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者的中國農村觀察:習近平的"2020全面脫貧" 能實現嗎?


2020.06.15 15:5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jt0614d.jpg 美國學者吳馬太與中國雲南農民合影(吳馬太提供)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規劃裏,2020年是農村貧困人口全面脫貧的實現年。這個計劃在中國經濟發展漸緩又受到疫情衝擊之際,備受質疑。在中國雲南邦東鄉進行了兩年研究的美國學者吳馬太,與我們分享他對中國扶貧政策的親身觀察。

 

 

唐家婕:今天加入我們的是美國當代國際事務研究所 (ICWA)研究員吳馬太(Matthew Chitwood)。他剛結束了在中國的項目回到美國,這個項目資助學者自己選擇在世界某個地方待兩年。而吳馬太選擇住在雲南一個偏遠的茶莊邦東鄉,他近距離觀察中國扶貧政策對當地的影響。這之前,馬太也已經在中國住了將近十年。

馬太你好。

吳馬太:你好。

唐家婕:你到雲南邦東鄉住了兩年,跟我們介紹一下這個村落?你爲什麼選擇這裏?

吳馬太:那邊叫寨子,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邦東鄉靠近越南、緬甸、從北邊到南邊,西藏高原到熱帶雨林都有,包括地理、民族的多元性很強。在山裏路很差,最近的城市約七十公里,開山路抵達要三個小時。選在在這樣一個偏僻的地方,可以學到很多不同的角度,跟我在北京待的時間,跟那邊的人聊角度完全不一樣。

 

中國農村的“脫貧”宣傳口號(吳馬太提供)
中國農村的“脫貧”宣傳口號(吳馬太提供)

 

"扶貧攻堅"鞏固農村對黨的支持

唐家婕:你提到在寨子裏看到的中國,跟我們在北京、上海看到的中國是很不一樣的。這段日子讓你對中國農村的生活、對佔了中國十四億人口中近一半的農村人口有什麼新的認識?

吳馬太:主要發現他們(農村人口)的脆弱性。我在當地看到太多的事故,缺乏社會安全網,比如路很差,開山路時很容易遇到路崩塌、煞車壞掉。我最好朋友的兒子有一次開車遇到路段崩塌,他開的老柴油卡車就翻覆了,差點人就不在了。我看到這種缺乏安全網的生活方式。

大概在最近的十年,他們的生活方式跟以前相比提高多了,獲得醫療、教育或新房子,或政府給的薪水,這也是讓我發現他們那麼支持共產黨的原因。

我是很支持民主的,但從他們的角度來說,(脫貧)這是感謝共產黨,纔有基礎設施的改變,纔有扶貧攻堅政策。

唐家婕:你觀察到扶貧攻堅具體是如何在當地落實的?

吳馬太:有一個叫做建檔立卡,政府官員會到各個家庭去看年收入、土地多少、有幾個人上學、老年人有多少,各個家庭的情況,做一個計劃;還會指派一個黨員到這些家庭幫助他們離開貧困線,這個黨員必須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幫助這個家庭,不只是給錢。

 

中國雲南農村的“扶貧攻堅”卡(吳馬太提供)
中國雲南農村的“扶貧攻堅”卡(吳馬太提供)

 

另外一個很大的區別是給錢、或低利貸款,讓村民蓋新房子。我住了一棟夯土的老房子,沒有電、沒有水,後來我整修了一下。村裏的居民現在也都不住夯土老房,都住新房子,這對他們生活方式有很大的影響。你想想,突然有新房子住,他們說偉大的共產黨也是能理解的。

 

從"扶貧攻堅一二三"到"鄉村振興" 中國農村能實現全面脫貧嗎?

唐家婕:李克強剛提到,中國有六億人月均收入僅千元。在你的觀察,這是什麼樣的生活狀態?習近平的2020全面脫貧計劃能實現嗎?

