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力哈木庭后又上脚镣 下周宣判网民追问


2014.09.19 10:10 ET
m0919-ql1p.jpg 2014年9月18日,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在乌鲁木齐中级法院的庭审上。(视频截图/CCTV)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控“分裂国家罪”一案,星期四审理结束后,两位代理律师周五接到法院通知称,案件于9月23日宣判。律师称,当天在看守所见土赫提时,发现又被戴上脚镣,官方最新的解释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羁押人员都要戴脚镣”。律师表示,一般死刑犯被宣判后才戴脚镣。他的当事人已作好面对任何判决结果的准备,如果判有罪,将提上诉。而官媒的报道引发网民追问伊力哈木一直在北京工作,司法管辖权为什么在乌鲁木齐?也有人借此调侃“三个自信”。

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控“分裂国家罪”一案周四审结后,两位代理律师李方平和刘晓原周五接到法院的电话通知称,案件将于9月23日(星期二)上午十点宣判。当天上午,两位律师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又一次见到了伊力哈木,李方平当天中午告诉本台,伊力哈木的脚镣被重新戴上:“看到他继续戴脚镣,跟值班的警官作了沟通,问为什么还是这样,他们现在的答复又有些变化,就说根据新疆公安厅规定,危安犯是要戴脚镣的,我们认为这跟《看守所条例》有抵触”。

记者:其他地方有没有这个规定?

回答:其他地方没有听说,有可能是新疆内部的规定。但这个跟国家的相关法律相冲突。《看守所条例》规定死刑犯一审宣判后,可以戴这样的械具。

记者:刚才您讲的危安犯是指的什么?

回答:危害国家安全。

李方平说,在两个小时的会见中,伊力哈木心态平稳:“前一段时间,他一直为开庭时自辩作准备。现在开完庭后,在等结果,至于什么结果,他不作任何预期。他说,最后的结果自己也决定不了,任其去”。

记者:他也作好准备了吧?

回答:对,作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

记者:要是判有罪,他会上诉的吧?

回答:对。

起诉书指控伊力哈木组成分裂国家的八人犯罪集团,参与发表及翻译文章,在“维吾尔在线”网站发表,还指这些文章及民调文字鼓吹新疆独立,煽动民族仇恨。

对此,李方平认为:伊力哈木曾在各种场合,包括境外媒体公开表达“维吾尔族未来在中国”,明确表达反对分裂的观点,甚至被捕40天前还在这样表述。但公诉人却答辩这正说明伊的两面性(明面是反分裂、私下是分裂)和隐蔽性。律师当庭反问公诉人,北京、新疆对伊力哈木的全程监控,他还有隐蔽空间吗?况且他的文章、网站、课堂都是公开的,哪来的两面性?

官方天山网在周四庭审结束后,一个多小时,作了简单报道,称被告人亲属委托的两名律师出庭为伊力哈木•土赫提辩护。审理过程中,根据被告人的申请,使用汉语进行诉讼,并依法充分保障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各项诉讼权利。18日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将择期宣判。

刘晓原律师对上述报道回应称,为何报道中不敢提及辩护人和伊力哈木作无罪辩护呢?

刘晓原律师周五还提到:“聊了他估计的一些情况,包括一些证据,对一些学生的指控,他难以理解,人家都是学生,可能压力很大。对于判决结果,无论是什么,他都能面对,心态很正常”。

刘律师还说,伊力哈木每次被带进法庭时,他还微笑着用维吾尔语给法庭人员打招呼。在法庭调查和辩论阶段,也面带微笑,有时讲起来滔滔不绝,声音洪亮,还坐着手势,审判长提醒说,这是法庭,不是你的课堂。对不实指控,他又很愤怒。

在社交网站凯迪社区,网民“紫竹云涧”追问,“他一直在北京工作,司法管辖权为什么在乌鲁木齐?”。也有网民写道,“因言获罪”。署名“大红狼”嘲讽道,“一个国家如果可以被一名讲师分裂,那么这个国家就弱不禁风了。三个自信呢?”,网民“中性群众”写道,“因为看过他的部分文章,所以才知道一点这个人。后来,听说他被指控涉嫌犯罪,就对他的关注稍有增加。这次公开庭审,无疑有助于实现司法公正。希望对他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能进行客观而全面的刑事司法评价”。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马平)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