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被判囚22年死于教育营 尸体不给家属

2019-11-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者迪力夏提.吾力拜依被囚两年后,本周获准会妻。(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记者迪力夏提.吾力拜依被囚两年后,本周获准会妻。(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伊犁政治教育营内一穆斯林离奇死亡。海外哈萨克人努尔札特说,他的父亲阿山.俄拉皮牙被判囚22年,其后猝死在教育营内,但当局拒绝将尸体交由家属处理。

现定居于哈萨克斯坦的一位穆斯林努尔札特.阿山(Asan Nurzat)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的父亲阿山.俄拉皮牙和儿子居马努尔.阿山,2017年10年月回到中国新疆伊犁昭苏县喀夏加尔乡,其后双双被捕,并且被送入政治再教育营。早前他的父亲被判刑22年,最近获告知父亲在被羁押期间突然死亡。努尔札特.阿山通过哈国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的翻译告诉本台:“阿山. 俄拉皮牙的小儿子居马努尔.阿山,他们两个人都被抓入集中营,还有他(阿山)的儿媳妇,即居马努尔的妻子。小儿子居马努尔.阿山,他们在集中营外面,警察带他们做工的时候,他的爸爸和小弟弟见面了,爸爸突然晕倒,去世了。反正没有把尸体交给家人”

穆斯林阿山.俄拉皮牙的中国身份证(家属提供)
穆斯林阿山.俄拉皮牙的中国身份证(家属提供)

努尔札特说,父亲猝死后,当局未将遗体交给亲属。而他的小弟弟居马努尔于当年(2017年12月)被判刑25年,罪名则是“做礼拜”,“非法从事宗教活动”,现羁押在巩留县卡拉布拉监狱。他的弟媳也因做礼拜被关押,获释后时常被公安传唤。努尔札特又说,当地村内的清真寺阿揈,都被关入监狱。当地的亲友被禁止与身在哈国的努尔札特通话。

 

 

新疆大部分在押的年轻少数民族人仍未获释

新疆伊犁一位前村长木拉提告诉本台,新疆再教育营羁押众多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事件,受到各国政府和人权机构关注,当局为了减轻压力,自去年9月起,逐步关闭教育营,释放一批年长者,但大部分年轻人被转移到新疆以外的地区。他说:“听说现在转移到甘肃、山东等很遥远的地方,转移到山里,(当局)办一个厂,就在那里工作。”

木拉提说,当局在新疆南部的山谷中新建了监狱,部分监仓设在地下室内,外人很难发现。

本台上周二(19日)曾报道,新疆伊宁县记者兼作家迪力夏提.吾力拜依和两个妹妹巴给拉.吾力拜依、巴合提古丽.吾力拜依被羁押于政治再教育营,至今已经两年。他们在哈萨克斯坦的家人古来夏周五(22日)告诉本台,她收到最新消息,当局本周获准其嫂子去监狱探望二哥迪力夏提,并且告知今后每一个月可探监一次,通话一次。她说:“让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嫂子和我的二哥哥相见了。这是我哥哥被抓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的嫂子库尔乐西汗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哥哥。但是这次教育营准许我的嫂子见我的哥哥。我的嫂子说我的哥哥瘦了,非常像有重病。”

迪力夏提的妹妹巴给拉,官方说近期获释。(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迪力夏提的妹妹巴给拉,官方说近期获释。(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被关押者获本台报道后待遇得到改善

古来夏还说,当局除了获准她的嫂子每个月探监一次,还告知她的小妹妹巴给拉很快会释放:“这个星期内相见的,我们认为肯定的是,100%的是记者们报道起到了作用。您报道的这个新闻,我在谷歌网第一页看到了。还有我的小妹妹从被抓走至今,她的丈夫都不知道她被关在哪里,但是最近他们收到信息说,我的小妹妹也要被释放,说我的小妹妹无罪,快释放了。”

巴给拉的两个孩子。(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巴给拉的两个孩子。(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古来夏在此特别感谢美国媒体。她说:“我非常感谢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和所有工作人员,帮助了我们在新疆无辜受苦受难的亲人。多谢你们的关注和报道。我也呼吁全世界更多的社会和组织关注新疆法西斯再教育营事件,让所有无辜受折磨的人早日和家人团聚。”

现年57岁的迪力夏提,先后在《伊犁日报社》、《奎屯日报》从事记者、翻译及文学总编辑等工作。他曾翻译《格兰特船长的女儿》等15本文学书籍,《自由》等30多本短篇小说以及3部电视剧。2016年,迪力夏提回国,两年后和两个妹妹被捕。至今当局没有给他们定罪,属法外羁押。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许书婷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