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政府背景公司骗取牧民畜牧资金

2018-08-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内蒙古12名牧民代表到呼和浩特求助。(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12名牧民代表到呼和浩特求助。(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乌兰察布、额尔多斯等盟市牧民,本周一(8月20日)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上访求助,反映购牛被骗。12位牧民带着内蒙四个盟市10个旗县的250户牧民的请愿材料上访,并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公开信求助。

来自内蒙古的12名牧民代表本周一在呼和浩特,向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公开信称,三年前,内蒙古农牧业厅下发通知让各盟市农牧业局“协助中合三农有限公司申报种养殖基地”,《内蒙古日报》也于2016年2月28日公开发表“内蒙古建立10万头肉牛无风险养殖渠道”的报道。牧民以为政府全力支持“中合三农集团”,所以当时有250多户农牧民与“中合三农集团”签订了“种牛养殖及回收合同”,且共计向该集团缴纳了2700多万元的购买新西兰黑安格斯牛的订金。

但三年后,上述公司已经人去楼空,牧民近三千万元订金血本无归。蒙古族维权人士新娜本周一对自由亚洲电台说:“250多户农牧民代表,今天来了12个人,四个盟市,8个旗县。他们没有别的出路了,给习主席写公开信,是他们的强烈要求,他们那里有很多村长就是因为上访,都被撤职”。

公开信联署人李永在对本台记者说:“我叫李永在。我订了50头安格斯牛,在清水河县城关镇买地盖棚圈等,贷款借钱近百万,等中合内蒙古三农农公司的牛到现在即没牛也没钱,现在银行每天向我逼债。我已走投无路了。2017年春内蒙古电视台就报道过我们清水河县购牛农民被骗的事儿。清水河县是贫困县,全县农民就订了1300多头牛”。

另一位请愿者丁继清对记者说,他是鄂尔多斯杭锦旗农民。当年他因相信了农牧业厅的文件宣传,订了68头新西兰牛,买地盖牛棚借钱近70万元。如今三年过去了,牛没见到,钱也不退。他却因相信政府陷入困境。现在银行起诉他借款不还亲友们也天天逼债,整日东藏西躲。

丁继清说,鄂尔多斯地区是全区购牛被骗的第二大群体,有20多户农民也和他一样购牛被骗。

另一位牧民李福和,今年已67岁,乌兰察布凉城县人。因为上访,他担任20多年的村长职务被撤。他说,2016年,看到内蒙古农牧业厅的文件,还听说引进新西兰牛的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的会长是韩振祥,韩振祥是乌兰察布盟原盟委书记,他因此相信“三农公司”的养牛项目,于是订购了100头牛。除了25万元定金,李福和还投入其他设施65万元,结果连牛带钱被骗。他还披露,乌兰察布盟是这次购牛被骗的重灾区,共有80多户农民被骗得血本无归。

本台记者致电乌兰察布凉城县政府办公室,但始终无人接听。

兴安盟科右中旗蒙古族牧民苏步道称,他从三农公司预购了新西兰进口牛40头,他交购牛订金10万元。但三年后,不见牛,更拿不到钱。他妹妹买牛所借贷高利贷,加上利息,现已无钱归还,生活陷入了困境。最终丈夫与其离婚,自己又被疾病缠身。苏步道希望习近平能帮助牧民讨回公道。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郭度)

附件:购牛订金被骗百姓给高层领导的公开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习近平主席:

我们怀着十分悲愤的心情给你们写这封信!三年前2016年2月22日,内蒙古农牧业厅下发通知让各盟市农牧业局“协助中合三农有限公司申报种养殖基地”(注3),《内蒙古日报》也于2016年2月28日公开发表“内蒙古建立10万头肉牛无风险养殖渠道”的报道(注4 )。不久各旗县的老百姓也纷纷通过政府渠道看到了“中合三农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黑安格斯肉牛购养实施方案(2016.2.19,)”等相关文件(注5),虽然老百姓并不知中和三农公司的底细,但因有内蒙古农牧业厅和各级政府的推广及退休高官占98%的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的背书,很快就有250多户各地农牧民与中合三农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签订了“种牛养殖及回收合同”(注6 ),且共计向三农公司缴纳了2700多万元的购买新西兰黑安格斯牛的订金。

