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改變羈押方式 多人被判刑入獄


2019.10.07 18:2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P_19071294620496.jpg 在國際輿論壓力下,新疆當局自今年五月前後,將一批關押在所謂培訓中心的穆斯林判刑後移送監獄羈押。(資料圖/美聯社)

在國際輿論壓力下,新疆當局自今年五月前後,將一批關押在所謂培訓中心的穆斯林判刑後移送監獄羈押。哈薩克斯坦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近期披露了新疆多地有穆斯林被判刑的個案。對於哈國外交部長上週表示,大部分新疆哈薩克人已經獲釋,但該組織認爲,被羈押在教育營的中國少數民族穆斯林中有一部分人並未獲釋。

最近中國新疆地區傳出當局關閉職業培訓中心的消息,甚至連哈薩克斯坦外交部部長木克塔爾上週五(10月4日)都表示,中國再教育營沒有哈薩克族人,他們已經全部獲釋。對此,哈國阿塔珠爾特人權組織表示,就他們所掌握的信息而言,新疆仍然有很多哈薩克人被羈押,有的已在今年五月至八月期間被判刑。該組織舉出很多個案,另有被羈押者家屬對本臺證實他們的親友于今年5月間被判重刑。

哈薩克族卡米努爾.沙特瓦力德。(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哈薩克族卡米努爾.沙特瓦力德。(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哈薩克斯斯坦阿塔珠爾特人權組織成員浦合江對自由亞洲電臺說:“卡米努爾.沙特瓦力德,1989年9月11日出生,住新疆伊犁地區特克斯縣喀拉拖海鄉,他於2018年3月12日無緣無故被抓,他的兩個孩子,還有他的妻子,他的父母都有病。他到現在沒有一點消息,不知道在哪一個看守所,哪一個培訓中心(教育營)。”

卡米努爾.沙特瓦力德身分證。(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卡米努爾.沙特瓦力德身分證。(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另一位被羈押在新疆再教育營的叫別爾涅斯別克,不久前被判刑。浦合江說:“別爾涅斯別克.耶爾別克拜,1971年3月24日出生,這個人住霍城縣(建設兵團)61團森林牧場3連光明街。這個人在2018年11月28日被抓走以後,現被判刑11年。現在被關奎屯市看守所,還是監獄,我們不能確定。”

相比別爾涅斯別克,另一位穆斯林的刑期更重。浦合江對本臺說,57歲的宗教人士木爾贊,因做禮拜,被判刑14年:“木爾贊.巴合提汗是在1962年7月7日出生,2018年8月14日抓走,2019年5月28日被判刑14年。他住哈密地區巴里坤縣紅山農場6村。”

別爾涅斯別克.耶兒別克拜被判刑11年。(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別爾涅斯別克.耶兒別克拜被判刑11年。(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另有四口之家被捕。浦合江說,被捕家庭的孩子被送入孤兒院:“一家裏面四個人被抓,孩子被送入孤兒院,他有一個五、六歲的小孩和他的妻子。這個人叫金額斯汗,他的父親叫加恩博爾巴耶。住新疆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小營盤,2017年被抓,被判刑8年。”

浦合江說,金額斯汗的姐姐拉撒提汗.哈尼別克也在2017年被捕,並被判刑10年。拉撒提汗的丈夫堆山艾合馬提汗也被捕,他們的兩個女兒一個送孤兒院,另一個個送給親戚照顧。金額斯汗的另一位姐姐海尼古麗也被判刑10年。

被以“宣言極端主義罪”,木爾贊.巴合提汗被判囚14年。(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被以“宣言極端主義罪”,木爾贊.巴合提汗被判囚14年。(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上週五(4日),哈薩克斯坦外交部長木克塔爾提列白兒地 (Muhtar Tileuberdi )公開表示,"中國再教育營沒有哈薩克族人已經全部獲釋”, 他還說“這個信息通過高度證實,是可靠的信息”。對此,當地民間阿塔珠爾特人權組織認爲,這是一條虛假信息。

阿塔珠爾特負責人別克雜提本週一(7日)對自由亞洲電臺說,中國只是關閉了極少數再教育營,絕大部分仍在運作:“這個信息是中國給哈國外交部提供的,我們阿塔珠爾特志願組織認爲,這是一個虛假的信息。中國集中營內,現在還有幾十萬哈薩克族,幾百萬其它民族。我們認爲中國共產黨再一次欺騙全世界人民,其中也包括哈薩克斯坦。”

金額斯汗一家四口被抓,其孩子送孤兒院。(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金額斯汗一家四口被抓,其孩子送孤兒院。(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另一位哈薩克斯坦公民努爾凱·圖森格(Nurkhay Tursyngul)對記者說,她的丈夫、58歲的賈爾肯別克·卡勝巴依(Kasheng Bayi)於2017年6月被新疆博樂市的警察逮捕。最近得知被判刑10年。努爾凱懇請世界人權組織提供幫助。敦促中國政府釋放她的丈夫。

別克雜提表示,絕大部分哈薩克等少數民族仍被羈押在集中營或監獄。即使釋放的少部分人因受到酷刑或生化針劑、藥物、食物或飲水等方式的迫害,不是內臟損傷,就是精神失常,還有人喪失了生育能力。

記者:喬龍 責編:陳美華 胡力漢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