如果这次真的是为了防疫,应减少人员流动,又为何搞出“千家万户”?

达瓦才仁:“他要让西藏的情势一直处于一种紧张的、好像战时的状态,这样他就比较方便控制,让这样的情势不要降温。你如果一直说扫黄、打黑,那黄扫完了吧?黑打完了吧?总要有个结束,打完以后就用疫情接上,下次他可能用其他方式接上,总之他用不同的名目,一个接一个,就像文化大革命,不是有一场一场的政治运动吗?他其实都是一个套路。”

达瓦才仁说,中国政府目的在消耗西藏人反抗的意志和坚守自己立场的意志,这是中国的策略,是一个常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  责编:许书婷、安克 /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