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八成农民工不愿转为城镇户口

中国广东金融学院近日举办了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金融转型与经济发展”的学术研讨会。中国社科院学者张翼在会上介绍说,中国社科院劳动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今年5月份对中国流动人口的生存状况进行了一次大范围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百分之八十接受调查的农民工表示,他们不愿放弃自己的承包地,不愿意转为非农业户口。这次调查的农民工人达12万,范围遍及中国各级城市。
2010-1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此前,很多中国学者认为,中国的城镇化要走将农民工的户口城镇化的道路。但调查结果却与这一看法差异极大。为什么接受调查的绝大部分农民工不原意转成城市户口?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问题何在呢?就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邀请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和湖北随州维权人士姚立法进行讨论。

记者:“胡星斗教授中国社科院的一项调查发现,有百分之八十的农民工并不愿意把自己的农村户口转成城镇户口。你对这个调查是不是感到意外?这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胡星斗教授:“由农村户口转成非农户口,很多农民不愿意,特别是市郊的农民更不愿意,这个是早就听说。而且前几天我在重庆,那地方的农民现在都说他们不愿意转成城市户口。作为农民在中国他是享有一些优越的条件的,比如说他拥有土地、山林、还有在计划生育方面有更宽的条件。如果一旦转成城市户口,可能就面临找不到工作的问题;可能面临购买高价住房的问题。目前确实大多数农民并不愿意转成城市户口。所以,他背后的根源是农民拥有土地等这样一些优越的条件。”

记者:“姚立法先生,刚才胡星斗教授提到中国农村人口特别是城郊的人口不愿意转成城镇户口,你觉得在农村其它地区的农民是不是也存在类似的不愿意转户口的情况呢?”

姚立法:“情况还是有很多变化。这里又分城郊的农民工和老鳖山边远地区的农民工。边远山区的农民工在城市里打工的话,现在还没有一个政策说可以把他们转成商品粮户口,没有这个政策。但是在城郊,特别是土地潜在的增值潜力很大的地区,它是政府在出台政策就是把他们转成商品粮。”

记者:“胡星斗教授我们知道城镇人口和农村人口在国民待遇上有些差距,中国一直试图要改革户籍制度。那么,在目前的情况下是不是还有必要改革这个户籍制度呢?”

胡星斗教授:“户籍制度当然还是需要改革。改革主要是城乡的制度要统一,这个统一包括土地制度。城市是国有土地,农村是集体土地。未来我个人认为,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都可以实行多种土地所有制。农民的土地也可以归农民所有,城市的居民有钱也可以购买土地,包括可以购买城市的土地,也可以购买农村的土地。就像发达国家那样任何人都可以买一块地然后盖房子。只需要这块地它符合城市发展的规划就行。这样老百姓就有了自由的建筑权、自由的建房权,这样也有利于房价的下降。农村也是一样,农村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农民也可以买卖他的土地,也可以买卖他的宅基地,有个自由的土地制度。城乡不应当有区别。还包括其他的一些制度,比如说社会保障,城乡也应当统一。不能够像现在这样城市一种养老体制了,农村一种养老体制;城市一种医疗体制,农村一种医疗体制。这些认为的法制整个中国把它给割裂开来了,越到后来最后出现的问题会越严重。在不同人群之间,他的社会保障要衔接可能要费很大的力气。所以,我想未来的户籍改革主要是把城乡的各种制度统一。有的方面可能农村是有实惠的;有的方面是城市有实惠的。那最后统一的结果是农村人有的实惠城市也有;城市有的实惠农村人也有。当然农村人有的实惠比如他拥有自己的土地,城市人也可以拥有土地,只要他愿意到花钱去购买到农村去种一块地这也是应该允许的。”

记者:“姚立法先生,我们知道中国个城市城郊的土地增值很快,地方政府征地也很多。那么说有些地方政府试图通过将城郊人口转成城镇户口之后来夺取城郊的土地这个方法呢?”

姚立法:“他的实质就是想把农民的土地拿走,因为中国的《土地法》规定的佷清楚,村委会的土地是农民的土地,是农民集体的土地。它不是国有的土地。那么,把农民转为商品粮,把城郊的农民转为城郊的户口之后,由村委会变成居委会之后,但是农民没研究法律,可是政府官员说:‘你们就是城镇居民了,你这土地就是国有的了。我们现在给你钱,你还不卖吗? 不给钱都是有理由的。’这样去欺骗我们,实质是欺骗农民。这个是核心。前一段时间很有典型的山东的一个地方,我记不住了,他把全部的农民,村委会统统变成了居委会。实际上它这个行为是典型违法的。《村民法》说得是非常清楚,村委会的撤销,首先最大的前提是要由农民认可同意。但是,现在山东那地方政府下文件把农民村委会撤销变成居委会。但是它是违法的。”

记者:“胡星斗教授,社科院的这次调查发现,农村户口愿意转成城市户口的唯一的原因是子女的教育问题。我们知道农村的农民工在城市打工的时候,他们的子女在有些城市可以就地入学,但是在一些城市还不能。你觉得国家是不是应该让所有如果把孩子带在身边的农民工,他们就应该在当地的城市有同等的和城市人口子弟一样的教育机会呢?同时中国政府是不是应该加强农村的教育?”

胡星斗教授:“我想确实是这两个方面都需要加强。一方面大概可能有两千万在城里就读的农民工子弟,他们能否接受到正规的教育,以及能否接受真正正规的义务教育,而且他是否享有与城市小孩相同的教育权力,这个是值得我们关注的。未来也的确是应当在这方面继续努力的。另一方面,我们农村的教育条件的确是比较差,那是由于长期以来我们对农村义务教育投入很少,对农村的中小学的经费投入的非常少。当然,现在在加强这方面的投入,但是城乡的教育差距仍然是非常大。未来也是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比如鼓励城市的教师到农村去支教。还可以采取其他的办法,师资流动的办法,以及给农村的教师应当提供更高的工资,甚至可以比城市的教师更高的工资。这样吸引那些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或者是有志于农村的大学生到农村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邀请在北京的胡星斗教授和在随州的姚立法讨论中国的城镇化,以及绝大部分农民工表示不愿意转为城镇户口等问题。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