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容遣送名虽无 非法黑狱仍遍布

河南省驻北京的信访办人员私设监狱,关押并殴打上访者,法学博士许志永上周前往调查黑监狱了解情况时,也遭到五六名男子暴力对待,誓言揭露黑幕。官员却指“别有用心的人在做文章”。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08-09-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曾经在2003年“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对收容遣送制度做违宪审查的发起人之一许志永星期一在网上发表了他调查北京黑监狱的文章说,9月21日早上接到一位河南上访者的短信称,他们被关押在陶然亭附近太平街青年宾馆后面的黑监狱。当他找到那里时,只见现场白色的铁门紧闭,旁边一个窗户。许博士正要拍照,周围冲出六至七名男子,其中一位光膀子的男子突然照着许博士的胸部就是一拳,另一只手里还拿着锁头。许博士星期一告诉本台“大概的情况是有关押上访者的监狱,我知道了就去了,在那里也遭到了暴力对待”。

记者:你们有报警吗?
许博士:我们没有报警,青年宾馆的黑监狱大约有六七个打手。

记者:据您所知,那个黑监狱存在多久了?
许博士:至少一年以上,最近才发现,我知道去年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关)在那里。

记者:警察会知道吗?
许博士:警察应该知道。

这个非法的黑监狱是河南省驻京办为了对付上访者而设立的临时关押地点,上访者被带到这里,不但失去自由,还会遭到毒打。本台致电河南省驻京办,试图查询有关情况,一位女官员否认他们在北京设黑监狱,更指是“别有用心的人在做文章”。“我没有听说过,今天你(本台记者)说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一般有上访的都要劝他们,让他们回去,甚至给他们路费,出现这样的事情吧,肯定是有一别有用心的人在做什么文章吧”。

许博士在被殴打的第二天,再度探访黑监狱,他之前接到了被非法关押在内的河南访民王金兰的短信,但许博士未走到黑监狱门口,四五个看守就喝问他干什么,其中一个穿红上衣的就是开封市信访局副局长刘凤祥。许博士说,他在三年前被此人和众多的截访者聚众殴打过。

许博士曾质问刘局长非法拘禁上访者,而刘表示这些人都是自愿的。许博士准备给被关在里面的王金兰打电话,刘局长一把夺过许博士的手机,照脸上就是一拳。此时,被关押的王金兰从黑监狱发出短信说:“里面有31人,刚有个洛阳钢厂的女工刘翠花,被打断肋骨。”之前她发短信劝告许博士,说地方政府还给流氓打手重赏。

最后看守们发现了许博士的媒体朋友,高个子看守上前夺过记者的手机,摔个粉碎,又焦急地不断地给地方政府打电话,要求赶紧把王金兰接走。终于地方政府派人来带王金兰,接她的是一个法官。王金兰说,她到最高法院上访时,刚填完表就被带到这里。

许博士披露,“所有上访的人被关在至少三个地方,一个省的黑监狱不止一个,不是所有的省都有,但是有的省不止一个”。

记者:(黑监狱)曝光了以后,你们还会做些什么。
许博士:这个曝光的力度还不够,我们还会继续努力,去那些地方。

2003年3月,大陆青年孙志刚被收容致死引起广泛关注。5月14日,三位青年法学博士许志永、俞江、滕彪,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对《收容遣送办法》进行违宪审查。6月22日,北京宣布废止施行了21年的《收容遣送办法》。

许博士在文章中指出,收容遣送站里面关押的一类重点人口就是上访者,2003年以后,收容遣送站没有了,黑监狱应运而生。河南信访部门买通见利忘义的宾馆,雇佣黑社会打手,加上给自己的亲戚安排就业,组成了这个黑监狱,国家信访局周边类似这样的黑监狱还有很多个。青年宾馆普通房间对外价格是每天120元,但一个房间关押六七个上访者,每个上访者地方政府要给宾馆每天付150元。

文章最后指出。某种意义上说,这里远比黑砖窑更可怕。这里必须改变。要努力把阳光带到这里,哪怕是一点点,相信终于有一天,这个可怕的角落能够消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