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警方高压恐吓 试图分化民众抗议

苏州市公安局虎丘分局本周六在虎丘高新区各小区张贴公告,要求参加抗议堵路的民众撤离,并敦促参加“不法行为”的人员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10-07-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这份公告称:“2010年7月12日以来,高新区通安镇部分群众因拆迁补偿事宜到政府机关诉求,逐步发展到有冲击政府机关、堵路、妨害警方执行公务等不恰当行为,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对于已经参加不法行为的人员,警方敦促你们再三日内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海外“博讯网“本周日的报导说,有当地居民还在上周六收到政府统一发布的手机短信,称“通安群体事件已转化为境内外违法分子有组织、有目的的政治行为,严重损害苏州形象,危害国家安全。”曾经因为参加苏州征地抗议活动而挨过好几警棍的通安镇村民曹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本人并没有接到这样的短信,不过,有关当局已经明显地把这场群众自发的维权活动上升到了有政治目的群体事件。曹先生说,他现在只能用“社会太黑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如果只是说拆迁不公的话,政府官员贪污的话,他们好像没有这个劲头欺压老百姓对吧?但是如果他们给你扣一个反政府,造反的一些名义的话,这帽子一扣的话,他们就可以镇压下来。” 

通安镇主要领导已经在上周三被免职,虎丘区还会同苏州市政府各相关部门组成5个工作组,进驻华通花园四个社区和真山社区开展工作。曹先生表示,在他看来,有关当局将通安镇的主要领导撤职只不过是为了敷衍群众。而所谓的工作小组,更是没有打算解决老百姓的实质问题。

“本来是说好今天25号嘛给予答复的。现在工作小组调查的工作我觉得是很敷衍的事情。表面上他们是在听取民众的意见,但我觉得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比如说为什么那种拆迁大部分是十多万的价格,沿途??都没有??的。然后现在的大部分都在七、八十万,有的时候是一百多万,然后土地也有隐藏,他们都没有这方面的解释。” 

曹先生表示,周六的公告发布之后,星期天去街头抗议的人明显少了很多,但是街头的武装军警还是无处不在。曹先生说,据他了解,有关当局采取了一下这些步骤来瓦解群众的力量。

“他们一方面是控制那些老师和公务员,因为老师是那政府的工资,还有他们通过当地企业的员工发通知下去,通知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如果他们去参加抗议的行动他们会受到下岗或解雇的危险。”

连日来一直在帮助通安镇村民维权的北京维权人士于国福表示,政府部门不是通过法律途径来帮助在征地中受到不公待遇的村民,而是用高压恐吓的方式来压制维权民众,实在让人气愤。

“他要是在去通安那种那不是构成犯罪,它可以对参观进行惩罚,与群众进行沟通,维护老百姓的利益,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和谐嘛。”

广东民间维权组织“公民不合作”创始人唐荆陵律师则认为,把群众维权的群体性事件上升到有政治目的的反政府行为,是有关当局的常用伎俩。唐律师说,在他看来,通安镇村民应该学会保护自己,暂时先不要到街上抗议,等事情平息了之后,再次出击。

“一般来讲,当局镇压或升级还是会有一些苗头可循的,像这样一种诬蔑性的表率就已经是被升级了。至于是海外敌对势力怎么样怎么样,现在我们维权的民众很多是关于经济上的利益,像土地方面的权益,当然这种权益有很高的政治性在里面。所有当民众在这种坚持性很强的抗议活动当中,就让当局很难维持局面。这种情况下它(政府)就会采取很强的打压手段。民众对这个不能说没有认识,如果是没有认识的话,那么可能在这一次强硬的打压之后就会丧失继续斗争的勇气。如果民众早一点认识的话,识破它的诡计,大家该休息一段还是休息一段,因为毕竟民众的力量是大过这些人的力量,但是民众的力量还在于持久性,所以要做拼死一搏的话,民众了力量是比不过利益集团的。”

另据报道,有四名安徽籍民工在通安镇村民的抗议活动中,躲在现场群众的后面向维持秩序的警察扔石块、砖块,目前该四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被依法刑事拘留。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