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攝國保跟蹤 內蒙維權人士遭報復


2019-04-04
Share
m0404-qlp1.JPG 蒙古族維權人士新娜(前排右)和牧民在一起。(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內蒙古著名維權人士新娜,因長期協助農牧民維權遭到便衣國保報復。本週一,新娜的手機被一名便衣搶走後摔在地上,現場牧民拍攝的視頻及圖片顯示,手機已被摔爛,無法使用。新娜說,她和丈夫哈達、兒子威勒斯長期被跟蹤及限制自由。新娜在丈夫獲釋後,爲農牧民寫上訪材料而遭到公安嫉恨。

內蒙古異議人士哈達的妻子新娜,長期爲蒙古族農牧民爭取合法權益,遭到當地公安日夜監視,家門口被安裝了監控探頭,每次外出都被國保跟蹤。本週一(4月1日)下午,新娜和兩位前來求助的蒙古族牧民吳布仁套格套和包哈斯額爾敦,前往呼和浩特市春度公園散步時,一直跟蹤她的一名便衣國保尾隨其後。新娜對自由亞洲電臺說,她多次警告該名公安,要離她遠點跟蹤,但對方拒絕。於是拿出手機拍攝對方,最終遭到暴力對待。

在呼和浩特一公園內,新娜遭到便衣公安報復。(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在呼和浩特一公園內,新娜遭到便衣公安報復。(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她說:“4月1日,我和通遼市扎魯特旗的三個維權牧民寫材料累了。我就去公園轉一下,他們(牧民)也跟我一塊去了。平時跟蹤我的警察,這次跟得很緊。我就說,你離遠點跟,別嚇着人家(牧民),他(國保)不聽,我就拿手機拍他,他拿起石頭就砸我,我躲開了。我就譴責他,我說,你叫什麼名字。當我走到公園西門口一回頭看,他又在跟。我拿出照相機要照他,然後他就搶(手機),摔我的手機。”

新娜說,這名國保搶走手機後,高高舉起向水泥地面砸下去,手機被摔個稀爛,她於是報警:“我隨即報案,我打了三次電話,對方哼哼哈哈就是不來。回家後,我兒子也知道了,兒子又報警,派出所的人過來了,說新娜報警,就支支吾吾的。今天(週二)這個傢伙沒露面,換了其他便衣跟蹤。”

新娜拍攝跟蹤者,但手機遭對方砸得稀巴爛。(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新娜拍攝跟蹤者,但手機遭對方砸得稀巴爛。(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牧民譴責公安的行爲粗暴及野蠻

新娜的兒子威勒斯對本臺說,公安當着牧民面前摔砸他母親的手機:“搶奪我母親手機並摔壞的就是公安,推她,然後毆打她,搶奪她的手機,然後摔在地上,這還是在旁邊有牧民拍攝的情況下。”

新娜手機被搶砸事件,在蒙古族牧民微信羣引發熱議。多位牧民譴責公安的行爲粗暴及野蠻。烏拉特中旗一女性牧民對本臺說:“新娜老師已六十多歲了,他是年輕警察,不應該把新娜老師的手機打爛,或者用石頭砸新娜老師。這是完全不對的。”

本臺記者週四就此致電當日前往新娜家處理報警電話的兩名警官,但始終無人接聽。

新娜的丈夫是內蒙古異議人士哈達。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哈達因創立“內蒙古民主聯盟”,1996年11月被判刑15年。2010年刑滿後,被祕密羈押四年。哈達在獄中的十九年裏遭到各種體罰、虐待。他的妻子新娜和兒子威勒斯多次遭到拘留。其中新娜在哈達出獄前一週,被以“非法經營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如今哈達一家人仍被公安監視,其家中互聯網被切斷,銀行賬戶遭凍結。求助新娜的農牧民被公安警告和威脅。多年前,曾有外國媒體記者試圖採訪哈達,但在住宅小區外遭到公安攔截及驅逐。

新娜表示,內蒙古公安廳自2012年以來對她採取二十四小時跟蹤及管制,並把她列入“黑名單”,不準其自由出行。她對此表示強烈抗議,並強烈要求嚴懲用石頭砸她及摔爛手機的便衣警察。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嘉遠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