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运城拆除瑞典传教士墓碑 中共意图抹去当地历史

2020-10-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瑞华会传教士在解州镇的墓地(寒冬网)
瑞华会传教士在解州镇的墓地(寒冬网)

据《寒冬》杂志10月17日披露,中共于今年九月拆除了山西运城市解州镇的瑞典传教士墓碑。10月20日,记者采访了两位来自山西的基督徒,他们分别从历史文化及宗教迫害的角度讨论了这一事件。美国人权组织“国际基督教关怀”成员也对此事件进行了分析,指出此举与中共“宗教中国化”政策有关。

运城地处晋西南,自十九世纪后期起就与瑞典传教士结下不解之缘。在1888年—1950年间,先后有上百位瑞典瑞华会(Swedish Mission in China)的传教士来到此地传教。据《寒冬》杂志今年10月17日披露,中共于今年9月12日以拆除“违法建筑”为名,出动了上百名人员,将安葬在运城市解州镇一处公墓的二十名瑞华会传教士的坟墓拆毁,并在废墟上种植植被。10月20日,记者采访了两位来自山西、现居美国的基督徒,听取了他们对这一事件的看法。

 

传教士墓地拆毁后被种植了植被(寒冬网)
传教士墓地拆毁后被种植了植被(寒冬网)

 

白先生现居美国西部,在出国前曾从事文史工作。他从历史的角度分析了中共拆毁运城解州瑞华会传教士墓的用意:“山西的天主教、基督教曾经非常发达。尤其是十九世纪末,很多从西方来的宣教士来到了山西,给山西带来了很多文明的种子。他们给当地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新的宗教,而且更多的是现代文明,带来了许多医院还有学校。这其实是促进了山西当地的近代化和现代化,它是现代晋文化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而现在中国对这样的遗迹、曾经存在过的这样一群人进行毁灭,消除他们在当地的一些影响。这说明,中共对真正的先进文明是抵制和压迫的。这更反映了中共对真正的文明开化有一种恐惧心理,因为人们一旦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或者需要什么的时候,其实是不利于他们在这个地方进行统治的。”

 

瑞典传教士于晚清民国时期在运城建立的教堂内景(瑞典东亚福音会网站)
瑞典传教士于晚清民国时期在运城建立的教堂内景(瑞典东亚福音会网站)

 

现居加州、来自山西的范旭明则说:“运城解州政府强拆和填平瑞华会宣道士墓地,让我想起1900年发生在山西各地的教案,清政府当时实行了针对宣教士和基督徒骇人听闻的大规模屠杀。山西的基督徒付出了最惨重的代价,有两百多位各国传教士、两万多位弟兄姊妹被残忍杀害,遇难人数是当时各省之最。今天的中国政府和晚清政府处境一样,都是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作为来自山西的基督徒,我希望弟兄姊妹们请谨记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们的故事:信仰不变、同胞不忘、祷告不停。”

 

近代瑞华会传教士在山西运城的合影(瑞典东亚福音会网站)
近代瑞华会传教士在山西运城的合影(瑞典东亚福音会网站)

 

美国人权组织“国际基督教关怀”(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东南亚区负责人吉娜·吴(Gina Goh)也对这一事件发表了看法。她说:“自从习近平上任以来,宗教政策就是趋向‘宗教国有化’,也才会有所谓的‘宗教中国化’及遵行‘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方向。这几年来,北京对宗教的打压更是严厉,是‘改革开放’以后少见的压迫。如今的中共政权,不仅针对仍在国内的宣教士进行驱逐、威胁、恐吓,连已经过世数十年的宣教士的墓地都要摧毁,这看得出他们对基督教的恐惧。任何跟西方有关系的人、事、物,现在似乎会特别遭受到(中共)打压。”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