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跨性别群体求医难 转投海外或黑市

2019-09-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7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有非政府组织就跨性别进行调查,并在荷兰大使馆支持下举行记者会。(“北京同志中心”提供)
资料图片:2017年11月20日,中国首次有非政府组织就跨性别进行调查,并在荷兰大使馆支持下举行记者会。(“北京同志中心”提供)

中国跨性别群体的生存现状,近日再次受到舆论关注。法新社披露,许多跨性别者在中国难以获得合法有效的医疗服务,不得不转投海外或黑市进行变性手术。

据法新社9月13日的报道,一位自称为Alice的中国变性人曾在16岁时,在家中为自己进行变性手术。他在切下第一刀之后,因为太过痛苦无法继续。

“我感到绝望而恐惧,”Alice说,“这是一种我内心的感受,我不得不努力克服并了结它。”

去年,Alice到泰国完成了手术,花费九万元人民币。

另一位跨性别者告诉法新社,三年前他开始去泰国寻求非法的激素治疗。“没有其他方式,你只能从网友那儿了解情况。”他说。

中国政府没有公开的跨性别者统计数据,但据非政府组织亚洲促进会(Asia Catalyst)估计,截至 2013 年底,中国约有四百万名跨性别者。另外,北京同志中心在2017 年的一项调查还显示,超过33%的调查对象通过非正规方式获取激素药物;5%的人曾尝试自行切除生殖器官。

由于官方认可的手术资质门槛较高,有关跨性别社群医疗服务的官方信息稀少,医疗器械匮乏,不少人转向国外,黑市或者网络市场。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卢利安(Doriane Lau)表示,“中国性别确认手术的高门槛和医疗信息匮乏的现状必须要改变,人们才能获得所需的医疗服务。”

中国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发布的《性别重置技术管理规范(2017年版)》,是中国唯一一份有关跨性别者医疗服务的官方指导意见。该文件提出,手术对象须被诊断为有“易性癖”、未婚、年过20岁、无犯罪记录,并被证明适合接受手术、对进行性别确认手术的渴求持续了至少五年以上、接受心理治疗一年以上且无效。

此外,手术对象还需要提供直系亲属知情的证明。这对很多跨性别者来说,更是一大难关。

跨性别者在中国仍旧遭受歧视和污名化。2017年北京同志中心的调查显示,32%的跨性别者患有高抑郁风险,有自杀行为的比例达到12.7%。

据法新社报道,8月31日,在成都的一次同志展演活动上,一群跨性别者从中国各地聚集到舞台上,演唱蔡依林的《我》- “我镜子里的她,好陌生的脸颊。哪个我是真,哪个我是假?”以此,试图增进中国公众对跨性别群体的关注和理解。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