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石宝宝的治疗和维权仍面临重重困难

2008年的9月11号,中国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被媒体曝光,引发公众关注。三年后的今天,有结石宝宝家长表示,毒奶粉受害儿童的治疗和维权仍面临重重困难,而当局正在迫使人们忘却中国的这一“九一一”事件。
2011-09-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江苏连云港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相庆玉星期六向本台记者表示,他的儿子相天岳三年前被诊断出患上双肾结晶,直到现在都不能吃任何乳制品、豆制品,否则会出现尿频症状,而当地医院的检查结果更令他不安。

“我们的孩子在08年检查出来有双肾结晶,后来半个月以后去复查就没有了。 但是,我对这个结果不放心,就托朋友在乡镇的医院查了一遍,(结果是)那种情况依然存在。所以那些四级的医院应该得到上级的通知,我们有的家长也搞到内部资料说卫生厅已经给下属的医院说低于四毫米的不允许跟家长说。”

毒奶粉事件被曝光后,中国当局曾向社会承诺,向30万结石宝宝提供免费治疗至18岁,涉案的多家奶制品企业也出资,并由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设立医疗赔偿基金,不过,该基金的运作和资金流向,数月前引起了公众质疑。

相庆玉表示,因为赔偿协议不合理,他没有签,也没有领到任何赔偿,不过,签了协议的家长也未必领到了钱,就连负责支付医疗赔偿的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内部员工,对“医疗赔偿基金”的去向也一无所知。

“当初我打听过了,他们的赔偿基金连保险公司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个基金。所以这一块很有可能是相关部门拿出来欺骗老百姓,或者是想稳定人心给出这个。但是,事实上好多家长还是后续治疗想通过保险基金去报销,都是没法报的。”

现在北京大兴的“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表示,据他了解,很多毒奶粉受害儿童的后续检查和治疗面临着很大的资金困难。

“一是它是有门槛的,是非常不人性的,而且这个门槛是强制性的。再有就是有一些(家庭)是签署了赔偿协议的,他们在后续的医疗报销这一块并不是很满意的,要报销一些费用要费一些周折。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完全不在名单之内的,是当时漏报或故意瞒报的那些家庭,他们想签署这个协议的资格都没有。而那些家庭都是完全自己来进行治疗的。”

赵连海表示,他发起的“结石宝宝公共捐助帐户”已收到近10万元人民币,用于为毒奶粉受害儿童做检查和治疗。赵连海说,他在9月11号这一天格外的感慨。

“今天我很感触,看到美国的9.11与我们这种对待的方式形成一种非常大的反差。整个美国政府,包括全世界都在缅怀和安慰那些9.11失去的人和他们的家人,而我们的9.11被遗忘,官方也不允许我们在这个时候进行聚会、纪念,这几天我也完全处于被完全禁止出门的状态。”

相庆玉表示,据他了解,少数状告“三鹿”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案件被法院受理,但最后因为“三鹿”已破产,无法获得赔偿。而相庆玉从2008年起就到当地法院状告导致儿子患病的青岛“圣元”奶粉,法院一直不予立案,并告诉他上级有指示,不能受理这类案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