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主教拒不加入爱国会 连续多日被胁迫

2019-1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福建闽东辅理主教郭希锦(左二)。(天亚社)
福建闽东辅理主教郭希锦(左二)。(天亚社)

被外界看作中梵协议“受害者”之一的福建闽东辅理主教郭希锦近日再次遭到当局胁迫,强迫他签字加入爱国会。

郭希锦曾是福建闽东教区的正权主教。由于他的职位未获中国政府承认,他也是一名“地下”主教。中国与梵蒂冈去年达成了一份关于任命主教的协议后,他被改任为这个教区的辅理主教,服从被罗马教皇宽免的中国官方主教詹思禄。但由于郭希锦拒绝加入被官方认可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他的主教身份仍未获中国政府承认。

最新消息表明,地方政府正对郭希锦等地下教会的神职人员施压,要求他们加入所谓“独立教会”爱国会。

天主教媒体亚洲新闻通讯社(AsiaNews)周三报道,过去五天来,郭希锦遭到了公安部门的围追堵截。当局强迫他签署加入“独立教会”的文件,以换取政府对他的承认。

从本月9日开始,两名公安就开始对郭希锦进行监视,每天都有各类人去拜访他,试图说服他签字。当局还把他强押到厦门,希望他参加当地的一场爱国会的会议,遭到他坚决反对。随后,警方又把他带到官方主教詹思禄位于宁德的住所,希望后者能说服他。

周三下午,郭希锦从宁德脱逃,回到了福建罗江老家。但当地信徒说,警方还会来找他。

本台记者周四试图联系郭希锦了解具体情况,但并未成功。记者尚无法独立核实郭希锦的近况。

一群中国天主教徒2019年5月参加圣彼得广场上教皇每周例行活动,图为教皇亲吻来自上海的一名中国儿童。(美联社)
一群中国天主教徒2019年5月参加圣彼得广场上教皇每周例行活动,图为教皇亲吻来自上海的一名中国儿童。(美联社)
美国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表示,中梵去年签署协议后,北京当局丝毫没有放松对国内宗教人士的打压,郭希锦就是一个极具象征性的例子。

“虽然中梵双方签署了这个秘密协议,但(北京当局)对天主教、基督新教和其他宗教团体的打压在变本加厉。”

中国和梵蒂冈去年9月签署了一份初步协议。尽管其细节至今仍未被公布,但据媒体引述知情人士报道,这份协议促使罗马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承认了北京当局任命的七位主教的正当性。作为交换,教皇将在未来中国主教的任命上拥有一定的发言权。

有舆论认为,梵蒂冈可能会获得非正式的否决权,也就是有权拒绝中国政府提出的候选人,但这样的磋商将通常在私下进行。

亚洲新闻通讯社报道,近几个月来,福建政府一直在对部分神职人员施压,迫使他们签署《宗教活动场所负责人和教职人员责任承诺书》,否则他们就会失业并被遣送回家。这份文件要求教会独立自主自办,不与境外势力勾连。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一群中国天主教徒2019年5月参加圣彼得广场上教皇每周例行活动。(美联社)
一群中国天主教徒2019年5月参加圣彼得广场上教皇每周例行活动。(美联社)
由于郭希锦本人拒绝加入爱国会,也不愿看到教区的几十名“地下”神父加入爱国会,他作出了收回申请政府认可的声明,并寄给了当地公安局、民宗局和官方主教詹思禄。舆论分析,这也是他此后不断被骚扰的原因之一。

美国独立政治学者顾为群表示,郭希锦的遭遇反映了宣扬“无神论”的中共本性。

“当局一直对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不放心。因为这些人信仰神,当局认为他们与不信教人士会对中共政府持有不同的看法。”

中梵协议的基本内容流露出来后,遭到不少宗教人士的强烈谴责。长期关注中国宗教自由的香港前枢机主教陈日君(Joseph Zen)就是其一。他此前对港媒“香港自由新闻”(HKFP)表示,梵蒂冈与中国签署任何协议,可能都会被看作是在伙同北京当局迫害本国人民。因此,宁愿不达成协议,也比达成一个糟糕的协议要好。

一名中国女子2019年5月参加圣彼得广场上教皇每周例行活动。(美联社)
一名中国女子2019年5月参加圣彼得广场上教皇每周例行活动。(美联社)
美国华裔牧师傅希秋对本台记者表示,中梵协议的签署的确是个错误。

“对于在中国受到迫害的天主教会而言,这项协议不仅是一种政治上的出卖,也是一种信仰上的背叛。梵蒂冈怎么能允许一个宣扬‘无神论’的政权去筛选主教呢?”

据悉,郭希锦所在的闽东教区有近10万天主教徒,至少有8万教徒属于地下教会。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