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发表同性恋专题 引发“同志”群体反弹(图,视频)

环球网健康频道发表相关同性恋群体专题,将同性恋人群与艾滋病直接联系, 遭多名人士抗议,有NGO 工作者发表公开信要求环球网撤下。网站周三晚间撤下该专题,但仍保留相关争议文章。
2012-03-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上周日某大学NGO开展微笑同志活动(晨翔提供)
图片:上周日某大学NGO开展微笑同志活动(晨翔提供)
Photo: RFA




视频:香港开展”同志你好“活动,意在消除歧视 (晨翔提供)

球网下属网站,健康频道星期二发表专题《同性恋这样爱带来伤害》引来同志群体(同性恋群体简称)在网络中抗议,专题中的多条内容都引起争议,包括:“震惊!一个男同性恋者临终前的忏悔”、“离婚率增多误导下一代的性取向”、“同性恋引发的犯罪不断增多”,以及“为什么男同性恋群体会不断流行各种怪病?”等。在专题“同志要闻”中许多文字都涉及艾滋病的高传染率,并将同志群体与艾滋病联系。

专题下方的留言板中,不断有要求该网站撤下争议专题的声音,有网民认为环球网此篇专题过于狭隘,是对同志群体的抨击和抹黑。

本台记者星期三多次致电环球网查询,但健康频道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一位曾从事艾滋病与同性恋的NGO工作者同志哥发表致环球网的公开信,表示“没有对这个人群存在问题的深层次根源作出正确的、恰如其分的剖析,只对该群体的负面表现加以罗列,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带有纯主观片面见解甚至伪科学内容的污名化文字,我们觉得,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主流媒体所应有的职业素质。”

同志哥向本台表示:同性恋是一种性倾向,是一种稳定的心理倾向,不能说是一个行为,好比说平常有人说“我要跟人搞同性恋”,同性恋不是搞出来的,而是原有的这么一种倾向,就好比一种身份,像男人、女人一样,然后我才能说我去发生与我这种倾向一致的行为,同性倾向跟同性性行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很多异性恋者也会发生同性性行为,每年报道中艾滋病感染者中异性恋人群总是超出同性恋人群,艾滋病工作首先是一种社会性的人权问题,共产党在很多问题上也很微妙,又很智慧的谈人权问题,这是淡化人权问题,他的艾滋病工作永远只是做在表面工作上。

一名称自己是异性恋的杭州女性NGO工作者阿月在新浪微博中说:“在世皆为人,在和睦相处的前提下,包容理解才是大爱。”

在新浪微博中多个大陆同性恋NGO组织也都对此提出看法,有不少认为环球网健康频道在危言耸听,撕裂社会,制造对立矛盾,将艾滋病的社会问题责怪到同性恋群体中。

中国青年艾滋病网络总协调人常坤告诉本台记者:艾滋病作为一个慢性传染病主要传播途径是母婴、性、血液这种传播方式,不会因为你是同性恋、异性恋、白色人种甚至黑色人种,你是中国人、美国人而有选择性传播,同性恋必然传播艾滋病是无稽之谈。

得到新浪微博认证的网民阿强,发起“一人一信”投诉环球网,在他公布的通话录音中,不少人认为,环球网使用女性得梅毒的照片不合理,并认为专题中公布同性恋人群感染艾滋病性感染率高达70%是错误数据。以人口密度较高的广东省举例,根据网络数据,当地同性恋人群艾滋病感染率仅在5%到8%之间。直到星期三为止已有数十名网民发表致环球网的公开信,要求环球网健康频道撤下该专题,并道歉。

星期三晚间本台记者再次浏览该网站,发现相关专题已被撤下。一名网民向本台记者表示这只是暂时的胜利。环球网及下属健康频道,目前仍保留之前发表的争议文章,其中包括“同性恋成为性病的主导”、“同性恋带来的瘟疫”、“同性恋的发生机理及其具体危害”等等。
 
虽然不少同性恋人群有相对自由的聚会空间,但同志据点遭到打压仍时有耳闻。2010年9月北京警方对同性恋据点牡丹园进行清查,有多达200名男同性恋遭到警方带走,部分遭到彻夜讯问,隔天相关论坛中有同志网民发起捡垃圾行动,到牡丹园捡垃圾以示抗议。

香港文化人林奕华创立了首届《香港同志电影节》,之后不断有中国大陆、台湾导演投入同志电影拍摄,然而所有关于同性恋题材的电影都不被中国大陆影院所“欢迎”,而许多同志电影的放映则从各地的同志据点,如咖啡厅、酒吧开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