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39军中尉流泪忏悔奉命进天安门 25后北京市民回忆当年

2014-05-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前39军1164高炮团中尉李晓明(网络图片)
前39军1164高炮团中尉李晓明(网络图片)

六四周年前夕,境外传媒推出回顾六四专辑,香港一家电视台采访前39军1164高炮团中尉李晓明,他在镜头前痛述当年奉命进入天安门广场清场的事迹时,不断流泪自责这是他毕生的耻辱,也是解放军的耻辱。经历六四的北京市民周四也向本台讲述当年情景,其中一人的照相机挡住军人的子弹,逃过一劫。

下周三是六四25周年日,中国大陆媒体一直避谈六四,但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许多媒体每年都会制作六四专题报道。香港NOW电视台日前采访六四后退役、现移居海外的解放军前39军1164高炮团中尉李晓明,他在讲述当年奉命进入天安门广场清场时,不断流泪自责,称这是他毕生的耻辱,也是解放军的耻辱。

李晓明说,当时39军在北京城东边部署,但在开入首都不少市民爬上运兵车与军人理论,又晓以大义,要求军队不要向学生和市民开枪。

北京一位经历六四的市民张先生星期四告诉本台记者,一位叫亚森的305路公交车司机,6月3日早晨,在德胜门外的马甸因驾车阻挡军车,被判刑三年。他说:“我们那条街道的亚森,你知道吧”。

记者:知道。
张先生:亚森在马甸(总站),他开305早班车,因为部队要进城,他开的班车上当时有好多大学生,要他把车横放在马路上,他就把车横在马路中央,把军车截住了,那些人(市民)把军车都烧了,他被抓走了,判刑三年。现在亚森,估计快六十岁了”。

李晓明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还说,到6月3日晚上,他们从上级得知有解放军被暴徒打死,当时他们个个都义愤填胸,上面这时把子弹发给他们。每人一书包子弹,大约有数百发。他说,他们奉命不惜一切要开进天安门广场。当天深夜,团长派人到天安门侦查,发现其他的部队已经开枪镇压。而39军是在4日清晨,进入广场,并负责协助公安追捕在逃的学生和民运分子。他还说,他在北京逗留到7月,然后返回沈阳的驻地,之后李晓明决心离开中国,希望能够保存历史。

北京一位6月3日在现场的退伍军人李先生告诉记者:“我都在现场”。

记者:当年的6月3日,有没有看见开枪?
回答:我就在现场。

记者:哦,有没有打到你?
回答:没有,没有,我当兵出身,还能打到我吗。

记者:他是乱枪扫射,还是见人就打?
回答:反正这个。。。。这个,就是那么乱,在电话里不说这些。

记者:现在电话里控制挺紧的吗?
回答:对啊。

这位李先生此前告诉记者,6月3日晚八、九点钟,他在距离天安门广场三百米左右的南长街路口及大宴乐胡同口,听到军队激烈的枪声,子弹不停地在他周围略过,射入树木,院门,其中一发子弹从侧面射穿他的照相机镜头,他庆幸躲过一劫。李先生还描述,由于大批军车被市民堵在城外,军人于是脱掉军装,赤膊、穿大裤衩乘地铁,进入天安门附近,再穿上军装,进入广场清场。

虽然已经事隔25年,但李晓明回忆当年流血场面,在电视机画面上,仍不禁潸然泪下,不断的说“这是一个耻辱”。

六四开枪镇压的另一个场地木樨地,民众死伤惨重。一位当年在解放军301医院工作女青年曾对记者描述,坦克车在街上,为了冲过路障,高速行驶,人被压成薄片,紧贴在马路上,自行车也被碾压成碎片。

当时居住在木樨地的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在木樨地,当时人趟在地上被(枪)打伤,还有血,当时地上的自行车,我们看到多了,都贴在地上,压过的”。

记者:因为坦克车很重,这些被压成薄片了。
回答:对,对,对。

喜欢摄影的市民张先生说:“六四那时候,我们去天安门游行,还拿着相机照相,照了好多黑白照片,那次是建国以来,北京市第一回听到枪声,第一回在北京市内放枪”。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林迪;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