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聚氰胺苦主沉冤未雪 “皮革奶粉”卷土重来(图,视频)

中国出现了可致命的“皮革奶粉”,虽然农业部日前下令,除要检测奶制品中的三聚氰胺含量外,还要检测“皮革水解蛋白”和碱类物质。网民质疑有法不依的社会,诚信何在。此外,被判刑入狱的毒奶粉维权家长郭利,遭到不公正对待及上诉材料“被丢失”。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1-0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皮革奶”的出现,让消费者多了一份担忧。(网络图片/记者乔龙)
图片:“皮革奶”的出现,让消费者多了一份担忧。(网络图片/记者乔龙)
   



下载视频文件


继三聚氰胺奶粉后,又发现奶制品出现可致命的“皮革奶粉”,有不良商人竟将皮革废料的动物毛发等物质加以水解,再将产生出来的粉状物掺入奶粉中,意图提高奶类的蛋白质含量蒙混过关。用这种原料生产水解蛋白,重铬酸钾和重铬酸钠自然就被带入产品中,可导致中毒,甚至造成儿童死亡。中国农业部本月12日下令,要求对全部鲜牛奶样本都要检测是否含有三聚氰胺,再抽30%的样品检测皮革水解蛋白和碱类物质。
 
“结石宝宝之家”发言人蒋亚林对此表示愤怒,她本周四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这个事情说到底,我觉得是政府的不作为。奶企无良厂商,他为什么敢于无良?他为什么敢于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做?就是因为惩罚不到位,他们没有承担自己的责任。”
 
早于2005年,已有媒体揭发山东奶商在牛奶中添加“皮革水解蛋白”,当局曾经大力整顿;但在2009年3月,浙江省金华市“晨园乳业”又被查出制造“皮革奶”及1300箱受污染的奶制品。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媒体揭发三鹿毒奶粉,其后当局检测出至少23种牛奶制品的三聚氰胺含量严重超标。不过,仅三鹿集团受到处罚,其余的奶企未受影响。
 
毒奶粉患儿家长赵连海及揭发雅士利奶粉的北京家长郭利,却先后被判刑。郭利的辩护律师张燕生认为,“毒奶粉”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在于奸商有恃无恐:“上次三聚氰胺案件发生以后,他(政府)只处理一家,不是说谁出了这个事情,你大家都来处理。但总是会有另一个声音,要保护企业。会有人觉得大家都在做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像雅士利他不仅还在那儿搞,还害人家消费者,他反而得到支持了,他就有恃无恐了。”
 
张律师说,服刑中的郭利受到不公正对待:“所以郭立的爸妈特别难过,说你看赵连海也出来了,可是郭立在那里边受到了特别不公平的待遇。我们上一次去的时候他在里边被强迫,就是说别人都不能跟他说话,他受到特别多的孤立。”
 
原以为不接受采访,可换取轻判儿子的郭利父亲告诉记者,法院还是重判儿子五年,他已经向高院申诉。他说,儿子的上诉材料在看守所被故意“丢失:“在看守所包括他本人案件的各类法律文书、材料,准备近一年的上诉证据材料,参考文件、图片,案件陈述总结等,个人的合法物品,在离开看守所的时候他被告知,弄丢了,找不见了。我们感觉在看守所丢东西是不可想象的,肯定是有人弄走了,让他没有任何材料在手里。”
 
而赵连海虽然被指已获“保外就医”,但杳无音信。蒋亚林说:“为孩子们争取权益、争取赔偿的赵连海和为自己的孩子争取合理赔偿、合法赔偿的郭利,最终等待他们的都是监狱。我还是不知道这个国家所谓的法律到底是为谁制定的。”


 “皮革奶”死灰复燃也引起网友愤怒。在新浪微薄,网友“彩色的诗人”说:三聚氰胺走了,又来“皮革奶粉”,中国的孩子想活下去,可中国的大人们却不希望孩子活,孩子将一直生活在可怕的环境中。另一网友写到,官方口口声声的说国产奶粉安全,建议不要买进口奶粉,可是商人的良心让狗吃了!
 
蒋亚林认为,在有法不依的社会,天使也会成为魔鬼:“在一个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的社会里,那么魔鬼也会变成天使;而如果在一个有法不依、恣意妄为,纵容的社会里,那么天使也会变成魔鬼。如果说只是一个简单的呼吁,而现在国家的法律却没有拿出你的力度来,问题永远也不会解决。昨天是三聚氰胺,现在是皮革蛋白奶,下一步又不知道会是什么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