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郑恩宠警惕当局定性冤民大同盟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呼吁关注上海当局定性冤民大同盟并向中央备案,以此作为哄骗访民、终结上访的手段。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09-10-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本台记者周二通过非正常途径找到了被软禁在家并切断所有对外通讯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他披露警方最近一次八月对他传唤时宣布将冤民大同盟定性为三反组织,以及宣读了相关上海民众名单。经过两个多月的观察和核实,郑恩宠律师认为当局确实在利用此案展开工作。
 
郑恩宠:“国保向我宣布,大同盟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宪法的组织,已经向中央打报告将定性为三反组织。还说其中二十多个人的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除非共产党倒台;六十多人名单,本届政府是不会解决的,也就是说韩正在位是不会解决的;还有一百多人,他们说要看表现,如果表现好能放在九百八十人的稳控名单里面。我认为上海的一些访民不是三反而是四反,我在笔录里写清楚,反腐败、反暴力、反欺骗、反韩正;不存在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宪法。最后他们摊牌,希望我向别人宣布,他们已经下定决心对中国冤民大同盟上海成员作出了这么一个决定。但我是不会传话的,不清楚他们真假,结果十月一号以后,我发现他们确实如此在实行了。我还有个朋友有个冤案,他原来是教育局干部,教育局局长也向他宣布了这样个名单,我们听到的是相同的,证明这个名单是存在的。现在调查下来,当局后来开了九百八十人的谈话名单,找了上海近一百名律师找这些人谈话,目前为止我看了五十多份谈话笔录,最后都关键的问了三句话,中国冤民大同盟你参加了没有?是什么样的组织?你和郑恩宠有什么关系?以及有什么要求。” 
 
据介绍八月至十月期间,各区政府聘请律师走访名单上的访民,并作下笔录,郑恩宠分析,当局在明年世博会之前采取的这项稳控工作,兼具恐吓和欺骗的意味。
 
郑恩宠:“ 官方宣传解放日报什么的说现在我们要领导下访,找两个律师去和访民谈一谈、骗骗老百姓,老百姓有的很善良,总算有律师找我谈话,讲啊!把心里话都讲出去。结果,我看了五十多份,都是圈套,现在有个别人我也看到市政府给他一个终结信访通知书。因为他们反映的问题全部是拆迁公司怎样伤害了他,市政府说拆迁问题不是我责任、区政府和房管局负责,你再拿着这个终结信访通知去找区政府、房管局,他说我当时给过你裁决书,你为什么不行政复议啊?你放弃了权利现在找我太迟。现在都是官方设下的陷阱、今后就把你关押也就是这个,违反信访条例越级上访去北京,不听劝阻我给你劳教。我认为这是一种欺骗。”
 
记者:现在的手段和世博会有关么?
郑恩宠:完全有关,就是说政府根本不想解决访民的实际问题,他也没有钱来解决这个,访民越来越多,他根本解决不了。在这个时候他宣布冤民大同盟是三反组织,我不给你解决问题了,你再闹就给你镇压了。对稳住的访民,老是找你谈谈,给你放出个空气,我们会解决你问题的。到关键的时候给你两、三千块叫你不要上访,到世博会过去,对这些访民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据悉,在稳控名单上的千人多属于房屋被拆迁户,其中只有五户获得政府解决赔偿,其共通之处是都属于03 年后被拆迁,走过完整的法律途径不果而转向上访,而五户都属于中高学历人士,会浏览海外网站甚至发文章呼吁。
 
鉴于这项发现,郑恩宠提醒被拆迁户莫因司法不公而放弃申诉权利、跳过法律程序直接上访,以免授人以柄;同时也勿掉落政府终结上访的陷阱,要咬住暴力拆迁的始作俑者是政府而非作为工具的拆迁公司,从检举贪腐的角度继续维权上访是合理合法的。
 
郑恩宠:“一些访民本身对法治不相信,因为打官司也是输的、想跳过这些程序,但作为律师的角度,考虑怎样推动国家法治进步,怎样能令冤民更好保护自己。上海有十九个区县为何遇到同样的拆迁问题?就是你市政府在指挥,这样上海市政府就无权终结你这个信访;到了国家信访局,我告上海政府非法拆迁来的,我看中央信访不敢下决心终结这个上访;我是告韩正来的,你中纪委、监察部要受理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