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营入地二十米深 囚室内设六个铁笼 人如鸟兽

2019-09-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9年5月31日,新疆地区和田市郊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资料图片:2019年5月31日,新疆地区和田市郊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两名不久前从中国获释的哈萨克族人,近期向世人讲述了他们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的一段亲身经历。新疆部分教育营监狱,深处地下二十米,羁押者被关在囚室中的六个铁笼内如同鸟兽。有人被强行注射、接种不知名的疫苗等,也有人失去生育能力。目前多名获释者离开中国后,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一间医院接受治疗。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羁押了众多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但中国政府始终否认外界的这一说法,并解释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教少数民族汉语,培养他们工作技能。在哈萨克民间组织协助,以及国际社会的干预下,部分人有幸获释,并在哈萨克斯坦外交部的协助下,抵达哈国的阿拉木图。

 

 

现年31岁的受害者叶儿哈利.叶儿灭可,原籍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萨尔布拉克乡,2012年移民哈萨克斯坦,并取得哈萨克斯坦绿卡。叶儿哈利在哈国从事边境贸易,直到2017年11月9日入境中国后,在霍尔果斯市被公安抓捕。当局指控他的罪名是曾经在当地一清真寺做伊玛目(领祷人)、使用了被中国禁止的Whatsapp通讯工具,多次出入哈萨克斯坦等。因为中国政府已将哈萨克斯坦列入二十六个恐怖主义国家之一。

 

叶儿哈利.叶儿灭可。(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叶儿哈利.叶儿灭可。(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叶儿哈利通过翻译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当时他戴着手铐脚链、黑头套被送入拘留所,押在老虎椅上,被迫吸烟及喝酒(穆斯林不烟酒)。在审讯一周后,公安将叶儿哈利送入伊宁市监狱,再度严刑拷打,逼其认罪。他说,当时每天只能吃一块馒头,加一杯水。一周后,又把他转移到霍城县集中营,也就是官方对外所称的教育培训中心。”

哈萨克斯坦人权机构阿塔珠儿特志愿者组织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成员对记者说:“审讯他们的有维吾尔族人,还有哈萨克族警察,这两个求助者都是在农场长大的孩子,汉语水平很低,他们都不太乐意,说不好汉语,无法表达内心真实想法。这两个人(叶儿哈利.叶儿灭可和图尔孙别克.哈利)今天都在阿拉木图的医院里接受治理,因为他们的身体状况非常差。”

中国官方在今年发表的《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中称,进入教培中心的学员有三类,主要包括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情节轻微,尚不构成犯罪的人员。参与恐怖活动,尚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能够认罪悔罪或自愿接受培训的人员。并称,对上述人员,通过“集中培训、寄宿学习、实践培养”等多种形式开展免费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并在学员考核达标后颁发结业证书。学员结业后,可以自主择业。

对此,叶儿哈利说,他在营内六个月不准接见任何人。六个月过后,每隔三个月可以视频会见亲属一次:“每天全天上厕所小便两分钟,大便五分钟,白天全天都得坐在椅子上不能动弹,晚上进入牢房,牢房面积三十平米,住十八个人,双重门被反锁,饭从门缝送入,牢房内每天给一个铁桶,所有人大小便就在这里,牢房内全是视频语音监控摄像头,然后隔三差五的被暴打。”

 

资料图片:2019年6月2日,新疆喀什地区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资料图片:2019年6月2日,新疆喀什地区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叶儿哈利说,他所在的教育营内关押了至少五千人,有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回族等少数民族,他们每天要参加新建教育营的体力劳动。2017年8月,这些在押人员新建了一个可容纳一万人的教育营。他还说,在霍城县有三座关押一万人的教育营和一座羁押五千人的小营。

2018年4月7日,叶儿哈利被以“做伊斯兰教祷告”判刑3年。他说:“我们被强行接受疫苗育种,目前病情发作在哈萨克斯坦接受治疗。2017年11月9日被捕到2018年12月24日才走出集中营,在我被逮捕到集中营期间,我的父亲多方申诉,要求释放我,但是老人因为申诉也被送进集中营关押了六个月,在萨尔布拉克镇集中营,原该镇清真寺被改造为集中营”。

另一位获释者图尔孙别克.哈利来自新疆额敏县,2016年8月移民哈国。2017年9月,图尔孙别克在霍尔果斯口岸入境时被捕。被捕理由和叶儿哈利相似。他被羁押在额敏县一座新建的再教育营地下室。他说:“在地下二十米深处,那里有很多房间,每个约十平方米,每个房间有六i个铁笼子,每个铁笼子关押一个人,铁笼子很小,一平米左右,人进去很挤,他被从下午三点关入铁笼子至第二天凌晨两点,然后又带到审讯间,绑在铁制椅子上。”

图尔孙别克说,公安每个数小时就把他关入小铁笼子,在笼子里不准睡觉,只能坐着。看守员拿着铁棍,看谁睡着就打醒。他的腰部、胸部及耳部,耳朵被打致内出血,然后又把他押回地下二十米深的监狱,继续关押。整个过程持续一周。他说:“然后又被库尔特乡派出所传讯,说我暴露了我妻子的弟弟在集中营被折磨自杀致死的消息,到哈萨克斯坦的妻子那里。我见到了从小孩到八十多岁老人都被关押在集中营。只要是有信仰的哈萨克族,企业家,普通农民都被送入集中营。”

 

图尔孙别克.哈利。(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图尔孙别克.哈利。(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2017至18年期间,各地新建及扩建了大量再教育营。本台曾报道,当地的学校、批发市场,乃至部分献血捐献中心被用来羁押穆斯林。图尔孙别克说,额敏县各个乡镇的四十多座清真寺被毁,连死人坟墓上的伊斯兰痕迹也被拆除,额敏县修建了很多地下集中营,包括新建建设兵团农九师等,有些家庭五个人被关押集中营。图尔孙别克说,他的小舅子不堪折磨,自杀致死。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翻译对本台说:“叶儿哈利、图尔孙别克两人受到残酷的迫害,这是中共自己拍摄的日本731部队在新疆复活了,而且更加残酷。新疆有少数人从集中营走出了中国的国门,目前在阿拉木图接受治疗,有很多人没有生育能力,肝脏、肾脏、心脏等都出现严重问题,有些人颅内出血。目前正在接受治疗。”

阿塔珠尔特希望全球民主国家继续关注新疆少数民族所遭遇的人间惨剧。

记者:乔龙 责编:陈美华/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