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企如何避免沦为新疆强迫劳动的共犯?

2021-03-10
Share
美企如何避免沦为新疆强迫劳动的共犯? 一名维吾尔族示威者举牌抗议中国政府的新疆政策
Reuters file photo

虽然英、美、加拿大等国已宣布禁止进口新疆的强迫劳动产品,作为深深嵌入全球供应链的一部分,彻底排除新疆奴工产品仍然任重道远。多位新疆问题专家对美国企业、美国商会等机构的沉默无为或助纣为虐表示失望,呼吁美企尽快将供应链撤出新疆,避免沦为中共种族灭绝的共犯。

美国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310日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说,中共逐渐对新疆维吾尔人、哈萨克人等少数民族族裔转变策略,正在从短期的再教育营转向长期的强迫同化。

虽然有英国的马莎百货(Marks & Spencer)、时尚电商公司ASOS、美国的艾琳费雪(Eileen Fisher)等企业宣布将供应链撤出新疆,更多企业仍然保持沉默。华盛顿智库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数据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新疆对美国和欧洲的出口大幅增长

美国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 R-FL)当天因故缺席听证会,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主席珀金斯(Tony Perkins)代读他的发言:“公司不能继续在新疆或者在维吾尔劳动力的输入地做生意。供应链的尽职调查是不可能的……我们不能允许中共的荒谬的权力和影响力,通过经济的方式来扭曲美国自身。美国企业早就该醒来。如果他们继续在自己可能成为人权侵犯(包括种族灭绝)的共犯的地方做生意,我们必须戳破谎言,确保消费者知情并不受牵连。”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2021年3月10日举行的听证会(视频截图)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2021年3月10日举行的听证会(视频截图)

强迫劳动的目的:摧毁维吾尔社群、宗教和文化

以《南开报告》为材料,披露了更多中国在新疆以扶贫为名,实施强迫劳动、降低维吾尔人口密度、撕裂同质社群的细节,涉及人数在160万至180万之间。

郑国恩上周发布的报告郑国恩在会上举例说,当父母经常被迫从周一到周六工作,他们的学龄前儿童会被统一教化,“工厂和教育环境本质上是国家控制的环境,推动政治灌输并排除宗教活动。”

郑国恩认为,这些目标和共产党的意识形态高度一致,利用强迫劳动将“落后的”少数民族和“低产能”的宗教人物, 转化为有用的社会成员,“当大批老人小孩被放在寄宿和福利机构,中国政府可以有效地减少维吾尔社群的家庭相处时间、增加世俗化的政府培训时间,阻止代际之间的文化、宗教和语言传播。”



美企供应链割除新疆,难上加难

国际舆论和美国的制裁正在让无视强迫劳动的企业付出代价。比如,华孚时尚丧失美企订单后,去年亏损至少5430万美元。另外,新疆一些企业最近向郑国恩提起诉讼,认为他的研究成果使得他们蒙受损失。郑国恩说,这证明中国正为此遭受经济损失。他对《华盛顿邮报》说,“起诉一个学者,他们多少有些绝望。”

维吾尔人权项目外交事务主管高宝龄(Louisa Greve)指出,第一,私营领域的行动远远不够,包括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公然反对卢比奥的法案、国际劳工组织(ILO)依然沉默;第二,美国自201910月后已对新疆的种族灭绝采取了68个制裁措施,但全球的努力要跟上。

新疆地区在全球服装纺织、食品、太阳能等产业供应链中占有重要分量。工人权利共同体(Worker Rights Consortium)总干事斯科特·诺瓦(Scott Nova)认为,美企由于面临巨大经济成本的压力而缺乏割舍动力,“美国消费者、政府和劳工组织要阻止他们继续做共犯。”

“由于新疆奴役劳动存在广泛风险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机制的缺席,美国服装品牌和零售商不沦为共犯的唯一方式就是把供应链撤出新疆……追溯棉纱来源并不是无解之谜,但一些品牌和零售商选择装聋作哑。” 诺瓦在证词中写道。

他重申由终止维吾尔强迫劳动联盟(Coalition to End Uyghur Forced Labor)提出的行动倡议(The Call to Action),认为企业界还应拒绝和一些共犯中企合作,比如鲁泰纺织(Luthai Textile)、华孚时尚(Huafu Fashion)、溢达集团(Esquel Group) 。

美国禁止进口由新疆强迫劳动力生产的棉花及番茄制品(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美国禁止进口由新疆强迫劳动力生产的棉花及番茄制品(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暂扣令”和“可反驳推定引热议

2018-2021年特朗普政府期间,美国海关针对中国强迫劳动的产品下达12暂扣令(Withhold Release OrdersWRO),有8项针对新疆。

但海关和企业自身是否有能力通过全球供应链追踪新疆材料是一大问题。美国服装鞋业协会(AAFA)等五家行业组织今年一月联名致信国会,将其比作“追溯战乱冲突区的矿物”。

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的亚洲安全政策分析员奥利维亚·伊诺斯(Olivia Enos)认为, “可反驳的推定”(rebuttal presumption)是暂扣令之外的另一有效工具(除非证明不对,否则默认所有新疆产品都涉及强迫劳动)。但美国国会应先搜集充分证据,证明整个新疆市场是否已经受到玷污,目前尚无定论。

“美国政府应建立一个更具针对性的‘可反驳的推定’,也就是新疆特定行业的产品涉及奴隶劳动;美国海关应该有一个两年的试验期,判定具体的奴工产品比例;美国还要联合盟友比如日、韩、澳大利亚、欧盟,采取类似措施。”伊诺斯说。

为提高美国海关的执行能力,伊诺斯鼓励知情人士拨打海关热线(1-800-BE-ALERT)或登录网络爆料平台(https://eallegations.cbp.gov/Home/Index2)。

鲍尔:美国商会的耻辱时刻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加里·鲍尔(Gary Bauer)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委员会全体成员对美国商会(America Chamber of Commerce)反对《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非常失望:

“这是美国商会的耻辱时刻,我们敦促其纠正错误。25年前他们就是要给中国最惠国待遇的积极倡导者。后来,贸易没有改变中国,反而改变了美国企业界,使其对人权侵犯袖手旁观。”

鲍尔认为,中共自认为是中国的上帝和宗教,对维吾尔人的罪行是“世纪的污点”,“我想知道美企如何能够为中共投资进行道德自辩,他们正在为一个由压迫性政权控制、向一切有信仰的人民宣战的国家做出贡献。”

美国众议院去年投票通过基于可反驳推定机制的《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但未能在参议院获得通过,今年初再度提上议程。据多家媒体报道,苹果、耐克等跨国企业曾积极游说、阻止该法案获得通过。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