三年过去了到现在牛没有钱不退公司高管也被抓三农公司已人去楼空,曾经积极忽悠老百姓的各级政府官员均推脱责任!大家除了交购牛订金外每家还投入巨资盖棚圈租地种植饲料,后期的其他损失比订金损失还大!许多人都是向亲朋好友借钱或信用社贷款及借高利贷筹钱的,现因三农公司的违约及政府官员的失信我们已陷入绝境走投无路:许多家庭夫妻反目妻离子散,更多的人每天被追债或遭法院起诉或被拉入黑名单东藏西躲丧失尊严,更有甚者有人因承受不住打击而精神失常!我们恰是因相信政府相信党的干部才义无反顾大胆投资的结果却被骗的血本无归!谁之过?时至今日内蒙古已无政府部门出面担当倾听我们的申诉及负责解决问题了!进京上访要么被遣返要么被行政拘留,中央巡视组收到我们的上访材料后责成当地政府限期解决问题但也至今无音信(注7)我们这些曾相信政府相信党的底层人民现在居然被人民的政府视为“维稳对象”和社会弃儿(注8)!实在是忍无可忍才向上投诉期盼您能主持正义为我们讨回公道!

一、美丽的承诺和购牛风波的幕后推手

各地农牧民之所以积极预交购牛订金且敢于借钱贷款冒险投巨资,主要是各方面的承诺实在是太“美丽”!——内蒙古农牧业厅2016年初在给各盟市农牧业局下发的红头文件中承诺“利用中合三农集团这个平台打开我区农牧业产品销路,,,得到国家在政策和资金上的支持”;中合三农内蒙古公司的承诺更棒“新西兰的安格斯种牛价格14500元,农牧民可先付2500元,公司帮购牛户解决3分之二的银行低息贷款,公司负责回购牛犊,每购一头牛公司给补贴1500元”;《内蒙古日报》更是对三农公司的经营模式高度评价“提供优良品种——贷款担保——技术支持——养殖保险——产品回收,真正让内蒙古的养殖户实现无风险养殖,帮助大家共同致富”。显而易见政府文件和官方媒体的推波助澜及中合三农公司的种种优惠条件,才使得广大农牧民趋之若鹜!短短半年多时间里就有250多农牧户签约并预交购牛订金2700多万元。

资料显示“购牛风波”最早是由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发起的。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出访新西兰期间,与新西兰签订了进口50万头肉牛的项目,该项目由中合三农集团全权负责实施。2015年10月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与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合三农集团签约挂靠决定在内蒙古成立其子公司,于2016年始把新西兰的黑安格斯肉牛引进内蒙古10万头。2016年1月5日中合三农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注册资金1千万元。2016年1月20日,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给内蒙古农牧业厅提交了一份书面《汇报提纲》,告知农牧业厅“内蒙古三农有限公司已与总公司签订进口10万头肉牛的合同,,,请求农牧业厅协助组织落实并指导后续的工作”还“建议请内蒙古农牧业厅给各盟市农牧业局下文申报”,内蒙古农牧业厅时任厅长郭健于次日立即批示:做好前期工作,有事与周文毅会长具体联系!周原是农牧业厅的副厅长退休后任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名誉副会长,还任三农内蒙古分公司的高级顾问(注9)。2016年2月26日在呼和浩特举行了“中合三农(内蒙古)有限公司成立揭牌暨三农产业肉牛肉羊供应基地授匾签约仪式”北京总部的中合三农集团董事长任怀深和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会长韩振祥二位亲自与会揭牌和授匾,中合三农内蒙古分公司业务正式启动。谁是幕后推手昭然若揭!

二、谎言的崩盘和政府官员的推诿逃脱

中合三农内蒙古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网上显示为一千万元这显然是虚假资讯,否则公司也不可能在成立半年多就因资金链断裂而业务彻底崩盘;内蒙古三农公司的《工作简报》也显示,公司成立初期张景华总经理就忧心重重地给促进会领导们汇报说“对进口肉牛希望总部能具体明确优惠政策,具体确定国家的补助数额和补助渠道”;“各基层企业合作社普遍存在资金短缺问题,集团公司在融资方面有没有具体的操作方案及相应的解决办法?”但直到2016年下半年购牛的政策补贴及银行贷款俩大问题一直未能解决,三方合作及管理的混乱一览无遗!2016年9月29日,内蒙古自治区农牧厅发布的内农牧畜发(2016)  338号文件指出:每头进口母牛补贴5000元,补贴引进的种母牛要向农牧民倾斜,补贴直接下拨盟市(注10),请问内蒙古农牧业厅的种牛补贴到底下拨了吗?总之注册资金造假曾经承诺的政策补贴和银行贷款也是假话,农牧业厅的红头文件也没有公信力,购牛订金的去向也不明!北京总公司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内蒙古农牧业厅中合三农内蒙古有限公司都没兑现承诺,所以业务崩盘在所难免!

