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樞機 : 任命親中香港主教會帶來“世紀災難”


2020-09-29
Share
近九旬陳日君樞機千里求見教宗被拒
Photo: RFA

 

中梵協議將於今年到期,外國傳媒報道梵蒂岡有意與中國續簽有關任命主教的協議。與此同時,不少香港天主教媒體報道,教會將在短時間內任命立場親中的蔡惠民。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隻身到羅馬 “進諫”,最終教宗拒絕接見。有學者認爲,香港經歷過大規模政治運動後,中國政府必定會介入香港宗教事務,要求任命親北京的主教。

中國和梵蒂岡在2018年9月祕密簽訂主教任命協議,有關協議在今年到期。 《彭博》早前引述消息人士報道,梵蒂岡有意在未來數週與中國續簽有關任命主教的協議。在中梵密議下,中國政府及內地天主教羣體可建議新主教人選,將人選的名字送到梵蒂岡,最後由教宗任命。

 

 

不少天主教媒體報道稱,天主教會會在短期內宣告香港教區副主教蔡惠民接任港區主教。蔡惠民的親中立場惹來外界擔心:一旦蔡惠民成功接任是否意味着香港教會將被中央染紅呢?

 

陳日君樞機 : 梵蒂岡任命親中香港主教會帶來“世紀災難”。(法新社資料圖片)
陳日君樞機 : 梵蒂岡任命親中香港主教會帶來“世紀災難”。(法新社資料圖片)

陳日君隻身到訪梵蒂岡 等足4日被教宗拒見

88歲高齡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上週三(23日)隻身坐了十多個小時飛機,帶同一封信函到梵蒂岡,一心希望就香港主教繼任人安排,向教宗表達他的憂慮。滿頭白髮的他足足等了四天,不但見不到教宗一面,連一個回覆電話都沒有收到,只能把信件交給教宗的私人祕書,四天之後帶着失望返回香港。

陳日君向駐梵蒂岡資深記者Marco Tosatti 稱,香港教區主教席位已出缺超過一年半,最初曾建議讓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接任,“現在他們(教區)卻說,需要一個得到北京祝福的人,並建議蔡惠民神父,很多人不滿意,我們團體已分裂”。他認爲如果最後任命蔡惠民,對香港教會來說是“世紀災難”、“很可怕”,並批評北京是“暴政”,“最荒謬的是他們想任命蔡惠民只是因爲北京的喜好”。

陳日君要求教廷不可附和魔鬼

陳日君又批評,梵蒂岡想和北京續簽有關主教任命協議的想法是“瘋狂”,認爲梵蒂岡不應該附和“魔鬼”,而是要與魔鬼對抗,“教會不接受政府的命令,這適用於所有地方”。

被教宗方濟各拒絕接見的可能還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蓬佩奧將於本週到訪羅馬及梵蒂岡並與教宗會面,商討中梵協議續簽一事,但據意大利傳媒報道指,羅馬教廷稱教宗一般在大選期間不會與外國政要會面,會面要求遭教宗拒絕。

 

資料圖片:2018年6月,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促請中國政府「停止不人道的非法關押」,釋放河北宣化教區的助理主教崔泰。(圖/正委會Facebook)
資料圖片:2018年6月,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促請中國政府「停止不人道的非法關押」,釋放河北宣化教區的助理主教崔泰。(圖/正委會Facebook)

學者擔心香港教區將被 “中國化"

臺灣真理大學宗教文化與資訊管理學系教授張家麟認爲,這次事件反映教宗非常重視中國教區,而陳日君作爲一位退休主教,他的影響力有限。被問到中國控制主教人選制度時,他提到雖然去年教宗曾推薦一個省區的地下教會主教人選,獲中國“破例“同意並讓其擔任”愛國“教會的副主教,但普遍來說,在中梵協議之下,中共推薦的人通常都獲教宗接受。他估計隨着習近平就去年反送中運動表現出強硬態度後,香港教區將會逐漸“中國化”。

張家麟:“因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續約的話,教宗會和中共緊密協商。中共經常推薦的人選,教宗大部分都會接受。而未來香港教區,不論是署理主教還是主教,我估計中共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梵蒂岡還是會接受中共的人選。“

中大崇基神學院教授邢福增向本臺表示,他不熟悉蔡惠民神父,但從種種跡象來看,估計是中國方面不希望香港再出現類似“陳日君式”的主教。

邢福增: “現在只看到陳日君樞機在這件事公開表達了他的擔心,但從種種跡象來說,我猜中國因素...起碼中國不期望(香港)出現類似“陳日君式”的主教,他對政府比較批判或敢言,不希望再有第二個陳日君的出現。”

湯漢發函惹教友不滿 香港教區或出現分裂

正當陳日君到訪梵蒂岡“進諫“之際,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樞機湯漢在同日向香港教友發牧函,題爲《與教會保持共融》,惹來部分教友不滿。在牧函中,湯漢提到去年反送中運動帶來一些“非常嚴重的後果”,且“不少教友的心態與部分於去年支持或反對抗爭活動的人士是一致的”,他們在教區中造成分化。他批評有教友自以爲自己有“權利”去公開挑戰牧者和教會,但實際上對其“權利”有所誤解, “那些傲慢地挑戰或批評教會,甚至誹謗教會領袖的教友,只會樹立惡表及引致教會分裂,唯有與聖統制保持共融,教友纔會真實地彰顯"'信仰意識'”。

 

學者擔心香港教區將被“中國化”。(法新社資料圖片)
學者擔心香港教區將被“中國化”。(法新社資料圖片)


邢福增認爲湯漢主要是希望藉此函維持教會的中立,避免教會內存政治糾紛,與及不同政治立場的教友之間的政治討論,但他同時認爲也可以把此函解讀爲他的政治取態。

邢福增:“我猜他其實想維持教會中立、避免一些政治爭論,影響教會內部的合一和對神職人員的尊重。但香港實際上是個政治化的社會,你當然可以把他的行爲解讀爲一種政治(的傾向)。”

前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黎恩灝在網上撰文,認爲湯漢在此時發出牧函,與梵蒂岡計劃續簽中梵協議有關,目的是要“提點教友要服從教宗”,有助“維護教區主權完整及教會安全”。

他在文章分析稱,湯漢發函對香港教區的影響主要有五,包括爲中梵續約及蓬佩奧訪梵前後進行“消毒”工作、向教友社交媒體平臺和傳媒放話,把反對教區與政府目前關係的評論定位爲“分裂教會”、利用教義將反對教區政策立場或反對中梵密議的教友列爲分化甚至分裂教會的人士、強化神職人員的權威及確立反送中運動的定性。

被外界認爲立場親中的湯漢在這“政治敏感”的時候發函,是否意味着現在香港教區存有政治分歧呢?但無論教區領袖如何努力避開政治,自反送中運動起,香港天主教不同派別的教友就政治事件經常出現激烈爭辯,例如應否在遊行期間開放堂區供示威者或市民休息等,而近日亦有天主教初中課本稱“耶穌愛國“,亦引起部分教友不滿。


記者:鄭日堯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