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子霖对柴玲的公开信深感失望


2014.04.22 14:05 ET
china_ding_zilin_tiananmen_afp.jpg 2009年4月7日,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丁子霖在北京寓所接受采访时哭诉儿子在六四事件中被打死冤情。(法新社图片)

在基督教复活节到来之际,前中国八九学运领袖柴玲20日发表两天前写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信,信中试图澄清外界对她的误解,并阐述了自己流亡海外成为基督徒后的感悟。丁子霖女士说,她在两年前就回复了柴玲的《我原谅他们》的公开信,她对柴玲非常失望。

柴玲在公开信中对丁子霖长期坚持“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的勇气和工作表达敬意。

柴玲在信中对六四做了简短回顾,试图澄清外界对自己的误解,并阐述自己流亡海外成为基督徒后的感悟。她表示,真正认识基督受难复活的好消息对中国的现在和未来都是至关重要的。

现在无锡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人物丁子霖的儿子蒋捷连死于六四屠杀,她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她两年前曾发公开信,批评柴玲在《我原谅他们》一信中的观点:

“我在上次的信中已经讲得很明确,当年的学运领袖现在已经步入中年,他们现在和未来走什么样的路,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尊重他们的选择。但是对于柴玲两年前所说的原谅戒严部队,原谅邓小平,原谅李鹏,原谅刽子手,我对这种基督徒的观点表示了看法,还有她接受西方记者采访时说她‘期待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而她自己‘要求生’。这次她写的信很长,但是基本事实是无法抵赖的。”

柴玲在这次长逾万字的信中,以最多篇幅解释“血流成河”的讲法,她强调“期待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不是其想法,也不是学运领袖的策略,而是重复从李录那里听到的话。

柴玲又花了很多篇幅引用《圣经》去阐述自己对六四的体会,“有了神的话语,我们不必为政府是否平反六四而绊倒和苦恼──诉求还是一定的。”

丁子霖在两年前的回信中就指出, 柴玲女士,这二十多年来,你在国内外的政治舞台上和社会生活中一直转换着各种面孔,而且令世人瞠目咋舌。最近一次的转变你让我彻底失望了。

丁子霖在信中说, 请问柴玲女士:天安门母亲抗争二十三年,把达成的共识归纳为“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难道按基督教伦理道德要我们抛弃这三条,莫名其妙地去“原谅”当年大屠杀的刽子手吗?

纽约《北京之春》杂志总编胡平说,柴玲两年前的公开信就很伤人感情,这次又重弹老调:

“柴玲的信没有考虑到天安门母亲这些人的感情,“六四”过去25年了,到现在还没有平反昭雪,受害者没有得到起码的公正。第二,柴玲作为当时的学运领袖,她讲出要原谅刽子手的话尤其不应该。她还在信中大量引用《圣经》中的话,更显得不伦不类。”

丁子霖在两年前给柴玲的信中说,这二十三年来,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除了那些监视、管制我们的公安警察外,没有哪一位共产党官员同我们“天安门母亲”有过任何接触,没有哪一个官员与我们说过任何一句话,更不用说对当年的大屠杀表示一丝一毫的歉意了。你要我们“宽恕”、“原谅”他们,无论从崇高的宗教信条出发,还是从普通百姓的日常伦理出发,你问问他们能接受你的“宽恕”和“原谅”吗?不可能!这是绝对荒唐的!

丁子霖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她现在还是这个观点。

(记者:高山 / 责编:申铧)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