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新疆的政策驱动一些当地人加入伊斯兰圣战

2016-07-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5年4月16日,几名维吾尔族男子在新疆和田地区的一座清真寺内祈祷。(AFP)
资料图片:2015年4月16日,几名维吾尔族男子在新疆和田地区的一座清真寺内祈祷。(AFP)

美国一民间学术机构最近公布一份研究报告说,世界各国所出现的伊斯兰圣战都源于当地,新疆一些维吾尔人被招募加入伊斯兰国组织,也源于政府在当地的强硬政策。

美国民间学术机构“新美国”最近公布了一份题为“所有圣战都源于本地”的报告,就新疆为何出现不少圣战者这点分析说,因为中国政府在西部地区针对穆斯林少数民族所实施的强硬宗教限制政策,迫使100多名维吾尔人加入了伊斯兰国组织。

“新美国”的这项研究结果,是基于被泄露的伊斯兰国组织招募圣战者的登记文件而作出的。一名前不久叛逃伊斯兰国组织的前圣战者携带出包括3500名新招募的外国人的信息。这些圣战者中有114来自新疆。这使中国新疆成为第五大圣战新兵提供地;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三个地区和突尼亚的一个地区。

法新社7月20日的有关报道说,北京一直声称,伊斯兰国从新疆的穆斯林维吾尔人当中招募圣战者,并指控外部势力在新疆煽动迄今已导致数百人丧生的暴力事件。同时,中国当局已在新疆禁止、或严格限制穆斯林民众的一些习俗,诸如留胡须和斋月期间禁食的做法,称之为“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象征。

但“新美国”的报告说,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严厉限制或控制穆斯林少数民族宗教活动的政策,可能是激发一些维吾尔人逃离中国并到其他地方寻找“归属”感。

新美国基的资深研究员内特-罗森布拉特,在7月20日的研讨会上介绍说:

“伊斯兰国针对新疆的一些宣传视频经常显示,年轻的维吾尔恩坐在干净明亮的教室里学习伊斯兰教。而这恰恰是在新疆不可能的事儿。”

报告称,总体来看,“伊斯兰国”招募的新兵更多的可能来自那些具有“动荡历史和中央与地方关系紧张的国家和地区。报告说,名义上享有自治的新疆,因当地维吾尔族与汉族之间显著的经济差距而变成可为伊斯兰国组织提供不少圣战者的地区。

中国政府经常谴责包括“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在内的海外维吾尔流亡组织,是新疆发生的一系列爆炸事件的背后操纵者。英国议会上院上周已将“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列入了恐怖组织名单。

但许多独立专家却质疑海外维吾尔组织的实力及其与全球恐怖主义的联系。有些专家认为,中国政府以夸大维吾尔人海外分离主义组织的实力作为在新疆加强安保措施的借口。

法新社的报道说,伊斯兰国招募名单上所有来自新疆的人都将自己的出生地列为“土耳其斯坦”或“东土耳其斯坦”,这些是新疆分离主义者经常用的地名。即便如此,研究发现,来自新疆的新兵之前并没有过从事圣战的经历,这使人们质疑中国政府的有关说法。

一般而言,来自新疆的圣战者教育水平都较低,也很少有人外出旅游过。而且,他们很多人更有可能在加入伊斯兰国之前都已经结婚。此外,他们大都表示自己在宗教方面的教育水平也很低。

新美国的报告还显示,新招募的圣战者名单中还包括一些儿童,包括一名年仅10岁的男孩。这些孩子都表明,他们是与全家一起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

新美国基金会的内特-罗森布拉特,描述那些伊斯兰国的新疆维吾尔人的心态说:

“从人口与参加伊斯兰教圣战人数的比例来看,新疆的伊斯兰国招募比率最高。很多来自新疆的新兵教育水平不很高,也没有出国旅行过。他们在新疆觉得无法生活下去了,因此加入伊斯兰圣战组织。”

2014年3月,昆明火车站有31人被持刀的维吾尔袭击者砍死,四名袭击者后来也丧生。中国政府媒体称之为中国的“9.11”事件。

两个月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火车站发生一起爆炸事件,当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结束对新疆的访问。中国当局此后在新疆开始了一场严打运动。

当年8月,乌鲁木齐一处早市发生了另一起血腥的爆炸袭击事件,导致39人死亡。随后的大规模镇压和审判导致许多人被判处长期徒刑和死刑。


(记者:希望;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