2016年后半年按签约合同该付牛时没来牛,没牛也不退钱,购牛户纷纷维权!谁的过错?找谁讨说法?1,受害村民找到促进会的顶头上司内蒙古政协讨说法,政协却说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早于2014年9月30日前就与政协脱离关系了,那么高官云集的促进会为何要在6,23日的合作协议上签上“政协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的大名呢?请韩振祥会长做出解释(注11)!2,被骗农牧民找内蒙古农牧业厅时,开始还接待最后干脆连大门都不让进了,当初恰因内蒙古农牧业厅出具了红头文件我们才对三农公司信以为真,内蒙古农牧业厅在这场骗局中难逃干系!3,找中合三农内蒙古有限公司要账多次无果,最后2016年年底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都被抓起,不久公司也撤摊渺无踪迹;4,我们给内蒙古信访局举报,却发来“不予受理告知书”(12)!曾经积极举荐的政府官员们丧尽天良没有担当,出事后极力回避都成了缩头乌龟!

三我们的诉求如下:

1、恳请上级相关部门组成工作组彻查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在“购牛风波”中的严重责任!责令其回答为何早已与内蒙古政协脱钩了还要继续欺诈?“购牛风波“的重灾区乌兰察布的老百姓就是因看到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的会长是原来的盟委书记韩振祥才相信党的干部积极购牛的,出事后韩振祥却退了会长一职没有丝毫担当,农牧民找他讨说法时还让黑社会成员对维权百姓大打出手!韩振祥就是“购牛风波”的幕后黑手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2、内蒙古农牧业厅在“购牛风波”中也起到了极坏的作用,广大农牧民就是因相信了农牧业厅的红头文件才信任中合三农内蒙古有限公司而积极购牛的,出事后农牧业厅相关人员却对维权百姓说农牧业厅2016年2月22日发的文件无文号没有法律效应!请彻查到底是什么人出台的这个无文号文件欺骗底层农牧民的?!后来农牧业厅还发文答复我们时说帮我们寻求法律援助,但我们给律师打电话时却无人接听!

3、北京中合三年集团总部持股51%,还每年要内蒙古子公司时交挂靠费100万,他们曾签约承诺尽相关义务,但出事后不承担一丝责任也另受害百姓鄙视!也望彻查和追究北京总部中合三农集团的连带法律责任!

4、中合三农内蒙古有限公司是“购牛风波”的直接责任人难逃其就,但我们认为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俩个公司高管身上,以集资诈骗罪起诉他俩而相关部门的其他责任人没被追究法律责任我们以为有失公允!因这些人都是一伙的且漏网的还是大鱼,若法律判决不公我们将继续上告!

5、我们这些购牛订金被骗的老百姓强烈要求高层关注我们的诉求,重视我们目前的困境,把我们的购牛订金及其他损失及早还给我们!对那些欺骗百姓的无良官员予以严惩!以恢复政府和党的公信力!

此致

内蒙古自治区及区外购牛订金被骗的十个盟市24旗县农牧民(名单后附)
2018年8月20日

后附:
1、内蒙古自治区及区外购牛订金被骗的十个盟市24个旗县农牧民签名画押;
2、“购牛风波”相关资料及购牛订金被骗农牧民维权大事记;
3、2016年2月22日“内蒙古农牧业厅”无文号文件;
4、2016年2月19日《中合三农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黑安格斯肉牛购养实施方案》;
5、2016年2月28日《内蒙古日报》报道;
6、三农公司与一养殖户签订的《种牛养殖回收合同》;
7、中央巡视组巡视内蒙古“回头看”自治区信访工作组内信组函(2017)54号“关于陈龙维信访事项的交办函”
8、2017年9月25日《信访隐患预警通知书》;
9、2016年1月20日内蒙古对外交流促进会给内蒙古农牧业厅的《汇报提纲》;
10、“内蒙古自治区农牧业厅(2016)338号文件;
11、2016年3月24日三方签署的“关于设立中合三农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合作协议”;
12、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办公室2017年5月3日给陈龙维等先生的“不予受理告知书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