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六四问题要有个高端考量 周年前夕港美纪念活动频繁(图)

1989年北京六四镇压23周年将至,香港大学及支联会星期五清洗“国殇之柱”,并献花。中国海外民间团体发起”如何解决六四问题”征文活动。中国流亡科学家方励之在美国去世后,华人社区平反六四呼声高起。
2012-04-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国殇之柱”。 (新浪微博/记者心语)
图片: “国殇之柱”。 (新浪微博/记者心语)
Photo: RFA

今年是“六四”第23周年,在香港致力于平反六四的支联会每年在“六四”前夕都会开展相应的活动,本周五支联会与香港大学学生会在港大黄克竞楼的平台对“国殇之柱”(国殇之柱上刻有多个身躯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征血腥镇压的死伤者)进行洗刷及献花, 以纪念六四英魂,希望大家不要忘记这段历史。

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星期五向本台表示:每一年大家都知道,四月底、五月初的时候我们都会跟港大学生会一起洗刷“国殇之柱”,作为每一年悼念活动的一部分,跟过去一样我们在五月份有一些交流的工作,像一些讲座。
 
另外,就是我们在五月二十七日的游行和六月四日的烛光晚会,今年我们有一个特别的地方是我们有一个六四纪念馆的开幕活动,在4月29日到六月中旬我们会把六四的历史跟当年一些相关的文物进行展览,希望能让香港新一代年轻人和内地来的同胞能够了解六四的历史。

在美国的三家中文杂志《议报》、《北京之春》和《纵览中国》以及民间团体“公民力量”日前决定开展“如何解决六四问题”有奖征文活动,主办方认为“历史恩怨,盘根错节,纠结深广。如何解决六四问题,是庞博复杂的政治法律过程,是中国转型正义的枢纽。它需要参考世界历史在此类问题上的丰富经验教训,需要考察不同立场和原则、解决时机和步骤所带来的不同政治社会文化结果。”
 
《纵览中国》主编陈奎德向本台表示:中国本身的形势发展不管是经济、政治、外交各个方面都是已经到了一个走不下去的地步,如果不往前推进的话,中国会非常的困难、混乱,所以说唯一办法就是推进政治改革,尤其是以六四为突破口,还需要大家来群策群力来想办法贡献自己的智慧,所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都已经这么多年,也涉及这么多人的利益,也包括遇难者家属的利益,还有千千万万各种集团的利益,所以必须也要有一个高端的考量。

本月初已流亡海外22年的中国民主的标杆性人物方励之在美国过世,因为无法魂归故里,也引起许多民运人士的感伤,随着方励之的去世各界平反六四的声音也越发的高涨,本周三香港岭南大学也开展了关注六四23周年的晚会,活动中有学生讲述当年的故事,也有人念六四遇难者名单,会场外更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标语,有的则与当年天安门前的标语相仿。

岭南大学周四还举行“六四论坛”邀请了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和前学联成员陶君行,陈清华,六四学运领袖之一王丹也通过视讯表示:“中国今天的局势还是取决于老百姓自己,人们不应寄望中共高层的权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