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鄭恩寵警惕當局定性冤民大同盟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呼籲關注上海當局定性冤民大同盟並向中央備案,以此作爲哄騙訪民、終結上訪的手段。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2009.10.27 17:34 ET

 
本臺記者週二通過非正常途徑找到了被軟禁在家並切斷所有對外通訊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他披露警方最近一次八月對他傳喚時宣佈將冤民大同盟定性爲三反組織,以及宣讀了相關上海民衆名單。經過兩個多月的觀察和核實,鄭恩寵律師認爲當局確實在利用此案展開工作。
 
鄭恩寵:“國保向我宣佈,大同盟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憲法的組織,已經向中央打報告將定性爲三反組織。還說其中二十多個人的問題是不可能解決的,除非共產黨倒臺;六十多人名單,本屆政府是不會解決的,也就是說韓正在位是不會解決的;還有一百多人,他們說要看錶現,如果表現好能放在九百八十人的穩控名單裏面。我認爲上海的一些訪民不是三反而是四反,我在筆錄裏寫清楚,反腐敗、反暴力、反欺騙、反韓正;不存在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憲法。最後他們攤牌,希望我向別人宣佈,他們已經下定決心對中國冤民大同盟上海成員作出了這麼一個決定。但我是不會傳話的,不清楚他們真假,結果十月一號以後,我發現他們確實如此在實行了。我還有個朋友有個冤案,他原來是教育局幹部,教育局局長也向他宣佈了這樣個名單,我們聽到的是相同的,證明這個名單是存在的。現在調查下來,當局後來開了九百八十人的談話名單,找了上海近一百名律師找這些人談話,目前爲止我看了五十多份談話筆錄,最後都關鍵的問了三句話,中國冤民大同盟你參加了沒有?是什麼樣的組織?你和鄭恩寵有什麼關係?以及有什麼要求。” 
 
據介紹八月至十月期間,各區政府聘請律師走訪名單上的訪民,並作下筆錄,鄭恩寵分析,當局在明年世博會之前採取的這項穩控工作,兼具恐嚇和欺騙的意味。
 
鄭恩寵:“ 官方宣傳解放日報什麼的說現在我們要領導下訪,找兩個律師去和訪民談一談、騙騙老百姓,老百姓有的很善良,總算有律師找我談話,講啊!把心裏話都講出去。結果,我看了五十多份,都是圈套,現在有個別人我也看到市政府給他一個終結信訪通知書。因爲他們反映的問題全部是拆遷公司怎樣傷害了他,市政府說拆遷問題不是我責任、區政府和房管局負責,你再拿着這個終結信訪通知去找區政府、房管局,他說我當時給過你裁決書,你爲什麼不行政複議啊?你放棄了權利現在找我太遲。現在都是官方設下的陷阱、今後就把你關押也就是這個,違反信訪條例越級上訪去北京,不聽勸阻我給你勞教。我認爲這是一種欺騙。”
 
記者:現在的手段和世博會有關麼?
鄭恩寵:完全有關,就是說政府根本不想解決訪民的實際問題,他也沒有錢來解決這個,訪民越來越多,他根本解決不了。在這個時候他宣佈冤民大同盟是三反組織,我不給你解決問題了,你再鬧就給你鎮壓了。對穩住的訪民,老是找你談談,給你放出個空氣,我們會解決你問題的。到關鍵的時候給你兩、三千塊叫你不要上訪,到世博會過去,對這些訪民是絕對不會讓步的。” 
 
據悉,在穩控名單上的千人多屬於房屋被拆遷戶,其中只有五戶獲得政府解決賠償,其共通之處是都屬於03 年後被拆遷,走過完整的法律途徑不果而轉向上訪,而五戶都屬於中高學歷人士,會瀏覽海外網站甚至發文章呼籲。
 
鑑於這項發現,鄭恩寵提醒被拆遷戶莫因司法不公而放棄申訴權利、跳過法律程序直接上訪,以免授人以柄;同時也勿掉落政府終結上訪的陷阱,要咬住暴力拆遷的始作俑者是政府而非作爲工具的拆遷公司,從檢舉貪腐的角度繼續維權上訪是合理合法的。
 
鄭恩寵:“一些訪民本身對法治不相信,因爲打官司也是輸的、想跳過這些程序,但作爲律師的角度,考慮怎樣推動國家法治進步,怎樣能令冤民更好保護自己。上海有十九個區縣爲何遇到同樣的拆遷問題?就是你市政府在指揮,這樣上海市政府就無權終結你這個信訪;到了國家信訪局,我告上海政府非法拆遷來的,我看中央信訪不敢下決心終結這個上訪;我是告韓正來的,你中紀委、監察部要受理吧!”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