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在喀什加大投资 但维吾尔人收益甚微

2016-08-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维吾尔穆斯林人正在新疆喀什市路边市场卖酸奶。(AFP)
资料图片:维吾尔穆斯林人正在新疆喀什市路边市场卖酸奶。(AFP)

美国媒体发表有关中国新疆现状的报道显示,中国政府加大了在新疆的投资和建设,以缓解不稳定局势。但有访问者认为,当地维吾尔人并没有从这些投资建设中获益。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VOICE: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版8月11日刊载题为“在‘现代化’中失落的喀什”的报道,采访了一位获得阿比盖尔-科恩纪实摄影奖学金(Abigail Cohen Fellowship in Documentary Photography) 、中参馆(ChinaFile)、 以及玛格南基金会(Magnum Foundation)支持的中国摄影师刘禹扬的见闻。

这位四川的年轻中国摄影师描述了他2015年在新疆喀什目睹的现实状况和感受。他认为,中国政府在喀什振兴经济的建设,似乎并没有改善当地维吾尔人的生活,也没有增加他们的就业机会。

刘禹扬说,他刚到喀什时,觉得像是到了另一个国度,当地的语言、风俗、宗教甚至天气,对他都极为陌生。但建筑物上熟悉的当局宣传口号,以及市中心一尊巨大的毛泽东雕像,使他感觉喀什与他在四川的家乡有点相似。

刘禹扬表示,他遇到的维吾尔人虽然都很热情,跟汉人相比不那么有防备心,但他们起初也不大愿意谈及当地的宗教和政治话题。

报道说,喀什这座两千多年一直为连接中国和中亚、波斯等地的丝绸之路上的绿洲,进入21世纪以来,由于当地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人不满汉人统治,发动抗议、暴力袭击等。同时,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民族文化和宗教也不断压制。

2009年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维吾尔人暴乱后,中国政府试图通过振兴经济来平息社会动荡。摄影师刘禹扬2015年在喀什所目睹的状况却是,虽然中国政府加快了对当地的投资,但那里大型建筑和开发区的规划却显得杂乱无章。他拍摄到的一些类似贸易中心、购物广场、剧院及主题公园等场所,几乎空无一人,为当地维吾尔人提供的工作岗位寥寥无几。

刘禹扬在喀什花了一年多时间挖掘维吾尔人的故事。他说, 他意识到“维吾尔人更关心他们的文化,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宗教,而不是钱。”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就此表示:

“中国政府发展新疆经济,在那里加大投资,更多是为了从内地向新疆移民更多汉人,经济发展项目迄今只是为汉族人提供了好处。这些项目反而使为族人在自己的家园被边缘化。”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刘禹扬发现,喀什的贫富差距正日益拉大。因为政府试图通过教育政策同化维吾尔人,当地的民族关系依然紧张。中国政府的政策使维权吾尔人从事宗教活动更加困难。他所结识的维吾尔人透露,他们很少去清真寺,但他遇到的大多数维吾尔人都有强烈的民族认同感。

维吾尔大会的迪里夏提说,不只是维吾尔人,任何民族都不会因为经济好处而放弃自己的信仰和民族认同:

“中国政府以为,只要给人经济好处,他们就会满足。但任何人都想有尊严地生活。更何况中国政府在当地的经济发展,只是为了为当地汉族移民带来好处。”

美国《纽约时报》一月前也曾就中国新疆和喀什的现状发表过记者杰安迪 (Andrew Jacobs) ,根据他在那里10天的旅行经历所撰写的、题为“高压下新疆的怒与路”的报道。他表示,这次旅行揭示了一个充满愤怒和恐慌的社会。

报道说,在经受了2009年那场导致数百人丧生的维吾尔人叛乱的震惊之后,中国政府不断推出各种旨在影响中国1000万维吾尔人行为和信仰的前所未有的措施。

中国政府认为,力度更大更严的安全措施、以及对伊斯兰教更严密的限制,是阻止暴力发生的最好方法。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公路检查站翻查过往车辆和人们的身份证,维吾尔族驾驶员和乘客有时还会被要求交出手机,那是因为警察想搜索被视为对公众安全构成威胁的手机内容或软件。

报道说,在喀什,当局用比以往更使人厌恶的方法监控民众之间的通讯、禁止清真寺用广播呼唤礼拜、禁止学校课后的宗教班、禁止18岁以下人进入清真寺等。许多喀什家庭因一批又一批的逮捕而已经支离破碎。当局对劳动力流动性的限制,也给当地农业造成严重损害。

在和田市,居民们对政府取缔20多个名字的做法极为不满。政府认为,这些名字过于穆斯林,迫使父母给孩子改名,否则不让孩子注册上学。

报道还说,中国政府在新疆所实施一些措施。给人普遍的印象是,维吾尔的身份认同受到打压。学校大都改用汉语普通话作为主要教学语言,不再用维吾尔语。政府用提供现金和住房补贴鼓励维吾尔人和汉人之间通婚。

(记者:希望; 责编: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