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教育营获释者后遗症显现 内脏机能失调丧失生育能力

2020-09-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9年5月31日,新疆地区和田市郊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资料图片:2019年5月31日,新疆地区和田市郊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一两年前从新疆再教育培训中心获释的少数民族穆斯林,近期发现,其后遗症仍然没有好转,经常出现焦虑、烦躁,失忆等症状,甚至丧失生育能力。海外哈萨克妇女说,被关在教育营期间,每周给她们吃一次奇特食物,强制注射不知名疫苗,他们希望有医生协助寻找病因。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宋轶,何平报道。

关注新疆教育营内幕的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自2017年起关注并搜集新疆“再教育营”内的资料。该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他们发现从新疆教育营获释的人群中,绝大多数不能生育:“他们在生理上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有问题,几乎失去性功能。二十多,三十岁的强壮男士,被关到政治学习集中营之前,都是很健康的。从集中营出来以后,无法过正常性生活。”

 

 

澳洲战略政策学会于上个星期发表的最新研究结果,反驳了中国政府去年12月宣称新疆培训学员已全部结业的说词,并发现当局已在新疆建立超过380座集中营,多达16000座清真寺遭到破坏。

 

哈萨克人吐尔逊别克.哈比被囚禁铁笼,首酷刑折磨达17个月。(阿塔珠尔特提供)
哈萨克人吐尔逊别克.哈比被囚禁铁笼,首酷刑折磨达17个月。(阿塔珠尔特提供)

被强逼注射“疫苗”服不明药物致不育

目前已逃到哈萨克斯坦的吐尔逊别克.哈比通过翻译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2017年在新疆塔城巴克图口岸被中国警察抓捕:“在无任何罪名的情况下非法拘押我,关进地下监狱,囚禁在铁笼里,不断遭受各类酷刑毒打,致使我头部两处重伤内出血,双耳只能通过助听器听讲,另外让我服用不知名药品、疫苗,致使我内脏多种怪病发作,两年来都在接受治疗,健忘及头疼,没有正常生活能力。”

吐尔逊别克正在寻求欧盟国家及美国帮助,协助他治疗多种疾病。

2017年夏天开始,新疆各县及乡镇都在大兴土木建再教育营,有的工厂车间、学校、仓库,甚至当地红十字会献血中心,都被改建为羁押场所。

赛尔克坚说,据他们了解,无论是从伊犁州,还是昌吉州获释的哈萨克人,九成人不能生育:“从每一个不同的地点放出来的哈萨克人,他们的症状也是不同的,有些女人的子宫流血,一流就好几个月,吃了很多西方的药物都无效。好多女士出来一年多了,她们想要孩子,要不了。本地医院检查不出任何毛病。这样的案子太多了。”

 

从新疆到哈萨克斯坦的古兹拉.艾尔汗讲述“再教育营”的经历。(视频截图)
从新疆到哈萨克斯坦的古兹拉.艾尔汗讲述“再教育营”的经历。(视频截图)

男性获释者发现器官内精子坏死

阿塔珠儿特志愿者组织目前搜集到很多类似个案,这些曾被羁押教育营的少数民族,急需帮助。该组织成员热依斯汗对本台说:“我们这儿有很多,还有一个叫古兹拉.艾尔汗(女性),好多年了,她一直没有孩子,她原来有一个女儿,她到哈萨克斯坦了,现在没有孩子。从集中营出来的普遍反映,所有的人在里面都要吃药,吃什么药没人知道。吃完药后有很多不良反应。”

最近有一对来自新疆教育营的夫妇向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讲述了他们的经历。该组织为这对夫妇录制了视频,稍后将向国际社会公开。赛尔克坚说:“这位男士从集中营出来以后,一直没有孩子,然后他去医院检查,显示他的精子是死的。我们还咨询过哈萨克斯坦的好多医生,他们说,现在的医学技术让一个人变成这样,有这样的医学讲述吗?他们说不知道。”

 

哈萨克女子迪娜.努得拜哭诉在教育营被“打针吃药” 。(视频截图)
哈萨克女子迪娜.努得拜哭诉在教育营被“打针吃药” 。(视频截图)

每周一次“拌白面”一年4次体检

哈萨克女子迪娜.努得拜,在家乡伊犁尼勒克县经营一家服装公司。2017年11月被当局送入该县驹马场教育培训中心。迪娜说,她当时和12个维吾尔族人同囚一室,吃饭及大小便都在一个小房间内,她们每周会吃到一餐把大蒜和酱油混合一起的面粉,非常难吃:“白面加大蒜、酱油,必须要吃。可是我们全部人(吃了)都不舒服,好多老年人睡不了觉,胃疼得不行,当时每一个星期给一次,我觉得白面有问题。”

再教育营除了每周给女学员吃大蒜酱油拌白面粉,而且当局定期给这些食用者抽血化验,并出动心理医生逐个盘问。这又是为什么?迪娜说:“不到一个月就给我们打针,他们说有感冒的,发烧的不能打,那时候我们全部女性都打了。在里面,我们要3个月1次体检,我在里面不到一年被体检4次。”

 

哈萨克族努尔兰被囚禁在笼子里。(视频截图)
哈萨克族努尔兰被囚禁在笼子里。(视频截图)

现年57岁的努尔兰, 2011年全家移民哈萨克斯坦,2017年8月底,他回到新疆伊犁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9月3日,努尔兰被送入再教育营。他说,当局抓他的理由是在哈萨克斯坦和恐怖分子有交往:“在集中营待了7个月,期间经历了恐怖的审讯毒打,接种了不知名的疫苗,每周吃不知名的药,2018年4月3日突发心脏病,被送回了户籍所在地,被监禁在家里。”

2019年1月24日,努尔兰获准离开中国。他说自己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目前心脏、肾脏、肝脏及睾丸全都发病,几乎残疾,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

记者:宋轶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