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生互剃光头 抗议教育部招生歧视

广州四位女生日前剃光头,并宣读《致教育部的一封信》,表达她们对高校招生男女生区别划线政策的不满,争取与男子平等的受教育权。
2012-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学录取分数线分性别

广州的应届高考生欧阳乐(化名)虽然没有在当天剃光头,却是这次“剃光头”行为艺术的主要发起人。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五晚间一直在微博上联系欧阳乐,终于在晚上12点和欧阳乐通上了电话。

欧阳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今年高考成绩达到了男生录取分数线、但略低于女生分数线,因此无法投档到北京的国际关系学院。

“我是应届高考生,填报了提前批的(国际关系学院)的专业,却落榜了。”

事后,欧阳乐在微博上发表题为《遭遇不平,我不要不明》的文章,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中国网媒网易报道说,8月,北京,广东,江苏的五位女律师发表声明,为因为录取性别歧视而失去受教育机会的考生提供义务法律援助,截至8月8日,这一公益律师团扩大到13省市,有25名律师参加。欧阳乐说,中国教育部之后对这种高考录取性别歧视,给出的回应是 “基于国家利益”,部分专业限招收女生比例、以及一些特殊专业限招女生,这更让她不能理解。

“大概是10天前,教育部给出回应说,基于国家利益,部分特殊专业、特殊院校可以这样干,所谓小语种专业,象英语、法语、俄罗斯语、德语、阿拉伯语、阿尔巴尼亚语,国际经济与贸易、法学、信息管理等等,按照他们的意思,这些都属于特殊专业。”

欧阳乐表示,虽然她没有被国际关系学院录取,她的成绩也已经足以进入其他很好的大学。但是,她不想让更多的女生被类似的性别歧视绊倒。欧阳乐说,和她有同样想法的女生很多,这次她们用互相剃光头的行为对教育部的歧视政策提出抗议,主要有两方面的含义:

“光头在广东方言里,有什么都没有的意思,什么都没有是对教育部的回复,说了等于没说的抗议;还有,光头象征灯泡,希望教育部亮出什么是特殊专业。”

到目前为止,中国教育部没有对这些女生的抗议作出回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尝试电话联系教育部办公厅、以及广州妇联办公室,但一直无法联络上,不能进一步了解详情。

艾晓明:“行为艺术”是弱势群体引起社会舆论关注的途径之一

中国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艾晓明女士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她很赞赏这些年轻人用“行为艺术”来表达自己的诉求,因为“行为艺术”大都是为了挑战文化观念,是弱势群体引起社会舆论关注的一个途径。她说:

“因为它确实是很快引起媒体关注,这些参与者大多是80、90后,他们会一起讨论,针对性别歧视的问题,能够有很高的能见度。”

艾教授认为,也许教育部是希望借此平衡高校男女生的录取比例,但这种对男女考生进行有区别的划分录取分数线的规定,显然是性别歧视。艾教授说,中国大陆女生学习成绩普遍比男生好,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女生更有危机意识。她曾经让学生们做一个选题,“我的性别故事”,很多学生交上来的文章,都反映出社会上的性别歧视。艾教授说:

“有男生写这样的故事,为了我上学,姐姐辍学去深圳打工了。还有遗弃女婴的情况,就业方面女性找工作也同样面临歧视。”

唐荆陵:消除歧视文化有赖公平制度

广州维权律师、“公民不合作”运动发起人唐荆陵律师也赞同这些女生的做法,他认为,她们的行为是“公民不合作”的最好体现。唐律师说,在目前中国女性普遍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情况下,更需要当局出台反对歧视的政策来矫正,而不是象中国教育部那样,出台助长“重男轻女社会风气”的歧视性政策:

“制度本身是和权力相关,但是文化可以通过制度改变,一个相对公平的制度,才有助于这种歧视文化的逐渐消除。”

广州女生欧阳乐还告诉记者,在北京星期五也有三名女士剃光头,支持她们的抗议行动,这让她很感动。但是,也有少数网民对她们的行为进行质疑和谩骂。欧阳乐说,她们不会因此放弃自己的信念。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