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美国应该对中国实施更严厉的制裁

2019-07-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法轮功学员张玉华参加“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记者王允摄影)
法轮功学员张玉华参加“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记者王允摄影)

在中国多次被劳教、屡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原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系主任张玉华7月17日在美国国务院举行的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为法轮功遭受中国政府的打压作证。她呼吁,美国应该对中国实施更严厉的经济制裁。请听本台记者王允对她的专访。

 

记者:张女士,您好!首先,您作为法轮功学员,谈一下您被打压的经历,好吗?

张玉华:我所经历的有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折磨。可以说,我是夫离子散。我现在的丈夫马振宇是第二任丈夫,他也是法轮功学员。中共历次的政治运动,大家都知道。所以,迫害一开始,我们的配偶首先想的就是如何不影响孩子的前途。所以,马振宇的妻子迫于环境的压力,和他离婚了。2001年就离了。我丈夫也是迫于这种压力,2000年就和我离婚了。我们都是独自一人,所以就走到一起,互相有个照应。

说到肉体上的迫害,比如说,(在监狱里)罚站,让你不睡觉,他会无休止地让你站下去,一直折磨下去。最后,到你肉体承受不住的时候,到达临界点,然后你说,“我放弃。”

记者:你当时到了这种临界点吗?

张玉华:到了,因为我也曾经讲过,我放弃。可是当这种话一出口的时候,你马上感到一种羞辱感,就是你的人格尊严被践踏了,而且你的道德良知被践踏了。

 

 

记者:当你说放弃之后,他们把你释放了吗?

张玉华:不,因为我当时已经被判刑了。当你说放弃的时候,他们会继续对你进行折磨……这就像一个陷阱一样。先是一层让你落下去,马上下面还有一层陷阱,他又抽掉,又让你落下去,一直让你掉到陷阱的底端。

记者: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张:他这么做的目的,一方面让你表示放弃法轮功,同时,你放弃之后,还要去告诉别人去放弃法轮功。

记者:就是逼迫你到外界去作证,是这样吗?

张:对,就是你先放弃法轮功,然后你要到外边去说,共产党如何如何好,救了我等等,他让你到外界去为他们做宣传。

记者:那后来你有向外界这样作证吗?

张:我没有,因为那是我的底线。

记者:你在狱中一共呆了多长时间?当时他们是以什么罪名给你判刑的?

张:我总共有三次被劳教,第一次是从2000年到2001年。接下来,2002年我又被抓,判刑4年。2009年,我又被抓,劳教一年半,中途因为他们认为我不遵守规矩,又给我加了一个月,总共是一年七个月。最后一次是2011年,又是一年的监禁。

记者:那是以什么样的罪名?

张:就是所谓以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我的理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我们是依照中国宪法来讲真相,给领导写信,他们却说我们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我丈夫这次被抓就是因为他给六个国家领导人每人写了一封反映法轮功问题的信。那我个人,2011年被绑架。当时他们在我兜里没有找到任何法轮功资料,而且那时候我搬家,他们也没找到我的家在哪里。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是把我劳教。

2019年7月17日美国国务院举办的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现场(记者王允摄影)
2019年7月17日美国国务院举办的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现场(记者王允摄影) Photo: RFA

记者:他们劳教你是在什么地方?这个过程中,他们有强迫你劳动吗?

张:我是在江苏女子劳教所,他们对我是有逼迫劳动的。

记者:什么样的劳动?

张:都有,做服装、做娃娃、做鞋一类的,有些我知道是用于出口的。

记者:在这次部长级会议上,你会提出什么样的倡议或建议呢?

张:我希望美国政府一定要采取措施,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这种迫害。现在出台的马格尼茨基法案,我感觉力度还不够。还是要采取经济上的制裁,来制止中共政府对人权的迫害。

记者:您这次来参加这个会议,您丈夫还在国内,您有什么担心吗?

张:我很担心,2011年我丈夫被判劳教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在江苏省方强劳教所,每三个月抽血一次。我在监狱、在劳教所,都被迫抽过血。但是2006年我从监狱出来之后,我知道了活摘器官这个事情,我才知道,抽血和活摘器官是联系在一起的。

记者:您来参加这个会议,对国内家人是有风险的,您怎么考虑这个事情?

张:我想现在不能只考虑个人,这种对信仰自由的残酷迫害如果不停止、不揭露的话,世界永远不知道真相,不知道它的残酷性,那么会有更多的人受害。所以,我也在这里呼吁,美国政府帮助我跟中国政府打交道,一定要把丈夫释放出来。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