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教育营内情曝光:每周都有人突然消失

2019-02-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正在欧洲议会出席听证会的卧弥尔别克(中)与欧盟人权官员合影。(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正在欧洲议会出席听证会的卧弥尔别克(中)与欧盟人权官员合影。(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新疆克拉玛依一名穆斯林被送入政治再教育营,去年获释。目前身在海外的卧弥尔别克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他在被羁押期间,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人离奇消失,失踪者年龄在13岁至45岁之间。

本台不久前曾报道,新疆众多的少数民族穆斯林被羁押于官方设立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去极端化培训班,以至于很多职位出现严重空缺,当局需要从新疆以外地区招聘人员填补这些空缺。目前正在欧洲的新疆哈萨克族人卧弥尔别克,曾于前年3月下旬在克拉玛依被捕。他被送入当地一所再教育营。他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克拉玛依当地百分之八十的男性穆斯林被捕,他在狱中还发现每周都有被羁押者离奇消失:“我在监狱里,还是在集中营里,每一个礼拜会失踪六、七个或三、四个人。他们无影无踪,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我从(再教育营)出来以后,在克拉玛依市,根本见不到男人。我回到吐鲁番鄯善县,也是这样的情况,来到乌鲁木齐也一样。”

卧弥尔别克估计,哈萨克族至少有约50万人被羁押。他离开中国,到哈萨克斯坦后,发现有数十万哈萨克家庭都有亲友被羁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此次卧弥尔别克应欧洲议会邀请作证,他讲述了在新疆再教育营的亲身经历。他告诉本台,关押他们的囚室可容纳40至50人,其中包括30名年轻人,10名中年人及10名老年人。

卧弥尔别克还披露,每一个星期,再教育营内离奇失踪的少数民族穆斯林大部分是年轻人,年龄在13岁至45岁之间,但他查不到这些人的去向。因此,他高度怀疑这些人已遭遇不测:“什么学校,什么食堂,早已经封锁了。这些信息被严密封锁,我们无法得知实际活摘器官的问题。因为,我只能(在欧洲议会)作证,就是从这个(再教育营)里面失踪的人员,我这一次到欧洲来的目的也是关注活摘器官,第二就是那些无辜的老百姓被关进死亡集中营,在这两个重要的问题上作证。”

此前,卧弥尔别克到日本,向该国及英国、美国记者介绍了集中营的情况。本台前年曾报道卧弥尔别克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交接的霍尔果斯口岸进入中国,其后被关入政治再教育营,同期被羁押的还有卧弥尔别克的亲友。

 

乌鲁木齐查问维族人出国具体活动

进入新的一年,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传出当地公安传唤持有中国护照的维吾尔族人,对他们进行盘问及登记。本台获得的一份问答表格,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公安对当地持有中国护照的维吾尔族进行盘问,内容包括如何出国旅行,谁陪同他出国,如何获得旅行资金,去过哪些国家等。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本台表示,当局试图通过问答填表方式,掌握更多的有关维吾尔族人的信息:“实际上是中国试图通过这种手段,想进一步了解持护照人的相关个人信息,在境外当局无法监控的其他相关信息。这本身就是对持照人隐私的侵犯”。

乌鲁木齐一位要求匿名的穆斯林告诉记者,她的姐姐从再教育营获释后,至今未拿到释放证。公安每周多次上门,警告其不得与境外的亲友联系。这位穆斯林说,他们无法与境外直接联系,只能通过朋友的手机向外传递信息。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洪伟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伊斯兰教的传播导致新疆佛教的消亡,对一个以教法为手段来传播的邪恶宗教,以教徒为战士的准军事组织,能够对抗的做法只能是以牙还牙,否则无法抵御伊斯兰化。

2019-02-05 12:15

姓名名姓

大唐京都

中共把新疆搞得乌烟瘴气,愿新疆同胞不要有民族仇恨,一致抵共,不要仇视汉人,分清真正的敌人与无辜百姓。世界和平!

2019-02-01 18:49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