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在洛谈六四23周年 中国政局变动激荡想像空间(图,视频)

海外民运和人权组织纪念六四23周年的工作已大致就绪,前六四学生领袖王丹表示,中共党内对外展现团结稳定的假象已经走到失控边缘。
2012-05-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王丹指中共政情予民运界更大想像空间。(记者萧融拍摄)
图片:王丹指中共政情予民运界更大想像空间。(记者萧融拍摄)

 

 

下载视频

 

 

六四23周年即将到来,王丹从洛杉矶接受本台访问,说明今年六四看向中国政情的关注热点。

他指出:“今年有更大的关注特点,即是大陆政局变化比往年更加突兀、更充满可能性和想像空间。从王立军事件到薄熙来事件都反映出一个趋势:过去共产党集团内部团结稳定的假象,到今年已经控制不住了。这意义非常重大,因为整个社会普遍对政府不满,但这样的不满没有爆发出来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以为上层还是团结的,只要上层团结的假象能被打破,就等于为基层不满情绪爆发带来反向鼓励作用,这般形势变化的意义相当深远。”

记者问王丹,对中共政权未来走向最好的想像为何?最不好的想像又是什么?

他回答:“温家宝强烈主张政治改革在党内招来很大阻力,温家宝在最后一年任期能有多大动作去实现对人民的承诺?这有比较大的想像空间。如果他真能下决心去做,应该还是有一定能量的。当然,他具体要做什么,怎么做?我们并不知道,这就是想像空间。第二、中共即将召开十八大,这也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全国各地这么多党代表将参加十八大,党代表们是不是终于可以发挥作用,提出一些提案?都在观察范围之内。”

在胡温交班前的关键时刻,王立军和薄熙来事件具体向外界揭露中共高层激烈内斗脉络。但王丹估计,眼下所见都只是中共内斗冰山一角。

他说:“薄熙来案启动中共党内对维稳机制的不信任,虽然‘剧情’很诡谲多变,但是我不会太惊讶。回看中共党史,这样的事情一直存在,只是过去都被压住了。坦率讲,如果没有‘极为偶然’的王立军事件,薄熙来很可能就成为政治局常委了。我们现在知道薄熙来和一些‘奇怪’之事有关,包括引爆飞机和杀害英国商人等等。一旦没有王立军事件先行揭露,薄熙来可能就是常委,甚至是国家领导人。中共党内还有没有类似的事情?我敢肯定说一定还有!只是都被压着而已,这反映出中共统治阶层的不确定性已经非常高。”

被八九一代视为精神导师的方励之教授,今年四月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去世。网络上相应激荡并重提对八九往事的诸多假设和讨论,包括如果当年方励之留在天安门广场带领学生,八九学运最后可能出现不同结果。但王丹无法接受此般推论,他说:“因为当时有很多知识份子留在广场上,最后还有四君子绝食,刘晓波和侯德健都参与其中,尤其是侯德健,他在当时可能更有影响力。整个事件的结局并没有改变,我自己是过来人,我知道,即使方励之当时留在广场,也不会彻底扭转事件走向。”

今年二月,大陆知名台商和台湾媒体集团负责人蔡衍明,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专访,指六四天安门屠杀“并非事实”几段讲话,引来王丹强烈抗议,相关话题引起震动,至今仍未平息。

王丹表示:“蔡衍明对关键问题并非不了解历史,而是他先选择相信共产党!这才是实质问题。他当时不在现场,怎能那么肯定说(解放军)没有打死人的话呢?不外乎就是他在大陆听从共产党所言,我们对同一事情有不同见解,为什么他不来听听我们的说法?一方面是蔡衍明对历史无知,同时也反映出他内心明显的倾向。他相信谁?这问题很重要。他身为一个台湾商人,在他内心宁愿选择相信共产党,不愿相信批评共产党的人。他带着这样的成见,却老说自己没有立场,这不就是很清楚的‘立场’吗?我们当然很担心他带着这样的立场做媒体事业。”

记者问王丹最不能接受外界对六四学运的评论意见为何?他说:“这些年来有个最大问题,有人说六四失败了,广场上死了那么多人,当年学生们做错了。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区,没有道理把一件事情没有做成,就说成是错的。历史上有很多成功的例子,都是经历过很多错误,最后获得成功。最简单的实例就是国父孙中山也经过多次革命失败,最终建立了民国。 如果因为六四最终没有成功,就指责学生不应该上街、不应该占领广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判断误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