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哈萨克人举报黑监狱死亡 家属质疑当局灭口

2021-01-07
Share
新疆哈萨克人举报黑监狱死亡 家属质疑当局灭口 哈萨克族老人哈力尤拉近期死于监狱,其儿子怀疑被灭口。
(本台资料图片/记者乔龙)

近日,多位身在海外的哈萨克人向本台投诉,他们在新疆的亲属遭当局判刑。另外,新疆额敏县一位年过七旬的哈萨克族退休公务员死亡,家属质疑死者因揭露当局设立黑监狱等内幕遭到灭口。

2018年3月15日,新疆额敏县公安将退休公务员哈力尤拉关入再教育营,原因是这位哈萨克族老人向最高检察院写信,揭发塔城地委书记薛斌、专员穆合亚提、地区人大主任沙勒塔娜提及检察院检察长、公安局长等人在各县设立黑监狱,使数千名无罪、无违法行为的公民遭到长期非法拘禁。其后传出,哈力尤拉被判刑二十年。上个月,哈力尤拉的长子阿黑哈提得知其父亲身亡。

旅居哈萨克斯坦的阿黑哈提对自由亚洲电台说,额敏县警方说他父亲死于去年12月5日,但他对此提出质疑:“我认为这是假的。我认为,我母亲和两个弟弟2020年8月16日被失踪的时候, 我爸爸就已经死亡。他们害怕杀死我父亲的事败露,所以把我妈妈和两个弟弟抓走,威胁恐吓他们,让他们签字画押说我父亲为突然病死的,可能是心肌梗塞、冠心病、呼吸系统疾病、脑溢血等。我父亲的遗体,他们没有给我妈妈和两个弟弟看,而且没有让我妈妈和两个弟弟亲自下葬。”

死者家属质疑当局隐瞒死因和死亡日期

更令阿黑哈提震惊的消息是,他父亲的遗体经过处理:“我最后听说的消息是,我父亲的遗体下葬以前,内脏已经被掏空了。还有我母亲和两个弟弟被再次抓走以前,他们告诉我,他们当时(8月16日)已经有两个多月没视频见过我父亲,以前一个月或一个半月一次视频会见。”

阿黑哈提提供了其父亲哈力尤拉写给当地最高检察院的举报信。信中写道,2017年上半年,薛斌等6领导决定,在塔城地区各县设立看守所和拘留所之外的羁押场所。其中额敏县新建的囚禁所名为“额敏县教育转化中心”,后改为“职业职能教育培训中心”,在该中心被关押的人据传有约 500人或 2000人。关押方口头宣布,囚禁期最低三个月,最高三年,期满后还可延期。

阿黑哈提说,2019年初,他父亲被转到乌苏监狱,据说死于该监狱:“我父亲在2018年3月15日被非法抓捕以后,不仅在吐尔滚教培中心关押,还在其他多个所谓教培中心关押以及在地下二十米处关押数月,被毒打至重度昏迷,24小时手脚被镣铐。”

外界相信,新疆政府设立的“再教育营”羁押了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100多万。而本台采访过的无论是维吾尔还是哈萨克人,他们的亲友大都在2017至2018年间被羁押,甚至判刑。


左图:陈着尔拜说,他亲戚的儿子叶尔居马.别肯被判刑19年。中图:客克苏拜说,她的弟弟巴格提被中国政府判刑15年。右图:别克苏力坦说,她的哥哥被判刑15年。(视频截图/记者乔龙)
左图:陈着尔拜说,他亲戚的儿子叶尔居马.别肯被判刑19年。中图:客克苏拜说,她的弟弟巴格提被中国政府判刑15年。右图:别克苏力坦说,她的哥哥被判刑15年。(视频截图/记者乔龙)

大部分被囚者刑期在15年以上

现旅居哈萨克的陈着尔拜·吐尔孙别克告诉本台,他亲戚的儿子叶尔居马·别肯居住在新疆察布查尔县67团7连,两年前被判刑19年:“2018年2月6日,本地派出所警察把他抓走,7、8月左右,把他判刑15年。然后,叶尔居马别肯因说了一句‘我是冤枉的’,反而被增加刑期至19年, 2020年12月19日,他的妈妈也去世了。”

哈萨克女士别克苏力坦·阿力亚对本台说,她的哥哥别克苏力坦·加那提别克被判刑15年:“她的哥哥别克苏力坦·加那提别克被中国政府判无辜判刑15年,我要求中国政府无条件释放我的哥哥。”

别克苏力坦说,在她哥哥没被释放回家的情况下,她绝不停止诉讼。

哈萨克族人入境哈国被阻

另一位哈萨克女士客克苏拜·古力马汉说,她的弟弟巴格达提·客克苏拜居住在新疆察布查尔县67团7连,现年35岁,于2018年2月6日被抓走:“他被判刑15年,现关押在奎屯监狱。我向世界人权组织请求帮助,要求中国政府无条件释放我的弟弟。”

哈萨克人努尔别肯告诉本台,最近有中国哈萨克族人被禁止进入哈国:“最近有人从北京飞往莫斯科,飞往土耳其,想飞到哈萨克斯坦,他们(哈国)不让进。现在新疆的哈萨克人都逃亡杜拜,飞哈萨克斯坦。哈国机场不让他们入境。”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