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妇女苦寻家乡22亲友 10年竟一无所获

2019-10-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疆伊宁硕拉克村维吾尔村民合营。(古丽巴拿木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伊宁硕拉克村维吾尔村民合营。(古丽巴拿木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一名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维吾尔族妇女用了十年时间,找寻其在新疆伊宁市硕拉克村的二十二位亲友,奇怪的是连一个村民的信息她也找不到,她形容全村村民就如人间蒸发。

哈萨克斯坦人权机构“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上周二(10月8日),该组织接到一位维吾尔女士古丽巴拿木(Roziyeva Gulbanam Yemenjanovna)登门求助。目前居住在阿拉木图的古丽巴拿木对该组织成员说,她的两个大伯和一个叔叔,另有其堂兄妹等二十二个人居住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硕拉克村,但已经十年无法联系到他们。古丽巴拿木在此期间,曾多次尝试寻找在硕拉克村的亲友,也曾使用各种方法,但始终无法得到他们的任何消息。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负责人别克扎特.马赫苏提汗(BIEGZAT.MAHSUTKHAN)对本台说,现年57岁的古丽巴拿木,其父亲来自新疆。他们会设法继续寻找古丽巴拿木在新疆的亲戚。别克扎特还向本台出示了失踪者的照片:“这些照片都是她亲戚的,还有她堂姐堂妹的,全都是维吾尔族人。她也是当地哈萨克人,不会讲汉语,她是土生土长的哈萨克人。她的爸爸是新疆出生的,然后迁移到哈萨克。她的爸爸是六十年代迁移过来的。她估计那个村庄大概有一千五百人,居住的全都是维吾尔族人,几乎没有其他民族。”

古丽巴拿木在家乡的亲友,10年无音信。(古丽巴拿木提供/记者乔龙)
古丽巴拿木在家乡的亲友,10年无音信。(古丽巴拿木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维族妇女忧失联村民或已全被关进再教育营

古丽巴拿木对阿塔珠尔特组织说,她也试图寻找与她家亲戚居住在同一个村庄的其他村民,她足足找了10年,竟然连一名村民的信息也没有,感觉非常奇怪,仿佛那个村庄的村民人间蒸发了似的。前不久,古丽巴拿木在网络上看到一位俄罗斯记者关于新疆的视频,在视频中,古丽巴拿木看到新疆某个村庄的村民,全都被关进政治再教育营里或监狱,房屋没有一个人。街道空空荡荡。她才意识到,她的亲戚和硕拉克村村民,可能都被关进再教育营或监狱里,其他可能她不敢想象。

本台记者周一(10月14日)多次致电伊宁市查号台及多个乡政府查询,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而在谷歌和百度地图上,均未显示硕拉克村。

生于哈萨克斯坦的古丽巴拿木。(古丽巴拿木提供/记者乔龙)
生于哈萨克斯坦的古丽巴拿木。(古丽巴拿木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新疆“七五”事件后,当地有众多维吾尔族村落出现人去屋空的情况,有些人被送入再教育营,有的被判刑入狱。他说:“强制性失踪在当地是普遍现象,任何人随时都有可能被强制关押,导致集体失踪,在当地,中国政府一直采取各种措施进行掩盖。因此在当地一些村落出现人员的减少,甚至有些村庄已经没有维吾尔人。”

哈族青年在新疆遭酷刑对待

世维会表示,希望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新疆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离奇失踪的现象。

本台上周曾报道,两位新疆哈萨克族男子木拉格尔.阿里木和哈斯铁尔.木沙汗逃离中国,抵达哈萨克斯坦寻求政治避难。据阿塔珠尔特组织说,上述两名哈萨克族于10月1日凌晨,从额敏县骑摩托车,来到中哈边境铁丝网附近,趁夜色翻越边境铁丝网,进入哈国。他们两人沿途挖野菜和干果充饥。最后抵达位于阿拉木图的阿塔珠尔办公室。

古丽巴拿木在新疆家乡的其中两位亲戚。(古丽巴拿木提供/记者乔龙)
古丽巴拿木在新疆家乡的其中两位亲戚。(古丽巴拿木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现年二十五岁、曾经被逼供及判刑四年的逃亡者木拉格尔说,他最近连续多次被传唤到公安局,连续24小时被吊起来严刑拷打。他的一位同学因为担任清真寺伊玛目,被判刑十三年,他的姐夫祷凯(DAOKAI)也因为是伊玛目,被羁押在政治教育营达十八个月,获释时,已无法站立。木拉格尔还说,在额敏县城,有7所再教育营,每个营羁押了500-700人。每一个小监室内囚禁了11-14人。额敏县也木勒牧场有一千户人家,九百户都曾经被送入集中营。

另一位逃亡者哈斯铁尔说,他还亲眼见到被审问的人昏倒在地,然后狱警说其假装昏迷。阿塔珠尔特在其博客发文引述哈斯铁尔说,一位被审问时昏倒的男子被去指甲,被打了三次针后死亡。在新疆,死者不能进行宗教安葬仪式,坟墓上不能有宗教标志。少数民族办理婚事,须提出申请,参加人数不得超过三十人等。当局还强行要求少数民族与汉族通婚。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陈美华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