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台湾成西藏” 达赖喇嘛派驻台湾首位佛法博士强巴加措圆寂

2020-07-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第一位受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派任台湾讲法的佛学博士强巴加措格西,7月14日圆寂,在世85年。(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第一位受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派任台湾讲法的佛学博士强巴加措格西,7月14日圆寂,在世85年。(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第一位受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派任台湾讲法的佛学博士强巴加措7月14日在台圆寂,享寿八十五岁。多名学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强巴加措格西曾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劳改二十年,却没有仇恨,令他们见识到藏传佛教的力量。格西在台湾讲经二十二年,唤起更多人了解西藏问题,不愿见到台湾变成西藏。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1997年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后,在台推动成立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强巴加措格西因为学养兼备,被达赖喇嘛选派担任基金会首位佛法老师,从1997年7月一直任教到2002年退休,退休后仍应弟子邀请留在台湾讲法,前后二十二年,被学生视为人生导师。

 



强巴加措的学生称他“格西拉”,格西是佛学最高博士学位。去年四月,强巴加措跟年轻法友讨论台北捷运杀人事件犯罪者心态和社会文化价值观的影响。当时他说:“西藏文化是内心的文化、慈悲的文化,心口合一,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不会放弃,不会因为讨厌他、放弃他、不跟他来往。”这样问答式透过社会议题深究佛法的风格,在强巴加措圆寂后成为绝响。

 

强巴加措格西2014年参加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为达赖喇嘛举办的庆寿会。(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强巴加措格西2014年参加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为达赖喇嘛举办的庆寿会。(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鼓励学生多思辩关注社会 不愿台湾成为西藏

担任医师的张同学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格西拉常说,学佛法不是在那求神拜佛,只顾自己宗教,要关注社会世界,多思考、多讨论,才会真正理解佛法。格西拉7岁在拉萨色拉寺出家,当时无忧无虑在寺庙学佛,25岁拿到格西学位,很会辩经讲佛法,可是等到共产党入侵西藏,灾难降临在西藏人身上,他才深刻地用佛法思考,为什么西藏人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中国政府要这样对待西藏人?

张同学:“很多人会祈福诵经,他都没有,他都一直躺在床上思考这件事情。他认为有一部份原因是西藏人自己把权益损害,共产党一开始来,给西藏人很多好处,好像跟你很友好,一开始有人觉得不ok,有人接受好处,慢慢透过经济影响被控制。你若盲信听上师讲,没法辨别整个民族面临的危机很危险。他说他留在台湾,就是希望台湾不要跟西藏一样。”

 

强巴加措格西2019年参加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为达赖喇嘛举办的庆寿会。(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强巴加措格西2019年参加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为达赖喇嘛举办的庆寿会。(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20年劳改 手上还留有石头 内心却没有仇恨


强巴加措生前曾自述,文化大革命发生时他25岁,被中国政府认为只会念书,对国家没贡献,送去劳动改造20年,前2年发配农村种田,第3年去养猪,其余17年都在拉萨山边敲石头,负责敲成一块块石块给中共党部盖房子,以及用来筑雅鲁藏布江旁河堤。

张同学说,格西拉敲石头敲了17年,手上还留有一块石头卡在皮肤:“有给我看他手上的石头,已卡在皮肤。格西拉说,当时他们边敲石头,远方可以听到广播谁的名字,那边就是刑场,枪声碰碰碰,听到都是认识的人,他们是在极痛苦的情况下活过来的。”

 

强巴加措孜孜不倦在台湾讲佛法。右为中藏翻译、台湾佛教徒李贞慧。(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强巴加措孜孜不倦在台湾讲佛法。右为中藏翻译、台湾佛教徒李贞慧。(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张同学曾疑问为什么在他身上没有看到仇恨和创伤?强巴加措回答,如果你只担心自己,思考范围只有在你自己,就很痛苦。他就一直想西藏民族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关心范围愈广,痛苦减少愈多,心胸开阔着眼众生苦难,自己受过那些苦就不会放在心上,因为他理解对方为什么这样。

西藏人流亡只剩天地但60年过去有很多真朋友 共产党可有真心的朋友?

张同学说,当时听完格西拉的话,令她相当震撼:“他(强巴加措)说,西藏人刚流亡出来的时候,藏人有一句话‘我们只有剩天空跟土地’,就是什么都没有了。可是经过60年以后,西藏人在国际上有很多朋友,但是你看共产党他们真心的朋友有哪些?他举例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常会去印度达兰萨拉声援藏人,是真心的朋友。”

 

强巴加措格西每年参加在台北的三一零西藏抗暴纪念游行,争取西藏自由。(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强巴加措格西每年参加在台北的三一零西藏抗暴纪念游行,争取西藏自由。(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张同学提到,西藏人没有仇恨最重要关键是“忍辱”修的很好:“格西拉最强调忍辱,是不要有伤害别人的心,这不是懦弱,也不是逃避,如果别人伤害我们,我们去伤害他们,是很自然很简单的事,但西藏人教育的核心是非暴力。格西拉说,你遭受痛苦不要想报复回去,你要止息这伤害别人的心,去理解他,才有办法爱他。佛法讲的是因果,如果你有害他的心你就会痛苦,你有利益别人的心就会快乐。修行就是让你们把痛苦转为快乐的过程。”

