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教会教友专访:被持续打压的多元化开放教会

2021.12.10 14:3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秋雨教会教友专访:被持续打压的多元化开放教会 秋雨圣约教会被持续打压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成都秋雨圣约教会2018年12月9日被中国政府查抄,牧师被抓捕,造成让外界哗然的秋雨教案。三年来,中国政府对秋雨教会的打压一直在持续。在世界人权日前夕,身在美国的秋雨教会教友任瑞婷与丈夫彭然参加了美国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举办的林昭自由奖颁奖大会。以下是本台记者王允对夫妇二人的专访。



持续的打压 封闭的社会

记者:秋雨教会的近况如何?

任瑞婷:还是在持续被打压。其实现在整个中国教会的状况都不是很好。一方面是政府的逼迫,一方面是疫情的原因,所以我所了解的中国很多大型教会现在都把公开的聚会改成了小组的、家庭的模式。秋雨教会也不例外。但秋雨教会的情况更严重,就连小组的聚会都会被控诉为非法聚会,小组成员会面临15天甚至是更长的拘留。有些会友会在一些敏感日期被警察看守在家里,或者外出都有人跟踪。更加糟糕的是一条大锁链锁在家里,你没有办法外出,也没有办法接受其他人的探视。

(背景:秋雨教会的牧师王怡在2018年12月被中国政府抓捕,2019年12月被四川省成都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记者:王怡牧师有最新消息吗?

任瑞婷:我们的王怡牧师最近有一个好消息是,他被捕三年以来,第一次能与他的妻子见面。可是我觉得,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王怡牧师本就是含冤入狱,三年才见第一次面,并且是在严重监督的情况下,他实际也没有办法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会面明显是不够的。

秋雨教会舒姓姐妹的八岁儿子被警察重摔在地头部受伤(志愿者提供)
秋雨教会舒姓姐妹的八岁儿子被警察重摔在地头部受伤(志愿者提供)

记者:除了对秋雨教会的打压外,你们所了解的其他教会有什么样的遭遇?

任瑞婷:也有一些和我们教会关系匪浅的教会遭到攻击,比如同在四川的德阳青草地教会的两位长老被控诈骗罪,教会的很多同工也不断地被传唤调查等等;还有贵阳的仁爱教会张春雷长老,他也是被控诈骗罪。我想这可能不是巧合,中国是在有组织、有计划地打压秋雨教会,以及和秋雨教会有一些关系的教会。

记者:你说到中国政府在有计划地打压教会,你们觉得他们(中国政府)在恐惧什么?

彭然:我觉得这个政党本身就是对宗教有敌意的,他们不仅是对基督教有一系列的打压,他们对佛教也有打压,包括在四川的藏传佛教,比如色达这个地方,当地佛学院本来聚集着很多信徒,但现在据说有一大半是被关闭了。

记者:你们觉得在未来一段时间,中国政府对宗教的政策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任瑞婷:在外界看来,秋雨教会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我们听说,有中央的人特别下来督办秋雨的教案,我们感觉似乎也是这样。成都市多个派出所同一时间派出很多人,对教会的牧师、长老以及会友进行分批的、分级别的抓捕和看守。我觉得如果秋雨的状况没有好转,其他教会或者说基督教在中国的情况也不会有所好转。因为秋雨教会是一个范例,如果它都被持续打压,与它有关系的教会还在持续被关闭,长老等人还在被诬告,其他的教会也不会有好转。

秋雨教会的两名教友被警察从舒姓教友家带走(志愿者提供)
秋雨教会的两名教友被警察从舒姓教友家带走(志愿者提供)

开放的教会 广传的福音

记者:你们今天来参加这个人权为主题的会议,这个会议对你们的意义是什么?

彭然:我觉得无论是主内的弟兄姐妹,那些被打压的人,还是在民间组织,比如NGO的人,还有像张展这样被打压的公民记者,他们的遭遇显示出了整个中国社会不开放的程度,以及对媒体的禁锢。这个会议就是对他们的声援。

记者:你们之前是如何加入教会的,对教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任瑞婷:教会原先是一个欣欣向荣、全面发展的状况,但现在却被打压到连聚会都不能进行。我是16岁就进入了教会,就在教会的学校上学,2017年的时候,我又进入了教会与其它教会合办的神学院,所以我是一直在教会里成长起来。我又是在教会里的一些服侍活动中,比如话剧社的活动中认识了我先生,所以我们两人就在一起了。

记者:我也想了解教会里边的会友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他们大致是来自哪些阶层?

彭然:我们教会在成都是非常公开的一间教会,我们教会还有专门对孩童进行古典教育的学校。有外地的不同阶层的人可能比较向往这种教育,他们会把子女送到我们教会的学校来读书,他们就会到我们教会聚会。所以,我们教会有来自各个阶层的人。我们教会聚会的时候,最多可以达到七、八百人。这七、八百人中什么职业的都有。像我就是在公司上班的白领,但也有开公司的老板,还有做一些基层工作的草根,比较多元化。

左图:一位拒绝搬迁的信徒与政府方人员发生激烈争执。(视频截图); 右图:家住武侯小区的多名基督徒遭到驱赶,有信徒被警察带走。(视频截图)
左图:一位拒绝搬迁的信徒与政府方人员发生激烈争执。(视频截图); 右图:家住武侯小区的多名基督徒遭到驱赶,有信徒被警察带走。(视频截图)

记者:很快就要到圣诞节了,这是基督教中很重要的节日,你们想对国内的基督徒说些什么?

任瑞婷:我们教会曾经在圣诞节有很多活动,是面向社会的传福音的活动,包括2018年12月9日我们教会被查抄那天,我们都在进行话剧的排练。可是从那一天开始,我们再也不能进行公开的活动了。所以,我也想鼓励大家,虽然我们现在不能公开地聚会,可是,我们通过这些活动纪念圣诞节,其实是为了我们的信仰去纪念耶稣的降生,是纪念福音。所以,只要我们还在纪念福音,在坚持信仰,即使圣诞节我们过得比较寒酸,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彭然:我们教会以前在圣诞节是会举行很隆重的仪式,牧师会来讲道,讲述教会的历史以及为什么要过圣诞。我们教会的传统是有一场话剧的演出,这个话剧是把一些圣经的主题改编的剧目,通过这个演出向慕道友和社会人士传达福音。我们教会被打压后,就不再有这些活动了。但我相信,我们教会的兄弟姐妹还会以他们的方式来传达基督的福音。

记者:感谢你们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王允   责编:申骅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sunny
2021-12-11 00:01

秋雨的圣诞敬拜活动,我曾经参加过三次,每次教会为场地租用大费周折,会有人干扰,但每次活动都很平安和隆重,弟兄姊妹都来参加,也有很多慕道的朋友,聚会有话剧表演,牧师证道,节目表演,如今恐怕都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