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警察过劳死频发 反恐形势日益紧张


2017.01.17 11:55 ET
南疆一处建筑写着维稳标语(受访者提供).jpg 南疆一处建筑写着维稳标语(受访者提供)

新疆自去年底发生墨玉暴恐事件后,在多地实施戒严,大批武警及特警日夜巡查。正值今年新年之际,有当地消息指,警方严阵以待,不断提升安保措施。自1月3日起,当地不断传出多名警察怀疑因形势过于紧张导致的过劳死事件,有不少当地警察同行转发评论,透露了更多新疆维稳反恐细节。

就在反恐形势日益紧张之际,新疆不断传来警察过劳死事件。自1月3日起,仅经中国官方证实的消息就有至少2起,包括于1月15日去世的喀什地区塔西南公安局交警支队长连龙;于1月3日去世的巴州公安局综合情报信息研判支队支队长高庆江等。

另据多个涉及警方消息的微博账号公布的名单显示,死亡的公安警察还包括1月7日去世的喀什地区岳普湖县检察院带班领导阿不力克木;1月9日去世的和田县公安局罕艾日克镇派出所警务室民警赛买提;1月12日去世的皮山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民警玉苏普· 库尔班尼亚孜。另有和田县公安局斯玛瓦提派出所民警买托合提,和乌鲁木齐水磨沟区新兴街派出所成功社区民警姚红军,两人分别于本月13日及4日,因过劳诱发疾病送往医院抢救。

有自称买托合提同事的网民写道:

“那个被抢救的就是我们派出所的,本来他有心脏病。那天我们开研判会,会议快结束的时候,他说身体有些不舒服,晚上我想起来有线索要找他核对,电话怎么也打不通,第二天才知道已经拉去抢救了”。

被新疆警方重点管控的一名维权人士告诉本台,中国当局刻意在新疆制造紧张气氛:

“我出去他们经常会跟着,他们就说这样一搞你不知道要得到多少钱。到了这种程度就有点荒谬了,为了向上面表示一下他们对这个事情的重视,就是说形式主义比较重。新疆地方跟上面基本上是脱节的,都是应付差事,他们把它故意制造的特别紧张,他维稳这块比较容易,不会影响整个大局。”

连龙在去世前一刻对着镜头敬礼的照片,经中国官媒发布后,在网络上获得大量转发。有当地网民直言感谢警察付出,许多新疆警察纷纷留言指工作太辛苦。有警察指,同事们目前都是高强度运转,“前几天连着上了三天三夜基本没合眼,第三天心脏跟针扎一样的刺痛,那一刻自己都害怕了”。还有警察曝光,日前又有一名和田洛浦县的协警过劳死去世,各个派出所正在派发救心丸。也有自称警嫂的留言指,“能不能麻烦跟上头说说放上一个月的假,好好检查一下身体,感受正常人的生活”。有双警家庭的妻子指,二级响应还可以隔一天回一次家,每到一级响应家里就一直是黑的。

不过除了对警察过劳死的惋惜,网络上也有质疑的声音,网民“米汤王子”问道,为什么警察很辛苦,但老百姓却不领情呢?一个地区就算了,一个国家大范围出现这种问题到底哪里出问题了?还有人批评当局即使在没有特殊情况发生的时候,仍要给警察施加几百倍的维稳压力,指“维稳不是短期的事情,天天这样整,再健康的也扛不住”。

据新疆自治区公安厅统计,2012年新疆暴恐案件190余起;2013年新疆猝死干部230多人,大大超过平均数;新疆人口占全国1.5%,但新疆烈士占全国的31%,新疆公安牺牲率是内地的5.4倍。当局的资料显示,2014年破获了181个“恐怖团伙”,“96%的暴恐行动都被摧毁在预谋阶段”。

去年12月28日,4名墨玉县嫌犯被击毙之后,和田地委书记张金标和墨玉县委书记何军即被以“涉嫌严重违纪、失职失察”遭调查。1月8日,新疆警方又击毙3名据称是在去年一件未公布过的暴恐事件中在逃的嫌犯,有消息人士透露警方正在各个层级做人事调整。

一名早年在新疆居住的维权人士告诉本台,20多年来,尽管不断增加人力、警力和设备,但新疆的警察似乎一直都不够用,而社会对警察的怨恨却越来越多:

“我认为新疆的高压维稳警力不够、上下怨恨、甚至在增加人力、警力和设备的情况下最后达到的社会效果适得其反,这已经延续了20几年,只是最近由于新的社会矛盾迭起,产生了这种警员的压力和社会的效果、社会的反感、反抗方向相反的两个作用力。”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寇天力)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