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状况受审查 新疆仍实施新一轮拘捕

2018-1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新疆和田武警荷枪实弹戒备。(AFP)
资料图片:新疆和田武警荷枪实弹戒备。(AFP)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从11月6日开始进行第三轮国别人权审查,审议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人权状况。中国代表团成员当天在会上说,在新疆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是基于反恐需要,帮助少数受极端主义侵蚀和影响的人,摆脱恐怖和极端思想。但新疆穆斯林本周二披露,当地正在展开新一轮抓捕行动。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从11月6日起,在瑞士日内瓦进行第三轮国别人权审查,审议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人权状况;在新疆的一百万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遭遇等,已有150个成员国表示向中国提问,中国政府表示重视这次审议,并提交了本国人权报告。

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中方代表团成员乐玉成说,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是基于反恐的需要:“新疆基于反恐斗争的需要,设立教育机构就是要通过教育、帮助少数受极端主义侵蚀和影响的人,摆脱恐怖和极端思想,早日回归社会。防止他们成为恐怖主义的施暴者和受害者。而不是等这些人成为危害他人和社会的恐怖分子后,我们再去镇压、消灭他们”。

乐玉成说,设立职业教育培训中心是为了“挽救”被羁押者。

哈萨克斯坦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创办人塞尔克坚.毕莱喜对本台表示:“新疆当局对哈萨克族人、柯尔克孜族人、塔吉克族人、塔塔尔族人、维吾尔族人进行的镇压,已经到了史无前例、忍无可忍的地步。他们对这些少数群体的打压可以肯定的说是种族清洗。这些族群除少数有宗教信仰以外,其余的都是普通商人、普通农民及普通牧民”。

11月5日,新华社发表专访喀什市职业技能培训中心巴哈尔古丽.艾尔肯等女性学员的报道,指穆斯林学员对自己“误入极端宗教”,表示醒悟。

新疆塔城地区额敏县一位要求匿名的穆斯林,本周二(6日)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最近一周,新疆各地公安开始执行大规模的抓捕行动,许多被释放的穆斯林面临再次被捕的危险,而当局抓人的特点是以年轻人为主。她说,一位穆斯林被抓到哈尔滨监狱羁押,一周后又把他的尸体送回家中:“现在发了一个文件就说是第三次‘严打’(抓人)就开始全面抓年轻人。(公安)白天不抓,晚上过来。凌晨四点多的时候,过来武装警察把年轻人抓走。额敏县的一个村庄,抓走了三十岁的一个小伙子,他身材高大,也许是他反抗了,一个星期以后(抬回来尸体),整个肚子上有手术刀疤,就把尸体送过来”。

 

新疆大城市已很少有少数民族在街上行走

这名穆斯林妇女说,武装的警察要求该名死者的家人立即将尸体下葬,并警告亲友们不得对外披露消息:“武装警察要他家里人赶紧埋葬,不得出声。现在克拉玛依市、塔城额敏县、乌鲁木齐等大城市的大街小巷,很少有行走的少数民族人,城市都快要空了”。

本台记者致电塔城地区公安交和额敏县公安局办公室,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新华社本周一发表的题为“从这里,走向崭新生活——新疆和田、喀什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见闻”专访,该文似乎要对外澄清新疆的人权状况。报道称,在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的巴哈尔古丽.艾尔肯,被父母强迫辍学并嫁给了一个比自己大40岁的“野阿訇”(非宗教教职人员)。巴哈尔古丽跟随丈夫参加非法讲经活动并传播宗教极端思想。报道还提到在和田市肖尔巴格乡一家服装公司生产车间里,布威热则耶.麦麦提托合提正在指导其他女工缝纫衣物。布威热则耶是“受到父亲影响,成为传播极端思想的一分子”。

10月1日及4日,自由亚洲电台率先报道新疆当局把再教育营改造成工厂车间,又将部分穆斯林转移到其他省份。9日,新疆人大通过去极端化条例的修正,加入有关教育培训中心等内容。当时外界质疑北京此举是将“再教育营”合法化。

旅居海外的新疆克拉玛依穆斯林卡哈尔曼对本台表示,在联合国审议中国人权状况之时,中国官媒再度指责外媒,其意图很清楚:“如果外国媒体真的在歪曲事实,我们这些亲人、朋友被抓,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到处写申诉,到处求助各个国际组织。新疆当局之前秘密发布一条消息,说是会放出一些被关押的人员,但是就在昨天(5日)晚上,我得到朋友一些可靠消息,说他们(警察)放人以后,又进行二次抓捕”。

卡哈尔曼的母亲古丽娅,于去年7月下旬在乌鲁木齐机场被抓。卡哈尔曼本周一晚间突然接到获释的姐姐乔丽盘消息,称自己已经获释,但母亲仍遭羁押。卡哈尔曼说,他与姐姐的交流中,发现对方谨言慎行,但他问姐姐是否有警察在身旁时,姐姐叫他“闭嘴”。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