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哈薩克人舉報黑監獄死亡 家屬質疑當局滅口

2021-01-07
Share
新疆哈薩克人舉報黑監獄死亡 家屬質疑當局滅口 哈薩克族老人哈力尤拉近期死於監獄,其兒子懷疑被滅口。
(本臺資料圖片/記者喬龍)

近日,多位身在海外的哈薩克人向本臺投訴,他們在新疆的親屬遭當局判刑。另外,新疆額敏縣一位年過七旬的哈薩克族退休公務員死亡,家屬質疑死者因揭露當局設立黑監獄等內幕遭到滅口。

2018年3月15日,新疆額敏縣公安將退休公務員哈力尤拉關入再教育營,原因是這位哈薩克族老人向最高檢察院寫信,揭發塔城地委書記薛斌、專員穆合亞提、地區人大主任沙勒塔娜提及檢察院檢察長、公安局長等人在各縣設立黑監獄,使數千名無罪、無違法行爲的公民遭到長期非法拘禁。其後傳出,哈力尤拉被判刑二十年。上個月,哈力尤拉的長子阿黑哈提得知其父親身亡。

旅居哈薩克斯坦的阿黑哈提對自由亞洲電臺說,額敏縣警方說他父親死於去年12月5日,但他對此提出質疑:“我認爲這是假的。我認爲,我母親和兩個弟弟2020年8月16日被失蹤的時候, 我爸爸就已經死亡。他們害怕殺死我父親的事敗露,所以把我媽媽和兩個弟弟抓走,威脅恐嚇他們,讓他們簽字畫押說我父親爲突然病死的,可能是心肌梗塞、冠心病、呼吸系統疾病、腦溢血等。我父親的遺體,他們沒有給我媽媽和兩個弟弟看,而且沒有讓我媽媽和兩個弟弟親自下葬。”

死者家屬質疑當局隱瞞死因和死亡日期

更令阿黑哈提震驚的消息是,他父親的遺體經過處理:“我最後聽說的消息是,我父親的遺體下葬以前,內臟已經被掏空了。還有我母親和兩個弟弟被再次抓走以前,他們告訴我,他們當時(8月16日)已經有兩個多月沒視頻見過我父親,以前一個月或一個半月一次視頻會見。”

阿黑哈提提供了其父親哈力尤拉寫給當地最高檢察院的舉報信。信中寫道,2017年上半年,薛斌等6領導決定,在塔城地區各縣設立看守所和拘留所之外的羈押場所。其中額敏縣新建的囚禁所名爲“額敏縣教育轉化中心”,後改爲“職業職能教育培訓中心”,在該中心被關押的人據傳有約 500人或 2000人。關押方口頭宣佈,囚禁期最低三個月,最高三年,期滿後還可延期。

阿黑哈提說,2019年初,他父親被轉到烏蘇監獄,據說死於該監獄:“我父親在2018年3月15日被非法抓捕以後,不僅在吐爾滾教培中心關押,還在其他多個所謂教培中心關押以及在地下二十米處關押數月,被毒打至重度昏迷,24小時手腳被鐐銬。”

外界相信,新疆政府設立的“再教育營”羈押了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穆斯林100多萬。而本臺採訪過的無論是維吾爾還是哈薩克人,他們的親友大都在2017至2018年間被羈押,甚至判刑。


左圖:陳着爾拜說,他親戚的兒子葉爾居馬.別肯被判刑19年。中圖:客克蘇拜說,她的弟弟巴格提被中國政府判刑15年。右圖:別克蘇力坦說,她的哥哥被判刑15年。(視頻截圖/記者喬龍)
左圖:陳着爾拜說,他親戚的兒子葉爾居馬.別肯被判刑19年。中圖:客克蘇拜說,她的弟弟巴格提被中國政府判刑15年。右圖:別克蘇力坦說,她的哥哥被判刑15年。(視頻截圖/記者喬龍)

大部分被囚者刑期在15年以上

現旅居哈薩克的陳着爾拜·吐爾孫別克告訴本臺,他親戚的兒子葉爾居馬·別肯居住在新疆察布查爾縣67團7連,兩年前被判刑19年:“2018年2月6日,本地派出所警察把他抓走,7、8月左右,把他判刑15年。然後,葉爾居馬別肯因說了一句‘我是冤枉的’,反而被增加刑期至19年, 2020年12月19日,他的媽媽也去世了。”

哈薩克女士別克蘇力坦·阿力亞對本臺說,她的哥哥別克蘇力坦·加那提別克被判刑15年:“她的哥哥別克蘇力坦·加那提別克被中國政府判無辜判刑15年,我要求中國政府無條件釋放我的哥哥。”

別克蘇力坦說,在她哥哥沒被釋放回家的情況下,她絕不停止訴訟。

哈薩克族人入境哈國被阻

另一位哈薩克女士客克蘇拜·古力馬漢說,她的弟弟巴格達提·客克蘇拜居住在新疆察布查爾縣67團7連,現年35歲,於2018年2月6日被抓走:“他被判刑15年,現關押在奎屯監獄。我向世界人權組織請求幫助,要求中國政府無條件釋放我的弟弟。”

哈薩克人努爾別肯告訴本臺,最近有中國哈薩克族人被禁止進入哈國:“最近有人從北京飛往莫斯科,飛往土耳其,想飛到哈薩克斯坦,他們(哈國)不讓進。現在新疆的哈薩克人都逃亡杜拜,飛哈薩克斯坦。哈國機場不讓他們入境。”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何平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