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牧民代表北京上访遭截访控制

2018-06-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内蒙古磴口县10位牧民到北京上访。(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磴口县10位牧民到北京上访。(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磴口县500多位蒙古族牧民,不满村集体草场被划入自然保护区,而得不到应有的补偿,于是委托10位牧民本周四到北京上访,却被赶到北京的地方政府人员拦截及控制。牧民阿拉腾高娃当天告诉记者,地方截访人员把他们全部冲散,多人被控制,当天傍晚将被送回内蒙家乡。

巴彦淖尔市磴口县沙金苏木巴音乌拉嘎查的10名牧民,本周四(4月28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次日早晨又到纪检委递交举报信,揭发地方官员将村集体的草场划入自然保护区后,未向牧民们提供应有的补偿。牧民还发现政府招商建立的化肥厂,长期排放重金属等污染物,影响当地的生态环境。他们曾多次逐级上访,但都无人理会。此次他们再度进京,继续揭露地方黑幕。蒙古族维权人士新娜本周五(29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阿拉腾高娃她现在在国家民委信访局,截访的过来了,拆散得七零八落,他们10个人在北京,昨天去信访局,(今天)早晨来了(截访的)把他们10个人都拆散了。他们来上访,多年不给解决问题,又是污染,又是草场被侵占”。

中午时分,记者辗转联系到在北京的蒙古族牧民阿拉腾高娃,她告诉记者,地方政府人员将把他们带回去:“ 我现在在北京,昨天到信访局把材料递进去了。我们乡政府的昨天来截访。我现在正在政法委门口,下午他们上班我想再递一份材料。我们昨天来了10个牧民,下午截访的来了,今天要接(我们)回去。我不想回去”。

此次是同一个村的10位牧民集体到北京维权。牧民们在联署信访材料中写道,1998年,政府与巴音乌拉嘎查的178户牧民签署了《草牧场承包合同书》,承包期为三十年。2010 年,牧民们才得知嘎查已划入哈腾涛海国家自然保护区。其实该保护区已于1995年建立,并于2005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该嘎查的73万亩草场均被划入区内,但却未事先告知全村528位牧民,且时至今日,官员也未给牧民们详细交代。由于多年来的草场干旱,牧民的牧业死亡率很高,牧民们贷款和借高利贷开垦点土地、打井,但是当局不让供电部门给牧民拉电,使牧民前期投入的财力、物力、人力化为泡影,有些牧民的房屋都不能遮风挡雨。

阿拉腾高娃说,政府不准牧民返修整盖,也不让牧民修路、盖羊圈和建草棚。牧民们祖辈赖以生存的地方成为国家的自然保护区,但牧民的生活失去了保障。她说:“我们的草场,2005年被政府划入自然保护区,到现在为止没有出过一分钱补贴。开地,建羊圈,都不让”。

另外,2015年11月2日,內蒙古德源肥业有限公司入驻当地,生产有机肥料。牧民称,化肥厂排放废气及粉尘,严重污染了周边环境,特别是刺鼻的异味令人头晕。牧民曾围堵化肥厂抗议。在警方的干预下,化工厂承诺改善环境,但该工厂未兑现承诺,继续排放污染物。

本台记者致电磴口县信访局,但无人接听。

兴安盟科右前旗新宝力高嘎查牧民吴玉凤对本台说,她过几天也会去北京上访:“我再过几天去,其实不是我个人的问题,是大集体。村书记是洪满庭,嘎查长是罗永勤,会计是王达俊,妇联主任,告他们四个人。我们存的低保,还有贫困户,都是不公平办理。应该得到的人得不着,不应该得到的人都有了”。

蒙古族牧民吴玉凤称,村集体的土地保险,被干部超额支付,而普通牧民的保险费则被克扣。她以个人为例,每亩地每年100元人民币的保险费,80亩地被算作五亩,一年仅得500元人民币。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寇天力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