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君枢机 : 任命亲中香港主教会带来“世纪灾难”


2020-09-29
Share
近九旬陈日君枢机千里求见教宗被拒
Photo: RFA

 

中梵协议将于今年到期,外国传媒报道梵蒂冈有意与中国续签有关任命主教的协议。与此同时,不少香港天主教媒体报道,教会将在短时间内任命立场亲中的蔡惠民。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只身到罗马 “进谏”,最终教宗拒绝接见。有学者认为,香港经历过大规模政治运动后,中国政府必定会介入香港宗教事务,要求任命亲北京的主教。

中国和梵蒂冈在2018年9月秘密签订主教任命协议,有关协议在今年到期。 《彭博》早前引述消息人士报道,梵蒂冈有意在未来数周与中国续签有关任命主教的协议。在中梵密议下,中国政府及内地天主教群体可建议新主教人选,将人选的名字送到梵蒂冈,最后由教宗任命。

 

 

不少天主教媒体报道称,天主教会会在短期内宣告香港教区副主教蔡惠民接任港区主教。蔡惠民的亲中立场惹来外界担心:一旦蔡惠民成功接任是否意味着香港教会将被中央染红呢?

 

陈日君枢机 : 梵蒂冈任命亲中香港主教会带来“世纪灾难”。(法新社资料图片)
陈日君枢机 : 梵蒂冈任命亲中香港主教会带来“世纪灾难”。(法新社资料图片)

陈日君只身到访梵蒂冈 等足4日被教宗拒见

88岁高龄的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上周三(23日)只身坐了十多个小时飞机,带同一封信函到梵蒂冈,一心希望就香港主教继任人安排,向教宗表达他的忧虑。满头白发的他足足等了四天,不但见不到教宗一面,连一个回覆电话都没有收到,只能把信件交给教宗的私人秘书,四天之后带着失望返回香港。

陈日君向驻梵蒂冈资深记者Marco Tosatti 称,香港教区主教席位已出缺超过一年半,最初曾建议让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接任,“现在他们(教区)却说,需要一个得到北京祝福的人,并建议蔡惠民神父,很多人不满意,我们团体已分裂”。他认为如果最后任命蔡惠民,对香港教会来说是“世纪灾难”、“很可怕”,并批评北京是“暴政”,“最荒谬的是他们想任命蔡惠民只是因为北京的喜好”。

陈日君要求教廷不可附和魔鬼

陈日君又批评,梵蒂冈想和北京续签有关主教任命协议的想法是“疯狂”,认为梵蒂冈不应该附和“魔鬼”,而是要与魔鬼对抗,“教会不接受政府的命令,这适用于所有地方”。

被教宗方济各拒绝接见的可能还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蓬佩奥将于本周到访罗马及梵蒂冈并与教宗会面,商讨中梵协议续签一事,但据意大利传媒报道指,罗马教廷称教宗一般在大选期间不会与外国政要会面,会面要求遭教宗拒绝。

 

资料图片:2018年6月,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促请中国政府「停止不人道的非法关押」,释放河北宣化教区的助理主教崔泰。(图/正委会Facebook)
资料图片:2018年6月,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促请中国政府「停止不人道的非法关押」,释放河北宣化教区的助理主教崔泰。(图/正委会Facebook)

学者担心香港教区将被 “中国化"

台湾真理大学宗教文化与资讯管理学系教授张家麟认为,这次事件反映教宗非常重视中国教区,而陈日君作为一位退休主教,他的影响力有限。被问到中国控制主教人选制度时,他提到虽然去年教宗曾推荐一个省区的地下教会主教人选,获中国“破例“同意并让其担任”爱国“教会的副主教,但普遍来说,在中梵协议之下,中共推荐的人通常都获教宗接受。他估计随着习近平就去年反送中运动表现出强硬态度后,香港教区将会逐渐“中国化”。

张家麟:“因为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续约的话,教宗会和中共紧密协商。中共经常推荐的人选,教宗大部分都会接受。而未来香港教区,不论是署理主教还是主教,我估计中共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梵蒂冈还是会接受中共的人选。“

中大崇基神学院教授邢福增向本台表示,他不熟悉蔡惠民神父,但从种种迹象来看,估计是中国方面不希望香港再出现类似“陈日君式”的主教。

邢福增: “现在只看到陈日君枢机在这件事公开表达了他的担心,但从种种迹象来说,我猜中国因素...起码中国不期望(香港)出现类似“陈日君式”的主教,他对政府比较批判或敢言,不希望再有第二个陈日君的出现。”

汤汉发函惹教友不满 香港教区或出现分裂

正当陈日君到访梵蒂冈“进谏“之际,天主教香港教区宗座署理枢机汤汉在同日向香港教友发牧函,题为《与教会保持共融》,惹来部分教友不满。在牧函中,汤汉提到去年反送中运动带来一些“非常严重的后果”,且“不少教友的心态与部分于去年支持或反对抗争活动的人士是一致的”,他们在教区中造成分化。他批评有教友自以为自己有“权利”去公开挑战牧者和教会,但实际上对其“权利”有所误解, “那些傲慢地挑战或批评教会,甚至诽谤教会领袖的教友,只会树立恶表及引致教会分裂,唯有与圣统制保持共融,教友才会真实地彰显"'信仰意识'”。

 

学者担心香港教区将被“中国化”。(法新社资料图片)
学者担心香港教区将被“中国化”。(法新社资料图片)


邢福增认为汤汉主要是希望借此函维持教会的中立,避免教会内存政治纠纷,与及不同政治立场的教友之间的政治讨论,但他同时认为也可以把此函解读为他的政治取态。

邢福增:“我猜他其实想维持教会中立、避免一些政治争论,影响教会内部的合一和对神职人员的尊重。但香港实际上是个政治化的社会,你当然可以把他的行为解读为一种政治(的倾向)。”

前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黎恩灏在网上撰文,认为汤汉在此时发出牧函,与梵蒂冈计划续签中梵协议有关,目的是要“提点教友要服从教宗”,有助“维护教区主权完整及教会安全”。

他在文章分析称,汤汉发函对香港教区的影响主要有五,包括为中梵续约及蓬佩奥访梵前后进行“消毒”工作、向教友社交媒体平台和传媒放话,把反对教区与政府目前关系的评论定位为“分裂教会”、利用教义将反对教区政策立场或反对中梵密议的教友列为分化甚至分裂教会的人士、强化神职人员的权威及确立反送中运动的定性。

被外界认为立场亲中的汤汉在这“政治敏感”的时候发函,是否意味着现在香港教区存有政治分歧呢?但无论教区领袖如何努力避开政治,自反送中运动起,香港天主教不同派别的教友就政治事件经常出现激烈争辩,例如应否在游行期间开放堂区供示威者或市民休息等,而近日亦有天主教初中课本称“耶稣爱国“,亦引起部分教友不满。


记者: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