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伊犁一清真寺六人被重判 再教育營獲釋者行動受限


2019.09.17 07:50 ET
AP_09071006738.jpg 資料圖片:防暴警察在新疆烏魯木齊一座清真寺附近巡邏。(美聯社)

新疆伊犁州鞏留縣吉爾格郎鄉一清真寺六名穆斯林被控“非法集會”及“非法傳播宗教”,半年前被祕密判刑。其中該寺伊瑪目葉爾江.胡阿西被判刑21年,其助手木拉提別克.吾麻爾被判刑18年。海外穆斯林對本臺披露,今年初以來,有被羈押在“教育營”的少數民族穆斯林被祕密判刑。

在國際社會關注下,今年初以來,被羈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營內的少數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經獲得釋放,另一部分則被重判入獄。現旅居哈薩克斯坦的哈薩克人葉爾穆哈買德.庫岱白爾根,本週二(9日17日)對自由亞洲電臺說,他的妹夫木拉提別克.吾麻爾,去年3月21日,在新疆伊犁哈薩克族自治州鞏留縣被捕,其後羈押在教育營。今年2月初,被當地法院以“非法集會”和“非法傳播極端宗教思想”等罪名,祕密判刑18年。目前,木拉提別克被羈押在新源縣新建的大型監獄。葉爾穆哈買德說:“我妹妹的丈夫拉提別克.吾麻爾是中國公民,被判了18年,他是國家認可的宗教人士,給了他縣級的資格證,但把他抓起來判刑18年。跟他相同身份的人很多都沒有放出來,有些人被判刑,有些人生死都不知道。”

 

 

根據葉爾穆哈買德提供的資料顯示,現年35歲的木拉提別克家住新疆鞏留縣吉爾格朗鄉阿勒瑪勒村,爲該村哈薩克族清真寺教長的助手。葉爾穆哈買德說,他妹夫被判刑後,留下無助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妹妹阿米娜爲了生存,被迫在親戚鄰里家輾轉借宿。

 

新疆鞏留縣吉爾格朗鄉穆斯林木拉提別克.吾麻爾。(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新疆鞏留縣吉爾格朗鄉穆斯林木拉提別克.吾麻爾。(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2016年起,新疆大規模抓捕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穆斯林,清除帶有少數民族文化特徵的標誌、廣告牌、清真食品,甚至收繳或焚燒《古蘭經》,將數以萬計的穆斯林強行送入所謂的職業教育培訓中心,接受漢化教育等。對於少數民族聚會,更是設法取締。

葉爾穆哈買德說,他的妹夫是在一次節日聚會後被捕,同時被抓的有6人,其中包括清真寺伊瑪目(領禱人),哈薩克族人葉爾江.胡阿西,並被處以有期徒刑21年:“哈薩克人在春天的時候,過納烏魯斯節(突厥民族的傳統節日),伊瑪目和鄉親鄰居聚集在屋內喝粥,那是一個很吉祥的節日,說了幾句宗教的話,(當局)就說他們非法集會,傳揚不正當的宗教等莫須有的罪名,把他們判刑18到20年之間,伊瑪目的名字叫葉爾江.胡阿西,被判刑21年。他當時是一起被抓的,好像有6個人。

本臺記者致電鞏留縣法院辦公室,但無人接聽。

 

木拉提別克和妻子阿米娜。(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木拉提別克和妻子阿米娜。(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葉爾穆哈買德希望通過自由亞洲電臺,將他妹夫和妹妹的遭遇告訴全世界的人權組織和所有善良的人們,讓世人關注中國新疆的人權狀況。

新疆在高壓下街頭表面平靜

在國際社會的關注下,新疆局勢表面上有所緩解。據最近到過新疆的人士稱,街道上的武警崗哨、裝甲車數量有所減少,部分教育營已經關閉。但是獲釋者的行動自由仍然受到限制。

葉爾穆哈買德說:“現在表面上看起來好了一點,其實從教育營放出來的極個別人就和被軟禁一樣。比如從伊寧市去別的縣,他必須要請求轄區的警察,請求他們的同意,再給他開一個放行單,准許你三天之內去比如說新源縣。如果你超過三天,路上的檢查站就會扣留你,問你爲什麼遲到等等。”

 

圖爲,新疆地區和田郊區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圖爲,新疆地區和田郊區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新疆穆斯林吐素普別克對本臺說,從再教育營出來的人,都要隨時向公安和社區官員報到,不得離開城市或轄區範圍。新源縣一位前村幹部對記者說:“共產黨就是騙子,沒有人權,沒有自由,洗腦,有人說一句話就要被抓或者逮捕。”

中國官方新華網週二報道,中國人權研究會16日在日內瓦萬國宮舉辦“新疆的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主題邊會,介紹新疆在去極端化鬥爭方面的措施、經驗以及在人權保障方面取得的成果。報道引述中國人權研究會副祕書長吳雷芬官員稱,新疆的治安形勢發生根本性好轉,暴恐事件大幅減少,民衆的各項基本人權得到有效維護等。但沒有提及再教育營的情況。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 陳美華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