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治安隐忧:失业的两千六百万农民工(图)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日前对外表示,中国搞达两千六百万的农民工失业大军正在日益成为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的不稳定因素。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2009-02-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农民工(法新社资料)
图片:农民工(法新社资料)
法新社


中国中央农村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日前表示,这2600万失业农民工是指目前已经失去工作或者没有找到工作的农民工,再加上每年500万到600万的新增农民工。旅居法国的中国劳工问题专家蔡崇国表示,虽然这么庞大的农民工失业群体的确会成为社会治安的隐忧, 但更为严重的隐忧不是失业的群体,而是那些正在工作着的农民工:

“特别是在南方的一些工厂里面,还有在城市企业里面的工人,他们或者是工资太低,或者是工资不能发放,然后又没有集体协商的渠道,又没有罢工的权利,那么,他们那种不满会激起所谓的一些群体活动,那就是罢工啊游行示威,这个其实会更重要。”

蔡崇国认为,失业的农民工如果引发社会不稳定,其影响是分散的,不像在岗农民工那样集中和有组织性。然而,美国中国问题观察人士伍凡认为,两方面原因的确使大量农民工失业问题演变成一个巨大的社会治安隐忧:

“这些农民工离开了农村,第一代包括第二代已经一二十年了,他们的主要收入在百分之五十、六十以上,靠在外地打工收入养这个家。那么,现在主要的收入突然中断了,你手上即使有点钱,你能够过几个月吧。如果再找不到工作,那么谁来养这些人?并且还有第二代的农民工,他们出生在外地打工的地方,既不是农村人口,也不是当地城市的人口,而夹在一种流浪的状态,现在突然也没有工作了。你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这些人悬在空中,没有饭吃,你说怎么办?”

伍凡认为,中国一亿三千万农民工中,失业和找不到工作的其实要远远大于2600万的数字。中国此前的官方估计只有1000万到1500万。有学者认为,中国第二代农民工已经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吃苦耐劳,“进城能打工,回乡能种地”。不过,蔡崇国表示,农民工对政府是否给予帮助的要求其实并不高:

“农民工并不像当年国营企业的下岗工人,遇到了问题他们怪政府。他们(农民工)要找工作大部分靠自己。要知道,这几千万农民工在外打工几年,培养了一个万事靠自己的基本心态,只要地方政府不欺人太甚,不腐败太过份,这个他们有一大部分的不满就没有了。”

中国各地各级政府是否有作为,起码对农民工提供基本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像再就业培训就会化解农民工可能产生的不满。那有没有可能,中国农民工失业的问题会-随着国内外经济周期的变化迎刃而解?伍凡对此表示:

“我承认经济有周期,问题是:这次经济周期要多长才能过去?在还没有过去之前,这些人还找不到工作,没有饭吃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实际上,我们的担心,已经有中共中央的人自己出来讲话了。”

伍凡所说的中央中央自己的人指的是中国中央农村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陈锡文日前对外表示,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还没有触底,农民工失业问题可能将会更加严重,不仅可能加剧社会矛盾,而且甚至可能引发所谓的群体事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