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水死”遭质疑 嫌犯人权需保护

继去年云南“躲猫猫死”等多起犯罪嫌疑人离奇死亡事件之后,河南这两天又传出“喝水死”事件。河南鲁山县青年王亚辉因涉嫌盗窃2月18号被关入看守所,3 天之后,王亚辉的家属接到他已经死亡的通知。家属发现王亚辉身上伤痕累累,乳头被割,警方有关王亚辉喝开水时突然发病死亡的说法引起公众的强烈质疑。如何保护犯罪嫌疑人的权利问题再次引起关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邀请北京的法律专家刘晓原先生和重庆的独立分析人士李运生先生进行讨论
2010-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者:去年也是年初的时候,云南发生的这个‘躲猫猫’事件的时候,我们就请刘晓原先生分析讨论过。那么一年过后,河南又出现‘喝水死’这个事件,网上也有很多人议论他们说是进看守所三天之后,向警察所说的:‘喝开水突然发病死亡’。这个令人难以让人置信。刘晓原先生你怎么看这个事件?你觉得网民的怀疑有没有道理呢?

刘晓原:我认为我们的怀疑有一定的根据。据我了解在看守所里要喝上开水是非常难的。

记者:喝开水非常难是什么意思?是喝不到开水? 不给开水喝是吧?

刘晓原:据看守所出来的人告诉我,喝得很多的是凉水。其它的看守所的有些疑犯出来,所以他们说能喝那么多开水吗?一个人口渴了要喝开水,会喝死吗?这点估计只有被别人强迫喝开水,喝得太过量了,那是会致死的。据说他身体还有其他的伤痕,我们就会怀疑了他是不是造成了刑讯逼供、或者酷刑、受到了虐待?这种酷刑也有可能是看守所管教的一员警察,也许是有可能关押在一起的同室的被羁押人犯强迫他。从这个案件让我想起了去年河北省赞皇县有一个类似的案件受害人叫做秦英伟,他当时是在看守所里被那些关押在一起的人长期逼迫他喝大量的水,造成了身体的严重伤害,后来眼睛也看不见了。这个案件去年媒体报过。那么从这个事件我们自然会想到这个王亚辉很有可能是酷刑。

记者:李运生先生那你怎么看这个事件?

李运生:刚才这位律师先生说得是很有道理的。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国家应该说过去大量存在,现在、今后还会不断的发生。监狱也好,看守所也好,它们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它不会随便整你的。他的整你是受到了监管人员的授意,他才对你动手的。所以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注意。并不是人犯之间,被关押的人员之间互相折磨对方。他得采取种种方法把你殴打或者怎么怎么样对付你,他都是受到监管人员的授意他才能够这样做,否则他不可能这样做的。比如说监管人员对你很不满意的时候,他又不好直接做一些违法的事情,那他就授意跟你同一监室里面的人,用各种的办法来对付你。

记者:去年‘躲猫猫’的事件当时爆发的时候,网上有很多很多的怀疑啊批评。那么当时的事件有几个责任人都是受到了惩处。那刘晓原看这个事情之后呢,为什么还是连续发生这样的被网民所说的这种诡异死。那网民把这种死叫做做梦死、发烧死,这种诡异死那不是不断发生吗?根本原因是什么呢?

刘晓原:我认为根本原因是监督的方面。还有一个是从大的方面说是对人权的不尊重。没有充分的保障嫌疑犯他的正当的人身权力得到保证。因为按照法律的规定,疑犯的身体健康权、生命权都受法律保护的。嫌疑犯在看守所里可能我们的管教看守所包括住所,检察官都对这方面的监管还是不到位。特别有些还会存在刑讯逼供。有的管教人员授意把关在一起的人犯案,对刚进来的疑犯进行折磨。我想这主要还是上面对人权的尊重的方面,还有一个监管的不到位、失职。因为去年‘躲猫猫’事件发生以后,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全国的看守所都进行过检查,但是我们很奇怪的是,他们检查完之后,这样的事情还在发生。包括去年云南的那个纸币开手铐那个上吊自杀的那个,现在这个事件我一直在关注,一直还没有结果。那么现在又不断的。河南的王亚辉的事件,我是比较相信这个是遭到了刑讯逼供因为他乳头都被割去了,肯定是遭到了逼供或者酷刑的虐待。另外他三天之内能够喝水致死的话,这类事情的发生定要引起我们的公安部门特别是监管部门、检察院的高度重视。要组织调查,如果你用喝水致死想敷衍观众是敷衍不过去的。因为‘躲猫猫’的事件充分说明公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能够从自己的生活常识,常理上能够加以判断出来。如果你司法机关还要意味地隐瞒下去的话,更会激起公众对司法失去信心。

记者:那么刚才说到了去年的‘躲猫猫’事件,全国的司法机关对这个事情全部进行了大检查,但是还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李运生先生怎么样才能够杜绝啊?或者是这样的现象受到遏制呢?

李运生:现在应该说要使杜绝它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国家现在虽然制定了很多的法律条例,一些规章制度等等。经常有什么检查之类的东西。这些形式上的东西都有。法律的条文现在好像也是成千上万的吧。但是实际上中国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所以这样的东西不断的出现就应该是很正常的。再加上各个地方的司法人员啊,包括什么公安人员啊,监管人员啊等等。实事求是的说,他们的素质本来就不是很高的。现在像他们这种并不是公开的向社会招聘择优录取的,而是通过各种各样的门道进去的。所以他们的素质并不是很高。在执法上,经常会出现一些违规的东西。再加上我们中国大陆的话,实事求是的说对人权这个东西呀,可以说过去没有,现在也并不很重视的。中国如果说在根本的问题上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的话,那么象这类的问题今天会有开水死,明天说不定还会有走路死啊,吃饭死啊等等都会冒出来的。能够得到曝光的他还算是一种幸运。更多的根本就没人知道。所以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中国非得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也就是说从制度的层面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邀请北京的法律专家刘晓原先生和重庆的独立分析人士李运生先生进行就河南“喝水死”事件进行的讨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