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董钊:河南基督徒长期遭打压骚扰 逃亡195天后到达美国

2022.04.26 16:0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访董钊:河南基督徒长期遭打压骚扰 逃亡195天后到达美国 董钊(左)及家人等在逃难的路上
任瑞婷提供

据对华援助协会网站的消息,来自河南的董钊,因为信仰基督教,长期被警察恐吓和殴打,不仅经营的早餐店被当局勒令停业,他的亲戚也多次遭到当局威胁,忍无可忍之下决定出逃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他向本台记者陈品洁描述了他的遭遇。



“我们叫你停止,就这么简单”

记者:董先生您好,对华援助协会的消息上有说,2014年曾经有七八位警察闯入教会的聚会?

董钊:对,当时有七八个警察进来,其中有两个警察在翻我们的圣经、翻我们的笔记本,另一个警察开始说,每个人从这边来登记个人信息,身份证号码、手机号、家庭住址......有的人不愿意登记,非常害怕问我,我(回答)没关系不要怕,我们是合法公民。另外一个人(警察)就要我们停止,他不让我们聚会,告诉我们“谁让你们在这里聚会”?、“谁让你们在这里查圣经”?我当时就想向他传福音……当时,他就狠狠地打我一巴掌。

这一刻我才深深体会到他们的逼迫,打得真的非常狠,打在我脸上,我当时被打懵了没反应过来,停了十几秒我问他:“为什么打我?凭什么打我”?他说耶稣让你在这里查圣经,我们叫你停止,就这么简单。

他说,不要多讲,你们在这里是违法的。我说我们是合法的公民、我们是纳税的公民,圣经没叫我们和政府对着干,宪法里面讲到人人都有信仰的自由。然后那两个人开始踢我,一个人推我把我推倒,用皮鞋开始踢我,我就说“你凭什么打我”?又摔了一下,另外一个警察以为我会反抗,他就用鞋子踩下来、蹬在我的肩膀……他说你们这是非法聚会,如果下次再发现,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记者:在这事件后,你们还有聚会吗?

董钊:之后十二月份,过了一个多月,圣诞节的时候(上街传福音)……不知道有几辆警车,就停在我们租的地方门口。刚开始他们先拍照,之后又联系(其他警察)来了几十个人。他们把我们十几个人带上警车,拉到派出所里边,在信阳市浉河区这边。把我们放在警察局后边的几间房子里,里边有高压电、警棍,专门好像就是审讯室,还有手铐和鞭子。一进去他就开始用警棍打我们,打得也非常严重,过几天有一个姊妹身体不好……直到六天多、第七天他才把我们放了,然后说如果下一次,就不是七天这么简单。

记者:这么多次被打压、被警察恐吓,您不会害怕吗?有没有考虑过要低调?

董钊:低调了,如果不低调一定被判刑,非常害怕,但是没办法,家里三个孩子要生存…...最后还是一样,他们照样骚扰我们,号码、微信也把我封掉了。我们后来无论在哪里,他们都能找到我们。实在没办法,我躲到另一个城市暂时工作几年,他们也是一样骚扰我们,找我们亲戚麻烦,亲戚没办法被迫无奈,要我们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被警察殴打后坐在急診室外門口等待治疗的董钊(任瑞婷提供)
被警察殴打后坐在急診室外門口等待治疗的董钊(任瑞婷提供)
 

店何时解封?公安:不可能,因为你信耶稣信仰

为了逃离中国警察的威胁骚扰,2015年时,董钊曾从俄罗斯转机到古巴,再到美国佛罗里达,他因非法入境美国须待在移民监狱,在这期间得知待在中国的奶奶病重,妻儿也生存困难,董钊决定向美国移民局申请遣返,回到中国照顾家人。

记者:您返回中国时是否有被刁难?

董钊:他们知道。我一进入(中国)海关时,他们就开始恐吓我。他问我一些事情,恐吓我,我说我身体不好,他们看我好像有问题,也没有怎么太强逼我、打我……最后我姑姑有联系人,把我从海关那边接走。回去我想想,反正就低调,为了孩子老人能够在中国继续生存下来就好了,但谁知道,后来还是继续一样。因为20157月份习近平发布一个政策,中国对基督教打压更严厉,我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这几年(打压)也是非常严重。

为了躲避老家警察的威胁,董钊与妻小搬到河南郑州,并开了一间早餐店维生,不过董钊告诉记者,早餐店的卫生许可证和营业执照一直不被核实,营业后也不停遭到打压。

董钊:我们又聚会,他们又开始逼迫。到我店里边堵住我店门口,不让我们营业,他们是便衣警察挂着牌子,到我们店里边登记我们信息,要注销我们营业执照,最后把我们的店围上铁丝网,不让我们营业。我们一次聚会,他们又这样打压我们,用铁丝网(围绕店)。我问他我们店什么时候可以解封,他说不可能,因为你信耶稣信仰,你多次不遵纪守法。

没有办法生存 不得不逃离

记者:您有提到,警察除了骚扰你们之外,也会骚扰亲戚是吗?

董钊:他们也多次找到我们亲戚,也骚扰他们,没办法……如果他逼迫我们还没关系,但如果是透过我的亲戚来施加(压力),让他们没工作没保险,让亲戚来给我们施压,这种心情真的……包括生活、精神方面,真的受了很大的创伤。有时候想想,这条路真的太难了……(哽咽)。

他们通过我的姑姑、阿姨、叔叔他们,到他们家骚扰,说找我,有的时候半夜当中敲门,给我们这样施加压力,骚扰他们、恐吓他们……没有办法生存,再抓到我们的话,我们一样被判刑、被拘留被抓,没有办法生存,不得不选择逃离这条路。他们真的是置我们于死……(叹气)。

忍无可忍之下,20219月,董钊和妻儿从郑州出发,经由北京、香港、东欧、以及南美洲等十一个国家,除了行经原始森林、搭舟渡河,也多次遭人用枪抵住头抢劫,甚至还被各国警察索贿,手机、钱包等也在旅途中遭劫。经过195天的逃亡,今年四月董钊与家人抵达美国,希望申请政治庇护。

本台记者联系美国非政府组织对华援助协会,该协会专员近日曾专程前往美墨边界救援董钊一家人。参与救援的专员回忆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中国难民没有随身行李,因为多日无法梳洗而蓬头垢面。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傅希秋告诉本台记者,董钊一家的身分已经经过国内渠道事先核实,并说他是基督徒第二代传道人,在当地教会受到的压迫也已经证实。

他在路上……东西(被)抢光了嘛,我们接到他们的时候,身上只剩下穿的衣服了,我们员工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残酷,可以说是衣衫褴褛了吧,全家四口。

记者询问董钊,千里迢迢来到美国之后是怎么样的心情?

董钊:来的时候,很多弟兄姊妹安慰我,帮助我们安顿下来。我们也愿意以后在教会、社区中做义工,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继续传福音。我们不是说来了美国会怎么样,而是真正在一片自由的土地,在民主自由的国家当中学习、传福音,继续宣教。

记者:谢谢您接受我们采访。


本台曾多次致电河南信阳市、郑州市公安局,不过电话皆无人接听或忙线中。

本台记者王允对于报导亦有贡献。


记者:陈品洁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