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容遣送名雖無 非法黑獄仍遍佈

河南省駐北京的信訪辦人員私設監獄,關押並毆打上訪者,法學博士許志永上週前往調查黑監獄瞭解情況時,也遭到五六名男子暴力對待,誓言揭露黑幕。官員卻指“別有用心的人在做文章”。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報道

2008.09.29 14:05 ET

曾經在2003年“上書”全國人大常委會,建議對收容遣送制度做違憲審查的發起人之一許志永星期一在網上發表了他調查北京黑監獄的文章說,9月21日早上接到一位河南上訪者的短信稱,他們被關押在陶然亭附近太平街青年賓館後面的黑監獄。當他找到那裏時,只見現場白色的鐵門緊閉,旁邊一個窗戶。許博士正要拍照,周圍衝出六至七名男子,其中一位光膀子的男子突然照着許博士的胸部就是一拳,另一隻手裏還拿着鎖頭。許博士星期一告訴本臺“大概的情況是有關押上訪者的監獄,我知道了就去了,在那裏也遭到了暴力對待”。

記者:你們有報警嗎?
許博士:我們沒有報警,青年賓館的黑監獄大約有六七個打手。

記者:據您所知,那個黑監獄存在多久了?
許博士:至少一年以上,最近才發現,我知道去年這個時候,已經有人(關)在那裏。

記者:警察會知道嗎?
許博士:警察應該知道。

這個非法的黑監獄是河南省駐京辦爲了對付上訪者而設立的臨時關押地點,上訪者被帶到這裏,不但失去自由,還會遭到毒打。本臺致電河南省駐京辦,試圖查詢有關情況,一位女官員否認他們在北京設黑監獄,更指是“別有用心的人在做文章”。“我沒有聽說過,今天你(本臺記者)說的,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一般有上訪的都要勸他們,讓他們回去,甚至給他們路費,出現這樣的事情吧,肯定是有一別有用心的人在做什麼文章吧”。

許博士在被毆打的第二天,再度探訪黑監獄,他之前接到了被非法關押在內的河南訪民王金蘭的短信,但許博士未走到黑監獄門口,四五個看守就喝問他幹什麼,其中一個穿紅上衣的就是開封市信訪局副局長劉鳳祥。許博士說,他在三年前被此人和衆多的截訪者聚衆毆打過。

許博士曾質問劉局長非法拘禁上訪者,而劉表示這些人都是自願的。許博士準備給被關在裏面的王金蘭打電話,劉局長一把奪過許博士的手機,照臉上就是一拳。此時,被關押的王金蘭從黑監獄發出短信說:“裏面有31人,剛有個洛陽鋼廠的女工劉翠花,被打斷肋骨。”之前她發短信勸告許博士,說地方政府還給流氓打手重賞。

最後看守們發現了許博士的媒體朋友,高個子看守上前奪過記者的手機,摔個粉碎,又焦急地不斷地給地方政府打電話,要求趕緊把王金蘭接走。終於地方政府派人來帶王金蘭,接她的是一個法官。王金蘭說,她到最高法院上訪時,剛填完表就被帶到這裏。

許博士披露,“所有上訪的人被關在至少三個地方,一個省的黑監獄不止一個,不是所有的省都有,但是有的省不止一個”。

記者:(黑監獄)曝光了以後,你們還會做些什麼。
許博士:這個曝光的力度還不夠,我們還會繼續努力,去那些地方。

2003年3月,大陸青年孫志剛被收容致死引起廣泛關注。5月14日,三位青年法學博士許志永、俞江、滕彪,上書全國人大常委會,建議對《收容遣送辦法》進行違憲審查。6月22日,北京宣佈廢止施行了21年的《收容遣送辦法》。

許博士在文章中指出,收容遣送站裏面關押的一類重點人口就是上訪者,2003年以後,收容遣送站沒有了,黑監獄應運而生。河南信訪部門買通見利忘義的賓館,僱傭黑社會打手,加上給自己的親戚安排就業,組成了這個黑監獄,國家信訪局周邊類似這樣的黑監獄還有很多個。青年賓館普通房間對外價格是每天120元,但一個房間關押六七個上訪者,每個上訪者地方政府要給賓館每天付150元。

文章最後指出。某種意義上說,這裏遠比黑磚窯更可怕。這裏必須改變。要努力把陽光帶到這裏,哪怕是一點點,相信終於有一天,這個可怕的角落能夠消失。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