吳馬太:這個"扶貧攻堅一、二、三",一年一個人三千人民幣,約五百美元,“兩不愁”、“三保障”,就是“不愁喫、不愁穿”、“教育、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這個門坎真的很低。

這是什麼樣的生活呢?其實還是很辛苦、喫苦的生活。

會不會實現這個目標?我覺得肯定會。第一門坎那麼低,是可以做到的。第二,這是習近平提出的政策,這七、八年他投入那麼多的政治資本跟錢,不實現不太可能。今年剩下的貧困人口只剩下約550萬,對比2012年有近1億人口。

我看肯定會實現這個目標,最大的問題是可持續性,2021年會怎麼辦?會有政府的支持嗎?還會有這個項目嗎?共產黨提到鄉村振興是另外一個政策。我看,長期關鍵的政策還是教育。

 

載歌載舞的中國雲南農民(吳馬太提供)
載歌載舞的中國雲南農民(吳馬太提供)

 

習近平在中國農村的形象

唐家婕:在當地村民眼中,中國共產黨、習近平的形象是什麼?

吳馬太:前陣子憲法修改,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當地人跟我說,“20年比10年好”,他們好喜歡習近平,希望他一直當領導人。因爲他們現在過的日子是他們經歷過最好的日子,他們感覺習近平在農村待過,理解村民的困難,他的政策也對考慮村民利益,因此對他非常支持。

當然也有一些人抱怨,說這是九牛一毛,共產黨只分給我們一點點的錢;或是會抱怨地方黨員腐敗或做得不好。但基本會這麼說:國家政策好、共產黨好、習近平好。本地的問題不影響他們對習近平、共產黨的領導。

唐家婕:2017到2019年,剛好也是美中關係變化最深刻的兩年, 這些變化如何影響你在中國農村裏的經歷?

吳馬太:基本上沒有什麼大影響,我們說山高皇帝遠。他們感覺北京這麼遠、美國更遠。北京跟華盛頓的關係跟我們偏僻地方沒有關係;或說這是政府的事情,跟我們老百姓沒有關係。偶爾也會有很有意思的對話,比如當地人對貿易戰的理解,有人會說特朗普是想傷害中國老百姓,但也有人會說特朗普是考慮到自己國家的利益,我們的習近平也是爲人民服務。

 

中國雲南農村的習近平形象(吳馬太提供)
中國雲南農村的習近平形象(吳馬太提供)

 

老外在農村被"請喝茶" 是什麼體驗?

唐家婕:你提過一次在農村裏被"請喝茶"的經驗,是怎麼樣的?

吳馬太:離我的小寨子大概十公里。附近城鎮的宣傳部,有一次打電話給我,他們說馬老師,你過來喝茶吧。我聽過"請喝茶"的概念,想說是不是我做了什麼壞事?因爲不知道什麼事情,有點感覺不太好。

第二天,我去找他們,一坐下來真的就開始喝茶了。當地就是一個茶區,他們知道我兩年結束,準備要離開,原來是想聽我的一些意見。問我茶如何?怎麼建立好的品牌?對我們環境保護有什麼意見?我感覺反而被尊重了,想聽我的意見,其實非常感謝他們。

他們後來寫了一篇宣傳文章,說馬老師贊共產黨好。我從來沒說過呀(笑),我是說過共產黨提高了當地人們的生活方式。這概念可能不太一樣。

唐家婕:你怎麼拿捏自己一個外來人在中國農村的角色?

吳馬太: 有一天跟我最好的朋友走路,我看着周圍的山感覺很平靜、風景特別好。他在這裏長大的,我問他你在這裏已經快50年了,你對這個山還有感覺嗎?

他看着山說,這是一脈山,因爲這些山我們貧困、我們窮了。我意識到他對山的理解跟我都不一樣,加上文化差別、政治差異、經濟區別,我們的看法有多麼不同。我感覺我的角色就是跟他們聊聊、學習,看他們怎麼理解在邦東村的生活。

對於我自己看中國、美國、看世界,還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有很巨大的影響。

唐家婕:謝謝你接受我們的訪問。

吳馬太:別客氣,我的榮幸。

 

記者:唐家婕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