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七五事件如何改變了新疆?


2019-07-05
Share
yl75.jpg 資料圖片:新疆“七五”事件後,中國當局嚴控維吾爾族人。圖爲2013年6月29日,中國武警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街道上巡邏。(法新社)

“七五”事件十年後的今天,新疆維吾爾人的生活發生了哪些改變?當地的漢維關係發生了怎樣的變化?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坪邀請總部位於德國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裏夏提(Dilxat Raxit)和美國紐約中文網刊《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此進行討論。

 

記者:“七五”事件之後,中國中央政府對新疆、對維吾爾人的政策發生了哪些變化?胡平先生請。

胡平:“七五”事件之後,中共當局對新疆的做法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七五”事件剛發生不久,中央就把當時在新疆執政的王樂泉調離,讓在湖南當省委書記的張春賢去就任(新疆黨委書記)。這裏面當然就包含着對王樂泉前一階段處理新疆問題的不滿意,而換了一個所謂有“柔性治理”之稱的張春賢。當時給不少人一種感覺,王樂泉之所以被調離,就是因爲他原來採取高壓的做法,以爲張春賢來能採取更柔性的方式,以爲中共當局在這方面會有些改進。但可惜這方面的改進非常有限。

後來習近平上臺以後,覺得張春賢的做法不夠強硬,然後就調來了陳全國。陳全國的做法,顯然比他的兩個前任都更強硬,採取的完全是徹頭徹尾的法西斯的這一套。所以在“七五”事件十週年之後的今天,新疆的人權狀況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惡劣、更嚴峻。同時也引起了整個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關注。

 

 

記者:迪裏夏提先生,據您的觀察,這十年來新疆的維族人的生活發生了哪些變化呢?

迪裏夏提:“七五”維吾爾人的和平抗爭遭到軍事鎮壓之後,中國政府加大了對維吾爾人的系統性迫害。這十年來,新疆的維吾爾人生活在露天監獄中。如今中國在當地建立了“再教育集中營”,將數百萬的維吾爾人,包括其他的突厥民族,強制關押進了“再教育集中營”。不只是針對成年人,甚至針對未成年人也建立了政治洗腦的“再教育集中營”。

中國的目的,就是要讓維吾爾人放棄對於自己文化延續發展的訴求,迫使維吾爾人放棄對自己民族身份的認同。中國把宗教信仰罪名化。維吾爾人的任何非暴力的抗爭,都被中國政府強硬的以涉嫌恐怖主義的名義,直接就地正法。

“七五”之後最大的變化是中國所謂的司法改革。之前還通過司法程序,雖然並不公正,“七五”之後把這些程序都給省略了,直接就地擊斃,擊斃之後指控成所謂的恐怖分子。同時在這期間,將任何對中國政府進行善意建言的,或者對中國政府不滿的人,直接指控是分裂、恐怖分子,直接判處重刑。像伊利哈木·土赫提之類的知識分子,被判處無期徒刑。

這十年當中,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採取了包括抽取血樣、DNA、面部識別、強制安裝手機軟件等措施,對維吾爾人採取了強硬的一系列的監控。從“七五”到現在這十年當中,中國在新疆當地所推行的唯一政策就是,如何把維吾爾人變成植物人,按照中國的思維去生活。

記者:迪裏夏提先生,現在新疆中小學還實行雙語教育嗎?

迪裏夏提:王樂泉施政的初期,有過雙語教育。現在雙語已經不存在了,現在是一語,也就是漢語。而且不只是漢語,現在新疆維吾爾人爲了生存,還要唱京劇、越劇、黃梅戲,唱這些漢人都不是特別愛聽的劇。維吾爾人都要去學,因爲只有這樣,才能避免你失去自由。

新疆“七五”事件後,當局全面加強對少數民族的管控。(資料圖/AFP)
新疆“七五”事件後,當局全面加強對少數民族的管控。(資料圖/AFP)

記者:胡平先生,我們看到近年來有好多新政策,讓漢族幹部到維吾爾人家結對子。據您的觀察,“七五”事件後到現在這十年中,新疆地區的漢維關係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胡平:毫無疑問,這十年漢維關係變得更緊張。現在中國當局的做法,其實指導思想非常簡單。它認爲,新疆的問題就是民族認同和宗教信仰的問題,因此消滅了民族認同、宗教信仰,什麼事情就沒有了。所以它現在所作所爲,就是從文化、教育、宣傳上,讓維族人忘記他是維族人,讓信仰伊斯蘭的少數民族放棄他們的信仰。就是從文化上推行一種徹底的強制性的漢化政策,這是它的基本出發點。所以它採取的措施,不僅僅是直接的政治迫害,而是全方位的,因爲它整個要從文化上消滅這麼一個族羣。

記者:迪裏夏提先生,據您觀察,中國在新疆地區大規模的監控、洗腦、把維吾爾人關入集中營,這些措施有沒有使當地更加安全呢?

迪裏夏提:首先它採取的這些措施,表明它對新疆的統治有一種危機感。我認爲,北京對新疆所推行的這一系列政策,無非印證一個問題:維吾爾人和中國之間遲早有一個有關自身的政治歸宿進行抉擇的過程。所以說,北京的擔憂加劇了對維吾爾人的迫害,而這種迫害也加劇了維吾爾人和北京之間的對立。

記者:胡平先生,您覺得中國以反恐名義在新疆採取的高壓措施,有沒有使新疆地區更安全?

胡平:就像魯迅講過的話一樣,要說安全,監獄裏最安全。當你對整個社會實行監獄式的管理的時候,一般的所謂的安全似乎就不成問題。但是人類社會首先是需要一個自由。談到安全,都是建立在人們有自由的情況下,如何安全。當你把自由給剝奪之後,安全問題就已經不成爲一個問題了,因爲它無非就是監禁、控制的一個代名詞而已。

迪裏夏提:我想補充一點。我近期參加了一些活動,很多中國反對派的異議人士在談論一個問題,目前他們所訴求的是那些被強制關押在中國監獄裏的良心犯,能避免像劉曉波一樣在關押期間死亡,能平安出獄。但是,現在維吾爾人自己的親人被關進再教育集中營以後,維吾爾人並不是期待他能出來,他們的訴求是:開槍打死他。對於一個維吾爾人來說,他希望被關進再教育集中營的親人能早點死,避免遭受更長的迫害。

記者:謝謝迪裏夏提先生。謝謝胡平先生。再見。

迪裏夏提:再見。

胡平:再見。

 

(記者:林坪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