张同学回忆,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过世,格西拉说他当晚睡不好,连自己母亲过世都没有那么难受,因为他被刘晓波有伟大的心所撼动。今年7月13日刘晓波逝世3年,她还心想格西拉不知怎么样?14号就接到师姐传出格西拉在医院病危,他说不急救,走得很安祥。

家徒四壁经书为伴  临终还关怀弟子不要太为他的事忙碌

12年来跟在强巴加措老格西身边担任藏文、中文翻译的佛教徒李贞慧经常替格西拉送糌粑,她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格西拉过的非常简朴,家徒四壁,只有经书为伴,仍甘之如贻。每天仅简单吃糌粑、酥油茶为主度日,糌粑是格西拉最喜欢的食物,他认为是观音菩萨赐与雪域藏人的特别礼物。

 

强巴加措格西每年参加在台北的三一零西藏抗暴纪念游行,争取西藏自由。(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强巴加措格西每年参加在台北的三一零西藏抗暴纪念游行,争取西藏自由。(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李贞慧说,格西拉自己其实每天都在准备死亡,他觉得最后时间更可贵,要尽量用在思维和禅修,不想为了身体跑医院,非得忍到不能忍才就医,他要自然地走,不要用强迫的方式留下来,人生最后一刻还在替别人着想。

李贞慧:“他为我们台湾人示范西藏文化活生生例子,西藏人很能忍受,再大困难可以忍耐,少欲、知足,很慈悲,凡事都先想到别人,不会想到自己。即使在医院了,自己很病痛,呼吸很困难的时候,他看我们忙来忙去,他都说:你们先休息一下、先休息一下。他教导我们凡事要先想到别人,做善心的人,善良的人,要把善良扩散出去影响别人。”

李贞慧提到,西藏人一辈子最大心愿是见到达赖喇嘛一面。强巴加措在60岁时,认为从西藏到印度见达赖喇嘛一面返回西藏,此生就没有遗憾,结果达赖喇嘛将他留在印度当佛法老师,之后派他到台湾传授佛法。

 

强巴加措格西过的非常简朴,家徒四壁,只有经书为伴,仍甘之如贻。(李贞慧提供)
强巴加措格西过的非常简朴,家徒四壁,只有经书为伴,仍甘之如贻。(李贞慧提供)

10天前为达赖喇嘛祝寿 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10天前、达赖喇嘛基金会7月14日在台北为达赖喇嘛举办85岁庆寿会,强巴加措还全程参加,即使身体不舒服,仍一步步地走上台,向尊者献哈达顶礼。李贞慧:“中国有一些法友听到他的录音专程来求法,他们听到格西拉去世的消息非常难过。他们把内心受感动的经验告诉我,我真是非常感动,像格西拉是受中国残害的西藏人,可是他还是想利益中国人。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在达赖喇嘛生日宴会上,很多台湾年轻人都排队求见,想邀请他、跟他讨论,他都很乐意,还说你们留下电话号码,我们彼此联络,找机会见面讨论,已经到身体很不好阶段,想利益台湾人的心还很强。”

李贞慧认为,西藏人民受中国统治了三代仍不屈服、不被同化,是西藏特有的民族意识,和强大的佛法文化,藏人物质欲望低,不会被金钱收买,受到再大迫害以自焚抗暴。藏人有长远的眼光,认为一年、五年内不能解决的事,甚至到下一代,生生世世都可望会有改变。

 

强巴加措鼓励佛教徒要关心社会,多思考多讨论,不是只求神念经,才能真正理解佛法。(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强巴加措鼓励佛教徒要关心社会,多思考多讨论,不是只求神念经,才能真正理解佛法。(Artemas Liu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强巴加措在文化大革命、劳改后,恢复知识分子地位,曾被共产党派去布达拉宫、诺布林卡,达赖喇嘛的冬宫、夏宫重建西藏经书和历史文物研究。强巴加措曾说,共产党不让藏人念佛经,在文革时期,烧掉大批有800、900年历史的经书,当时烧了好几个月,只剩一点点。在他看来,共产党是为了留下来作为给世界展示的样版。

“出家人要关心政治”第一位带学生参加台北西藏抗暴纪念游行的另类藏僧

雪域出版社总编辑卢惠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强巴加措是第一位在台北街头三一零西藏抗暴支持西藏游行的西藏僧侣,每年他都带着台湾学生全程走,这几年年纪虽大还是会到场,在侍者搀扶下,能走多远走多远。有好几位后来在台湾推动西藏自由运动的台湾图博(西藏)之友会创始会员,都是他的学生。

 

强巴加措格西圆寂,他的学生为他诵经祈福。(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强巴加措格西圆寂,他的学生为他诵经祈福。(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当年达赖喇嘛派了心目中最适合人选到台湾,指示他要讲佛典最核心的哲学,而不是介绍那些仪式或火供等。强巴加措能够在西藏,重新整理那些没有被烧掉、被解放军乱堆叠的残破佛经核对保存,在台湾传授藏传佛教精髓,还进行很多佛典翻译工作,终其一生做的都是为西藏宗教文化播种的事业。他不支薪,还把弟子供养多出生活所需都捐给孤儿院、老人,临走还交待不要为他做什么。

达瓦才仁还说,很多出家人不愿碰政治,尤其在华人社会,强巴加措则非常鼓励弟子参与世俗的活动,特别是支持西藏自由的运动,这是从“护教”的精神出发。老格西认为,只有在能自由传播宗教的社会,藏传佛教才能长久传承,他可以说是一名很“另类”的出家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许书婷、何平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