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公布六四军人姓名 为还原历史保存记录(组图,视频)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r 作者吴仁华的”寻找六四军人”行动,在六四23周年前夕公布最新核实的官兵名单.截至目前为止, 经吴仁华确认姓名的六四军人总数为2705人。
2012-05-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吴仁华公布两千七百零五位“六四军人”的姓名。 (记者萧融拍摄)
图片: 吴仁华公布两千七百零五位“六四军人”的姓名。 (记者萧融拍摄)

下载视频文件

 

吴仁华从洛杉矶接受本台访问,在他最新公布“寻找六四军人”的名单里,以1989年参与血腥镇压的第67集团军官兵为最多数。他指出:“基本上,‘寻找六四军人’工作已初步结束,暂告一个段落,我把最后核实所得戒严部队官兵名单公布在网上,总共是19支部队,官兵姓名总数是2705人。前后公布19支部队的过程,我陆续收到新的官兵名单,现有存档中保留六四戒严部队官兵姓名数量已逾3000人。”

由吴仁华独立进行“寻找六四军人”行动,已持续20余年,他表示,想要还原历史真相,就必须先具体记录受害者,实际加害者以及见证者名字。

吴仁华说:“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中国不断发生政治运动,伤害太多人了,文化大革命就是显著实例,官方自己曾经羞羞答答承认,有两百多万人因此死亡,可是,官方有否记录这两百多万人受难者姓名?美国发生911事件后,官方记录了每一位死难者名字,每年在悼念活动上逐一念出死难者姓名,可是,中共建政已60余年,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死难者姓名都没有被记录下来,更不要说有无记录责任者为何人了。若真正要把政治灾难和政治事件记录在案,首先,不能缺少受难者名单,和受难者具体案例;其次是责任者名单,和责任者当时所为等记录。六四事件已经过了23年,如果再不予记录的话,很可能就像文革一样,可悲的是,正因为多年来不曾被记录,令中国人更容易遗忘,进而让政治灾难一个接一个发生。”


图片: 吴仁华在网上公布“六四军人”之部份名单。 (记者萧融拍摄)
图片: 吴仁华在网上公布“六四军人”之部份名单。 (记者萧融拍摄)

 

记者问吴仁华寻找六四军人过程之中,何为最感振奋的发现?

他回答:“我是当年在广场的亲历者,有五具死难学生遗体被抬到我当时任教的(政法)大学。我们从六部口现场往学校撤离时,我和学生们哭喊着‘一定要记住坦克106号’,因为冲向学生队伍的那辆坦克,就是106号。在收集六四军人姓名过程中,我在偶然机会里发现一名军人,名字叫吴彦辉,他原是坦克一师的官兵,经我上网追踪他的谈话记录,知道他自己暴露了当年部队番号和所在单位。后来确定他就是坦克一师,坦克第二团,一营一连一排106号坦克二炮手,并且查明他现在所在工作单位和手机号码。当时有几个推友跟他打电话,他第一时间未及反应,即承认了我公布的部队番号正确无误,他确实参加过镇压学生的六四戒严部队。”

吴仁华强调,追查六四军人姓名的目的不是为了渲染仇恨,呼吁当年参与血腥镇压的解放军官兵,都有责任把当时亲身经历保存下来。

他表示:“我并没有把现在已核实,并记录在案的两千多名官兵都看成刽子手,或是屠杀责任者,但是,这些人就算不是六四屠杀事件的责任者,也是1989年当时的见证人!他们都有责任把当年亲身经历的事情讲出来,包括他的指挥官下达什么命令?军中同胞当时是对天开枪?没开枪?或是曾经开枪杀人?当然,下达屠杀命令和开枪命令的官员负有最大责任,但是,直接把坦克开向学生队伍,拿枪对着平民百姓扫射的官兵们,难道就没有责任吗?如果六四终能昭雪,人们要把六四事件的责任者钉在历史耻辱柱之上,就必须先让他们有名有姓!”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评论 (5)
Share

青帮子弟

沦陷区

那个洗地的听好了,抛起石头、砖块,疯狂地砸军车,砸解放军是在开枪以后同学们和街上群众出于义愤而为,实属正当防卫。

2016-05-15 11:14

青帮子弟

沦陷区

那个洗地的听好了,抛起石头、砖块,疯狂地砸军车,砸解放军是在开枪以后同学们和街上群众出于义愤而为,实属正当防卫。

2016-05-15 11:14

青帮子弟

沦陷区

那个洗地的听好了,抛起石头、砖块,疯狂地砸军车,砸解放军是在开枪以后同学们和街上群众出于义愤而为,实属正当防卫。

2016-05-15 11:13

青帮子弟

沦陷区

那个洗地的听好了,抛起石头、砖块,疯狂地砸军车,砸解放军是在开枪以后同学们和街上群众出于义愤而为,实属正当防卫。

2016-05-15 11:12

lihua

上海

发生在首都的这场反革命暴乱中,暴徒们抛起石头、砖块,疯狂地砸军车,砸解放军,那一幅幅血淋淋的场面,那些骇人听闻的暴行,人们或者身临其境,或者通过电视屏幕,早就看到了,见识了。

2012-06-03 23:15

查看所有评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